第46章 考验与传承

作者:棧光
更新时间:2019-07-11 10:43
点击:57
章节字数:44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回到雪漫城的途中,天空下起温柔的连绵细雨,薄薄的云雾隐去大部分的炙热,在这样适合?#19979;返?#20937;爽天气里,从山的另一面出发的查雅和莎洛姆,?#25442;?#36153;不到半天的时间,便沿着西北方山壁和溪流间的弯曲小径,绕过霍加斯高峰,到达山的另外一面,再花上一些时间越过与雪漫郊外平原相连的石桥,直穿大片农地和石磨坊的大道,就在中午时分,她们回到了热闹的雪漫城。


随着进入城门口的人流,查雅和莎洛姆踏上雪漫城里铺得整齐划一的石砖路。


“这个给妳,回去月瓦斯卡时,务必交到?#27515;?#31185;的手上。这时间他应该在地下室居民区,直走到最底就是他的?#32771;洹?rdquo;说着,查雅直盯着莎洛?#36820;?#30524;睛,郑重的交代,接着从背后的行囊里拿出被一层灰狼皮革包裹的东西,递到了莎洛?#36820;?#25163;里,“我要先去阿卡迪亚那里和旁边的杂货铺补充点身上的药剂,就不跟妳一起走了。”


“这是?”从外观上看不出里面装了什么,莎洛姆用手惦?#35828;?#19996;西的重量,有些沉重,“难道是那个?”


身着常见于雪漫城中雇用兵装扮的两人,一?#34987;?#22836;土脸的落魄样,查雅瞧了瞧?#38393;埽?#26049;边来往的人对她们都没有多余的关注目光,有的话也是嫌弃她们身上过于腥臭的怪味。


查雅微微歪头凑向莎洛?#36820;?#32819;边,轻声说,“对,这是斯格拉默使用过的战斧,巫斯拉德的其中一部分碎片,也是这次出任务的目的。这东西对?#25509;?#22242;来说意义非凡,而且对?#25215;?#36149;族或商人也非常的有价值。卖出去的话,最少能赚来足够的金币,在雪漫城的风区里买一栋房子,多的话说不定还有多余的金币能买下郊外的一座农场和磨坊的使用权呢。”


“嘶!”莎洛?#36820;?#25163;有点颤抖地捧着包着巫斯拉德碎片的皮革,她之前虽然知道这是?#32972;跽接?#22242;的创始人斯格拉默使用过的战斧,但也对它所代表的价?#24471;?#20160;么感觉,可是一但换成金币来估算它的价值,足够买下雪漫的风区住宅那是什么概念,连之前成功屠龙的龙裔,都只能得到领主给予风区下面一层旷野区的住宅,那是一笔她一辈子过着奢华日子也花不完的金币山。


莎洛?#36820;?#25163;里正捧着当一辈子雇佣兵也赚不来的财富,顿时,她的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掀开那一层皮革,一窥巫斯拉德的风采。


“别。”查雅按住莎洛姆不自觉掀开一角皮革的手,摇了摇头说,“在这里先看太冒险了,说不定会被盯上。如果妳真的好奇,等交给?#27515;?#31185;时,让他满足妳的好奇心。我相信那个老人不会拒绝妳这个小小的要求。”


在互相耳语的同时,查雅和莎洛姆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雪漫的中央广场,她们的右?#30452;?#26159;阿卡迪亚大锅和贝莱托尔杂货铺,左?#30452;?#26041;向则有通往上层的石阶,莎洛姆紧紧抓着手里的皮革包,“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晚点见。”


“晚点见。”说完,查雅便在莎洛?#36820;?#27880;视下,推开阿卡迪亚大锅的大门,她的背影消失在惯性闭合的木门里。


莎洛?#36820;?#33041;中反复咀嚼着查雅刚刚那段话里所透露出的讯息,她沉默的环视这繁华的市集,耳边净是此起彼落的吆?#30830;?#21334;声、远道而来的大商人和小贩们赚得金币的喜悦,彷佛金币不断叮咚叮?#35828;?#33853;在钱袋里的声音不绝于耳......


莎洛姆顿了?#35813;耄?#20415;毫不犹疑的转过身,步伐坚定地走往阶梯,朝月瓦斯卡的方向离去,同时也远离了浮华和财富的巨大诱惑。


此时,阿卡迪亚大锅的木门像是被风吹过般,来回开阖了一下。


走进到月瓦斯卡,里面有些冷清,因为中午时分,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外做任务的途中很少有回来的时候,现在大厅里只有两三个的人在长桌旁用餐,莎洛?#36820;?#35270;线扫了一圈,拐弯往地下居民区走去。


这是莎洛姆第一次到月瓦斯卡的地下居民区,还未正式加入?#25509;?#22242;的她,在这里没有属于自己的床位,她也自认自己没有资格走下来,因为这里是属于?#25509;?#22242;正式成员的地方,而这次只是个例外,她是为了亲自送达巫德拉斯碎片到?#27515;?#31185;的手里,但总有一天,她相信自己能挺起胸膛自豪的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


沿着鲜红镶金边的地毯,莎洛姆深入走廊,在通过层层形如船骨的木质横梁后,她在大开的木门后看见两鬓斑?#20303;?#20307;格却如熊般健?#22478;?#36523;着厚重铠甲的老人,那是?#25509;?#22242;的首领?#27515;?#31185;。


“有什么事吗?年轻人。”?#27515;?#31185;停下书写的动作,将手中的羽毛笔放进墨水瓶里,抬起?#25151;?#21521;伫立在门坎上的莎洛姆。


“大人,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你。”莎洛姆往前走了一步,将手里的狼皮革包展示在?#27515;?#31185;的面前,“是巫斯拉德碎片,大人。”


闻言,?#27515;?#31185;的眉头轻微皱起,他看似不经意的扫过莎洛?#36820;?#33080;庞,打量了一圈,才把目光放到她手里被皮革包裹的东西。


?#27515;?#31185;把木桌上的书籍和刚才书写的信件收拾到一边,留下将近三分之二?#30446;?#20301;,“把它放到这里。”他敲了敲桌面说。


莎洛姆虽然没有察觉到?#27515;?#31185;对自己的?#26434;?#24576;疑的视线,但还是从他的动作中意会到一丝谨慎的态?#21462;?br />


莎洛姆点点头,走上前几步,将手里的包放置到?#27515;?#31185;所说的位置后,又往后退开距离回到门坎上站着,?#27515;?#31185;抽出腰间的匕首用剑尖挑开皮革,露出里面除了碎裂成块的?#32771;?#22806;,没有其他东西。


?#27515;?#31185;收回匕首,用手拿起其中一块仔细观察上面刻画的花纹,虽然表面上有些腐锈的痕迹,但他还是认出这确实是巫斯拉德的一部份,与他自己收藏在?#32771;?#20013;的另外一些巫斯拉德碎片的花纹几乎吻合。


“这些我就收下了,但?#19968;?#26377;些问题想要问妳,年轻人。”?#27515;?#31185;放下手里的碎片,走到一旁的小圆桌边的木?#24043;?#19979;,他?#36214;?#21478;一边的木椅说,“来,坐下说话,年轻人。我记得妳叫莎洛姆,是吗?”


“是的。”莎洛姆依照?#27515;?#31185;的指示,挺直腰背端坐在木椅上。


“关于拿回巫斯拉德这?#28201;?#36884;,肯定是一个惊险又值得被吟?#38382;?#20154;称颂的一段?#36866;攏?#21516;时也为了?#25509;?#22242;的做出了巨大的贡?#20303;?rdquo;说到这?#27515;?#31185;停顿了一会,他用深邃且善于察觉人心的眼眸专注地凝视着莎洛姆说,“但?#19968;?#26377;些疑问,妳愿意为我解惑吗?”


“好,我会说出所有我知道的。”莎洛姆坐的更笔直了。


“这个碎片是从哪里拿到的?”


“霍加斯高峰山脚下的一个强?#33080;?#31348;。”莎洛姆很快、几乎豪不犹豫的回答。


“据妳所知,他们是强盗?”


“是的。他们还抓了猫人在玩弄。”


“那里面有多少人呢?洞穴里的环境怎么样?”这个问题莎洛姆也尽可能的回答详细,虽然人数上会有点不准确。


“那妳是一个人把碎片拿回来的吗?”?#27515;?#31185;的语气非常平静,就一如前面?#26434;?#20882;险过程的例行询问般。


“当然不是,是查雅带我去的。”莎洛?#36820;?#22238;答语速也一如前面回答时一样快。


“哈哈哈!”?#27515;?#31185;突然大笑了起来,莎洛姆对他的这个?#20174;?#19997;毫摸不着头绪,只见他拍拍桌面往外大喊,“提尔玛!提尔玛!”


不一会,拿着扫帚的白发?#32454;?#36208;了进来,气冲冲的说“别喊了!别喊了!睡在地下的尸鬼都要被你喊醒了。”


“替她准备一间空?#32771;?#21644;一桶?#20154;?#35753;她好好洗洗。”?#27515;?#31185;看着野鹰提尔玛手?#36214;?#33678;洛姆说,接着他又转头朝她笑着“去吧,年轻人。洗完后吃顿饭,接近黄昏时,到后面的?#30423;?#22330;集合,知道吗?”


面对突发状况有些不知所措的莎洛姆,愣愣的点头,跟随在负责月瓦斯卡内务的资深老人,野鹰提尔玛的身后离开了这里。


片刻后......


?#27515;?#31185;拿起两个银?#31034;?#26479;,倒上半满的阿尔托葡萄酒,“出来吧,查雅。妳身上的味道臭的跟发霉的山羊奶酪一样。莎洛姆离开后更明显了。”


“哼!”一颗不知从?#26410;?#26469;的青?#36824;?#30776;往?#27515;?#31185;的脑袋。


?#27515;?#31185;?#20174;?#36805;速地接下,反手放在一旁的?#22242;?#19978;。


就在莎洛?#20998;?#21069;所站过位?#38376;裕?#38376;柱边,由?#35813;?#31354;气转变成半?#35813;?#30340;水波显出查雅的身影,隐身药剂在攻击后渐渐失效。


“妳的潜行快称得上是大师级了吧,要不是那股味道太明显......”?#27515;?#31185;话还没说完,查雅走到圆桌边拿起酒杯,将里?#36820;木?#19968;饮而尽,银杯底部敲在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顿时间,?#27515;?#31185;温和地笑了笑,止住了接下去的话。


接着,?#27515;平?#35805;题转到刚才发生的事上,“她算是通过妳的考验了吧?”他的视线看向另一边长桌上巫斯拉德碎片下的灰色狼皮革,在不明显位置被雕刻了一个细小的印记,那是只属于查雅的记号。


“还不错,通过了。”查雅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27515;?#31185;的酒杯里斟满了酒。


“真是稀奇阿,值?#20204;?#31069;。”?#27515;?#31185;拿起酒杯大口?#35748;攏?#25171;了一个酒嗝后说,“妳刚才也听见了。黄昏时,记得来?#30423;?#22330;。妳?#27425;?#22905;发言吧。”


“我会的。”查雅喝完第二杯酒后,正准备要离去时,?#27515;?#31185;突然问了一句,“我记得这个拥有碎片的银手营地位置,我是交给斯科月处理的?”


“他找我帮忙。”说完,查雅便远离了?#27515;?#31185;的视线?#27573;А?br />


月瓦斯卡?#30423;?#22330;


太阳沉没在片片云层中,天边?#28982;?#30340;晚霞染色大地,也映在聚集于月瓦斯卡?#30423;?#24191;场的众人身上。


虽然大部分的?#19981;?#25104;员,因为任务赶?#25442;兀?#32780;有些缺?#21486;?#20294;?#25509;?#22242;的大部分正式成员都在广场上围绕成了一圈,继承几千年来的传?#24120;?#21476;老而神圣的入会仪式,?#19978;?#20219;的?#25509;?#22242;首领?#27515;?#31185;主?#37073;?#22312;无数双眼睛的见证下,在天边的圣灵注目下举行,所有发誓的一字一句将被?#32454;?#30340;监?#21073;?#24182;在圣灵的允肯下发生效力。


“莎洛姆!”?#23621;?#22278;心?#30446;死?#31185;大喊名字,传达于众人、传达于天际,公告即将加入古老组织的人名。


莎洛姆沉默的立于?#27515;?#31185;的身旁,紧咬着下?#21073;战?#21452;拳,直挺挺的站着,如果她被上次的任务过错而遭到众人?#23460;桑?#23548;致入会仪式失败的结果,那么这个烙印将跟随她一辈子,除非有奇迹发生外,几乎等于她再也没有机会,加入?#25509;?#22242;了。


“?#20540;?#22986;妹们,今天,让我们即将欢迎一个新的灵魂加入我们的组织。”围绕的众人发出一片呼声。


“有谁代表她说话?”?#27515;?#31185;又大喊。


“我。”查雅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有人?#23460;?#22905;发声的权利吗?”?#27515;?#31185;环视一圈?#25509;?#22242;的正式成员们后,没有任何人反对,他与站出来的查雅对视,继续说“妳为什?#27425;?#27492;人发声?”


查雅得到众人默许的发声权,便开始绕着圈走在圆中,她的目光扫向一个个成员的眼睛,并随着她踏出的坚定步伐般,一字一句响亮的宣告,“我们并肩作战,救出无辜的旅人,还一同带回了巫斯拉德的碎片。”


最后一句话激起群众心里的千层浪,各种?#23460;?#21644;困惑瞬间在众人心底孳生,但是碍于神圣仪?#20132;?#22312;进行中,周围只听到几声惊呼后,便转为细小的窃窃?#25509;鎩?br />


“我可以为她所说的最后一句作证明。她们的确拿回了碎片。”?#27515;?#31185;适时的出声,众人便安静了下来。


?#27515;?#31185;示意查雅继续仪式。


“在这场战斗中,她和我一同流下的鲜血是真实的,一同留下的?#27631;?#26159;荣耀的,她所展现的勇气是被圣灵所见。她是值得托付的人,我愿意和她分享鲜血、荣耀?#36884;?#28082;。”查雅朝向天际、朝向世人宣示。


“查雅......”莎洛姆喃喃?#26434;錚?#36523;体激动的发颤,是喜悦的颤抖。


“妳愿意为她举起盾牌吗?”?#27515;?#31185;用宏亮的声音朝发声之人发出第一问。


“我会永远站在她身后,为她挡下所有的?#36842;?rdquo;


“妳愿意为她的荣耀挥剑吗?”


“我会高举长剑,斩下前方所有阻挡荣耀的荆棘。”


“妳愿意为她举杯吗?”


“我会让她?#30446;?#26059;之歌,传颂在所有吟?#38382;说目謚小?rdquo;


“那么裁决结束。”?#27515;?#31185;拔出身后的巨剑?#36214;?#22825;空,下一瞬间,立于广场的众人也“刷”的一声,抽出自己的武器?#36214;?#22825;际,金属的共同?#21981;?#20256;达至遥远的云层之上,晚霞的光辉反射于天。


“?#25509;?#22242;的愤怒与勇敢和她的心脏一同跳动。” ?#27515;?#31185;大吼,“敲响战鼓,群山的回音会让敌人颤抖。”


“YE?#21360;?rdquo;众人齐聚怒吼,响彻雪漫?#20999;?#21578;世人,流入新血的?#25509;?#22242;将会变的更加壮大。


至此,神圣而古老的仪式,宣告结束。


后段宣誓做了一点小改编,就当作是有两种入会方式吧w一种是大佬(?#19981;罰?#30340;同意,另一种就是?#19981;?#25104;员不齐时,启用的方法,交给众人裁决
每次玩到?#25509;?#22242;宣誓那段就会觉得很?#36857;?#24076;望有传达出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公益时报彩票网3d开机号分析 江西快三玩法介绍 香港五分彩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即时开奖 新浪彩票代购 彩票极限投注技巧 泛亚线上娱乐城 1314法甲夺冠赔率 蓝盾国际娱乐城总部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 财神爷六合图库 体育福建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2019年135期四肖中特 幸运农场图片大全 体彩排列3胆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