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先生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7-13 13:36
点击:44
章节字数:22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浩歌先生。”


沉?#28009;?#38745;的女声自老屋中响起,此处虽是高顶老宅,但粗大木梁、紧闭纸窗还是?#29399;?#38388;黑压压一片幽然。女?#35828;?#35805;语在狭窄空间中无法引出回音,她的呼声好似孤独自语,若有人在场旁观,一定觉得她奇怪。


?#36824;?#19981;消片刻,这死死静默的屋子里,空气流动起来,呜呜的衰老呻吟之后,竟能从空虚枯败?#30446;?#38388;中无端响起谁活动关节的嘎嘣声,一圈一圈游丝般环绕了静立的她,可是到处都没有人影出现,十分恐怖。女人却并不显出害怕的神色,她一直安然而放松,像一片平和的海。


“哦……哦——江,是你,”沉淀醇厚,老酒酒糟一样?#30446;?#38420;之声,又如古老的风带过枯柳残叶,他好像许久没有说过话了,嗓子有些哑,但掩藏不住见到女?#35828;?#21916;悦和欣慰,“唔……好久不见。”


“你的头发……”他静默一瞬又转移了话题,“哦……还有,麻烦你帮?#19968;?#24518;一下,我叫……”


他化为无形太久,没有完整精神体的约束和整合,不断丢失着自我。婴儿般柔弱的精神触角无法将自己的特征拾起,不要提?#26377;?#27492;前的丰功伟绩,就连能否保全自身都令?#35828;?#24551;和揪心。


江墨文的?#25104;?#20986;现了少见的悲伤表情,淡若温水,但一双墨眼含光,唇角向下,实在是哀戚。

她开口,努力微笑,语出柔和轻缓。



“举白尽醉,继以浩歌。”


……



“你在这里多久了?怎么不向前走?”


“啊,你是!——”


“‘举白尽醉,继以浩歌’,你可以叫我浩歌先生。”


“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大名啊。”


……




“是,我想起了。”他唏嘘般笑了一声,声线断续,一点烛光于桌边点燃,明灭不可捉摸的,在老屋里?#27785;?#20102;一角。紧接着古拙的椅子在烛光边自行缓缓挪动,显得吃力。江墨文见状忙道:“我自己来就可以。”走上前去,将它稳稳拉开坐下。


他抱了些歉意道:“唔,招待不周。”?#36824;?#19982;女人相识太久,他知道江墨文不会在意这些,于是迅速进入了正题——


“记忆回溯开始了。”话尾没?#37266;?#36215;声调,他只是在确认事实。


江墨文手腕搁在腿上,拳头攥了攥,眼光向下,又眨眼向着烛光看去,橙色跳跃在黑眸里,她话中有些许感叹:“太快了……跟不上她的成长速?#21462;?rdquo;


“其实我比较担心你的状态,”男人声音恢复了些中气,“发作的时候,有没有出现过意外?”


“都是凌晨五点左右,睡眠中潜意识最活跃的时候,”她稍微闭了下眼睛深呼吸,回想当时的状态,“症状是无法活动,精神紧张——?#36824;鼵级区域治安良好,凌晨时段不会有危?#30504;?#24744;可以放心。”


“是的,是的,C级——”他顺着她的话应着,声音在老屋中环绕了一圈,如果他拥有形态,那或许是一个人正在屋中踱着步思考,“C级是最适合你的,也是最适合她的……江,为什么这次回溯速度快,你自己应该清楚。”


女人眨眼,烛光就在她眼中猛地一闪,她将双臂放上木桌,岁月磨出的光泽让木?#36820;?#32441;理也变得柔和优美。那手指尖泛红,两只紧紧扣在一起,指筋因用力于关节滑动。她身体前倾显得专注,并无目标地看向前方,喉管中发出艰涩的声音,仿佛不愿意承认:“您是说,是我自己。”


“嗯,你清楚,所以你不是来问我为什么,”他发出亲切的笑声以示宽慰,“你是来问我怎?#31383;臁?rdquo;


“我不得不在她身边保护她,她还太弱小……就像昨晚,”她顿了顿,?#32531;?#20223;佛陷入极度痛苦的纠结之中,眸光剧?#20063;?#21160;,“但靠近,意味着不能避免在她面前暴露……现在更是,回溯得越快,就越无法面对。”


“可怜的孩子……”他哀?#35828;?#22238;应她的痛苦,“我知道这很难,如果失败……”


“对不起,先生。”她咬牙。


“不,江,”那声音在她背后游动徘徊,“说到底,我只是想目睹一切,是个自私的旁观者。你不必为了我而觉得抱歉……我一直相信你可以创造奇迹,你也要相信自?#28023;?#27743;,墨……”


“文。”她补充。


“噢,是的,江墨文,瞧我的?#20999;裕?rdquo;他笑声宽厚,“……其实看到你,就已经看到?#20284;?#36857;,不是吗。”


她?#32531;?#21497;了下作为回应,微笑代表终末,将椅子推回了原处,站起身来。烛火柔弱,于她的背影中摇曳,终化为了幽幽青烟——先生睡去了。屋内一瞬遁入昏?#25285;?#38544;没她的身影,墨眸更是与黑色?#30446;?#27934;融为一体。

如果深邃?#30446;?#38388;让人感到悲伤,那?#27492;?#30524;中一片虚无的黑只能令人观之颓然绝望。


走到这一步,形散而健忘的先生已如婴儿一样柔弱,除却期盼与鼓励,再也帮不了她任何。



不能做依附于先生的无知孩童,她只有自己坚强起来——为了……也为了先生的愿望。




屋外的明快亮光被门缝挤成一条细线,在她面容与身体的起伏上乖顺铺展成亮色的路,恰巧走过黑色的瞳,那眼睛直直向前看,外面是湿润的绒绒草坡,向两?#21999;?#19978;成了陡峭山谷,疯长的苔草吞没吸入了高达坡顶的石垣,青灰砖块散乱脱落、摇摇欲坠,景色野蛮又狂放。


这是A级区域,太过广阔、危险地方的一隅而?#36873;?br />


大部分A、B级以下的精神体,到转生都不会从自己的居住区去到B级或是来到A级。工会、“转渡通道”与最早的“转生道”都在死后世界的地理上更靠近着C级,来到这里的人都顺着“下?#26032;?#26799;”次序安定于C、D、E、F、G、H级区域。他们看不见B级许多精神体可怖的强大,更不会想到在A级的层?#21361;?#26377;?#25105;?#33021;化作无形。


觉得不存在,有时只是因为,没见过。



她伸手去摸半掩的门扉。


“还有,我的孩子,你忘了一件事。”


江墨文周身一抖,手指也跟着震颤。她回头,目光熠熠,果然那烛光又燃起在桌角——先生醒了。这?#25442;兀?#23427;不再是一个小点,而是她眼中绽开的熊熊火海,烧得璀璨无双。


“先生。”她出声很轻,似乎怕惊扰了那火苗。





“注定要砸向你的彗星,也可能被阻拦在半路。”




猛然听闻此言,江墨文惊地甚至要将脑中所有的一切重组,如遭重击,她全身僵直涔涔冒汗,连悠长的发丝之间也透出恐惧的气息。比每个动弹不得的清晨更痛苦。先生的话几乎能够撕开她?#25104;?#30340;伤疤,撕开她的整颗心,毫不留情。


果然先生,还是?#27465;?#28009;歌先生。



“我知道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指e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金沙娱乐场骰宝打不开 1188心水论坛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 甘肃快3中奖查询 北京快乐8预测手机软件 福建快3今日开奖 四川金7乐官网 p3试机号查询近10期 江苏快三是什么时候开奖? 广东好彩1中奖规则 赛马会预测杀肖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渝彩 中国十大惜真钱 河南福利彩票走势图 五子棋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