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孝陵问责,宗亲虎狼谁可期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7-11 10:41
点击:88
章节字数:32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三章 孝陵问责,宗亲虎狼谁可期

到第二日,仪仗行至孝陵,李铎片刻不停,亲自步行登上孝陵主持祭祀,一祀昊天,二祀宗庙,三祀祖宗。一概礼仪规制?#21152;?#23447;正寺主持,祭扫奠玉帛,供奉三牲,李铎为首献,萧泷为后,又?#20999;?#22919;,跟随在李铎身后,奉上亚献,告慰祖灵,宗亲随行行礼,齐王李章终献。

正式的祭祀大典过后,李铎又带着萧泷和宗亲到孝陵的墓碑前,神宗的献陵也在孝陵旁边。一行人作为家人洒水祭扫行家祭之礼。

足足忙了一日,直到夕阳完全隐没祭祀才算完成。

一行人吃过饭,撤了案席,萧泷亲自煮茶,这才有机会打量在座的各位。

李氏同萧氏一样,都是军武世家。李铎的两个叔叔都是久经沙场,镇守一方的王侯。齐王李章刚过?#25442;?#20043;年,身材健硕,面容硬朗,满身武烈之气,息王李竣正当盛年,才三十六七岁,英俊潇洒,又爱说笑,嘴?#20146;?#26159;翘着。

李铎两个哥哥都是二十上下的年?#20572;?#20020;淄王李锒已经及冠,年二十一,言辞不多,但面容沉稳,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似乎出身不高,母亲是当时东宫的良娣,神宗即位后,母凭子贵晋升九嫔之首的昭仪,神宗驾崩后尊太妃位随子出宫奉养。

玄卢王李铘是秋天生的,年纪已经二十,但还未加冠,便在王冠之下还留了一缕额发垂在颊边,虽然不及兄长沉稳,但面容俊美,剑眉星目,谈笑之间更见风流之态。她的母亲是燕山郡望族范阳裴氏出身,虽然不及中原五郡的望族家门显赫,也是当地的名门,东宫时就是侧妃,神宗即位后,被封为贵妃,神宗没有立皇后,裴贵妃便是当时后宫之中实际位份最高的。神宗驾崩后,亦是太妃之尊,如今在护国天王寺中带发修?#23567;?br />

饶是萧泷极偏的眼光来看,四个人都是长身如玉,意气风发。这才是天潢贵胄应有的风姿。

?#22402;?#26446;铎,面容也是一脉的清俊尊贵,但病体缠绵,身子单薄,坐在四人之中,多少?#34892;?#19981;足之态。

好在这几个月精神越来越好,少年天子背脊挺直,嘴角含笑,言谈之间是九五之尊君临天下的风度与淡定,从萧泷这极偏的眼光看去,自然是远胜四?#35828;?#23562;贵好看。

一行人说了会话,沈愉过来请罪,几人这才想起昨夜的犯人还没过问。

“别总跪着,起来说话。问出什么了么?”

沈愉跪在地上答道。

“臣无能。一共二十名刺?#20572;?#36867;了一个。他们齿间藏毒,见无法逃脱,...纷纷自裁了。剩下那个臣正在追捕。”

李铎喝了口茶,应了一声。

“哦,我知道了。?#37327;?#20320;了,下去罢。”

沈愉行过礼便躬身想退下。

“慢着。”

沈愉抬起头看,看向声音的?#21019;Α?br />

齐王李章朝李铎拱了拱手。

“臣睡得晚,昨日刺客行刺时,臣也出?#19990;?#25429;杀刺客。分明看到他们拷问到些什么。为什么不如实禀报?”

众?#35828;?#30446;光?#21046;?#40784;汇聚到沈愉身上。

沈愉扑通跪倒在地,仍是一口咬定,什么也没问出来。

李章猛地一拍案,正想发怒。

李铎沉稳的黑眸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三叔不用发火,朕自有定夺。”

李章还想继续说下去,李竣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三哥消消气,为屈屈一个将官不值得。”

转过身来慢走近跪在地上的沈愉,抽出腰间先皇立祖仁皇帝御赐宝剑,剑尖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得伏在地上。。

“陛下还年轻,我等长辈治军的手段,也让陛下学学。免得被人欺负了去。”

李章刚刚发怒,失了仪态,此刻已经反应过来,躬身朝李铎拱了拱手,余光却瞥向萧泷。

“我等宗室都镇守边境,陛下身边多?#20999;?#22806;戚小人,如今我等都在,竟?#25442;?#25954;欺瞒主上,其心可诛。陛下放心,我等立刻为陛下清君侧。”

萧泷一听,这话倒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由得抬起头看向他。

刚想说话,腿间一沉,低头一看,李铎的手按在她腿上。

逡黑的明眸扫过李章和李竣,不留痕迹地扫过李锒和李鋣。

只见李锒垂目敛眉,眼观鼻鼻关心,不为所动。李铘却神情自若,嘴角含笑,甚至?#34892;?#29609;味地看着这番场景。

李铎站起身来,依旧神色淡淡,语气却重了许多。

“三叔,七叔,稍安勿躁。”

屋里所有?#35828;?#30446;光都集中在少年天?#30001;?#19978;。

少年天子稳稳地站直了身子,漆黑如墨的目光微微睨起,从容的威严萦绕在?#21152;?#38388;,不怒而威。

“他有没有撒谎,朕自有决断。要如?#26410;?#32622;,朝廷自有法度在。何须七叔私用刑罚?”

李竣想了想,收回剑,微笑着躬身朝李铎行了一礼。

“陛下真的长大了,臣心甚慰。”

李章也皱紧?#32426;?#30475;了她一会,才说道。

“虽说如此,陛下终究年少,没有经验,臣?#22919;?#32501;薄之力。”

李铎朝他微笑着颔首。

“多谢三叔。”

“今天都忙了一天了,都回去休息吧。”

李章还想说什么,李竣已经躬身行礼。

“臣等告退。”

李锒和李铘见状,也纷纷下榻告辞。

李铎扫了一眼房中,让无关?#35828;?#20063;都退出去,只留了徐锦和萧泷,这才叫了一声还跪在地上的人。

“起来吧。”

沈愉跪行到李铎面前,深深地伏下身去。

“谢陛下?#35753;?#20043;恩。”

李铎笑了笑。

“都?#20146;?#24049;人,就不要说这种客套话了。把实话说出来吧。”

“齐王殿下没有?#21019;恚?#33251;的确拷问出了一些话。但此事攸关天家,臣自作主张,封了其他?#35828;?#22068;,也不敢在众位王爷面前明言。”

李铎见他扑通又跪了下去,笑了笑。

“问出什么了,吓得你这样?”

“刺客被捉后,说了句...神宗未死,妖后当诛,便服毒自尽了。”

李铎端茶的手抖了一下。萧泷困惑地问道。

“妖后可是说本宫么?”

“陛下恕罪!臣不知...!”

萧泷还在思索这两句话的意?#36857;?#26446;铎已经出声了。

“你这份谨慎和你弟弟和其他人都不同,思虑得对,做得好。”

沈愉见圣上不仅不怪罪,还夸了他?#22919;洌?#24515;里很是?#22919;危?#21448;伏身拜了拜。

“臣无能,没能拷问出幕后主使,请陛下治罪。”

李铎淡淡地挥了挥手。

“这本不是你的长处,下去罢。”

萧泷在旁看着,等沈愉退下之后轻声说道。

“不查么?#25335;?#32473;大理寺,总会查出个名?#32654;礎?rdquo;

李铎歪头看着她。

“你想查哪句?”

萧泷下意识回道。

“自然是...”

话到半句,在她的注视下咽了回去。

“这件事不能交大理寺...可也不能纵容这些刺?#20572;?#20026;了你的安全,一定要把里面的人挖出来。”

李铎低头看着茶杯里漾漾的金色。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微服出来这么多次,?#21019;?#26469;没有刺客下过手,如今我带着这样大的军队浩浩荡荡,刺客却来了?”

萧泷想了一会。

是了,如果让她来选,前日李铎和她两人微服出城,不是更好下手吗?

只不过那天是萧泷临时起意,而今天的祭祀则是既定的行程。

也就是说,刺客只知道既定的行程,至于圣上白龙鱼服出行,他们便搞不清楚?

但这么说也有破绽,圣上一年能够既定出巡的日子非常少,若他们是有计划,有准备地实施刺杀,屈屈二十个刺?#20572;?#35201;潜入一千?#35828;?#20891;?#21448;?#21050;杀,未免太儿戏了。按照昨夜的情况,刺客甚至都近不了李铎的车舆。为绝不可能成功的事情赌上性命,实在不合算。

她想了许久,都没有答案,便摇了摇头。

李铎轻声说道。

“其实这几年,每到冬至我都病着,来这里祭祀的人并不是我。”

萧泷瞬间明白过来。每年冬至来祭祀的人是太皇太后。

也就是说这些刺客真正的目标是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深居后宫,并不像李铎?#19981;?#20986;宫,在宫外能下手的机会只有冬?#33391;?#31040;。

“他们真正要刺杀的是太皇太后?”

如此,萧泷便明白?#20999;?#21050;客?#29436;?#35828;的意思了。

神宗未死,妖后当诛。

“或许罢。”

“不查吗?”

李铎低头抿了口茶水。

“不查。”

萧泷看她表情镇静,似乎丝毫不曾动摇的样子。

就算刺客的目标不是李铎,但李铎的态度太可疑了,难道是放纵刺杀太皇太后的人吗?她真的这么恨太皇太后,恨萧?#19979;?...想起昨天太皇太后同她说的?#20999;?#35805;,突然觉得一股寒意从脚?#29366;?#19978;心头。

萧泷站起身来朝李铎行了个礼。

“既然目标是太皇太后,大理寺又不能查。我作为萧氏的子弟,不能坐视不管,我会私下派人查。”

李铎诧异地抬头看着她,深沉的眸光剧烈?#20102;?#30528;,片刻归于沉?#30149;?br />

“看来梓桐是怀疑我要杀祖母?”

萧泷咬住唇摇了摇头。

“不是。”

这几个月下来,她对这对祖孙的关系看得太清楚了。一边是恩情似海,一边是江山责任,李铎与萧宜都互相小心翼翼地容忍着对方,也在试图谅解对方,但两?#35828;?#25919;见和立场不同,终究难免?#26174;?#21271;辙,背向而?#23567;?#20294;养育之恩,舐犊之情,这些恩情太皇太后一天也没消失过。她相信李铎也不会轻?#28100;?#35760;。

“那是怀疑我对祖母见死不救?”

把她的手放进?#25345;?#25569;着,捕捉到她气息瞬间的凝?#20572;?#26446;铎叹了口气。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么狠心的人啊....”

萧泷转过身来,琥珀色的眼眸藏着些许忧郁,静静地看着她。

李铎无奈地开她的手。

“或许罢,我就是这么狠心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盛泰重庆时时彩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比例 马会一肖中特资料一肖中特 西安彩票投注站怎么开 扑克牌占卜测未来 陕西11选5任五遗漏号 119期六肖中特图 快乐飞艇介绍 甘肃11选5综合走势图 15选5任五胆拖投注表 精彩万分两码中特 极速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电子版走势图 甘肃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 pc蛋蛋外围信誉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