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隱藏的黑暗

作者:cat20113
更新时间:2019-05-23 10:41
点击:112
章节字数:47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就是這裡嗎…?」

一手拿著電子地圖,此時黑子正單獨站在一棟佔地面積廣大的建築物外頭,四周不但設立了比自己高幾倍的鐵網,還備屬許多警備機器人看守,給人一種軍事要地的感覺。

黑子朝著入口處的管理室走過去,同時亮出識別身份的文件「不好意思,我是收到通知今日要來做能力開發,風紀委員177活動支部的白井」

擔任警衛的大叔看了一眼文件,示意黑子稍做等待,隨後拿起通訊器與不知什麼人聯絡。過沒多久,一位綁著低馬尾的赤髮女孩走出來,黑子對這位女孩非常有印象;穿著露出度很高的迷你裙,只以?#27492;?#32323;帶的布條束胸並披著一件外套的人,一般來說實在難以遺忘,更何況對於差點就殺了自己的人通常更是想忘都忘不了。

「結?#35828;?#24076;…」黑子瞬間將警戒心全開,擺出備戰姿勢。

名為結?#35828;?#24076;的少女擺出受打擊的表情停下腳步「喂喂,這是對待出來迎接的人的態度嗎?」

但黑子沒有將話聽進去,她依舊與結標保持一定距離,眼神一刻都不打算離開似的緊盯著對方。

覺?#36855;?#32380;續僵持下去時間都要浪費,結標嘆了口氣說道「總之快點跟上來」隨後回頭按著原路走回建築物內;黑子頓了一下,她沒有放鬆對結標的警戒,在與對方保持一定距離的狀態踏出步伐。

這座研究所從外部看來就已足夠震?#24120;?#20294;當在裡面走時,黑子切身體驗到內部結構的複雜度,在走在前頭的結標帶領下穿越各種錯綜複雜的走?#21462;?br />

“回去時應該不會迷路吧?”黑子在腦中心想。這時在前方領路的結標停下腳步站在一扇門前,她?#30446;?#34955;取出一張卡片置於入口的面板上,伴隨一聲電子音響起,眼前的自動門緩緩開啟。

與結標一同走進門內,黑子環顧四周,房間呈會議室的設計,當中早已有幾個人在裡面。除了正在角落使用電腦或是互相交談的幾位科學家外,還有幾個?#27492;?#33287;結標同為高中生的學生。

正當黑子環顧四周的同時,一位距離入口最近的金髮刺蝟頭少年走了過來,他身著夏威夷襯衫,帶著太陽眼睛,這打扮實在不算是低調,但更另黑子在意的,是他所說的話。

「你就是白井嗎?總是跟在超電磁炮身邊的變態喵?」

雖說黑子平時的變態行為估計早已被人見怪不怪了,但她實在沒想到居然會連素未謀面的青年都會這樣稱呼她。

只見黑子沒有回?#20572;?#23569;年再度開口「哈哈,抱歉抱歉~我的名字叫土御門元春,該怎麼說,算是妳的協助者。」

「土御門?」黑子對這姓氏起反應「恕我冒昧,您是土御門舞夏的哥哥?」過去黑子曾從在常盤台宿舍中實地研習的一位女僕土禦門舞?#30446;謚新?#32862;她的哥哥,但她實在無法想像出那位哥哥居然是這樣獨特的人。

「哦!妳認識我妹喵?也是啦~之前就知道她在常盤台宿舍研習來著。」

面對土御門,黑子努力壓抑著想要吐嘈的衝動,她看向房間內的其他人。

房間中央的沙發上坐著一位白髮的高中生,黑子認得這位高中生,該說學園都市中應該沒人不認識他,但在見到本人時還是不免會受到衝擊。

一方通行 學園都市中最強的能力者,位居7位超能力者?#20449;?#34892;第一,黑子思考著為什麼這位大人物會在這裡時,她注意到坐在一方身旁,被他遮擋住的某個小小身影。

大概是感受到黑子的視線,一方看向黑子,與此同時,坐在一方身旁的人影也探出頭來,是一位年齡才10來歲的小女孩。

一瞬間,黑子感到全身血液?#36335;?#20957;固般震攝住

“天使”

黑子腦中冒出不明所以的辭彙,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這是唯一能解釋映入眼簾的這位孩子的形容詞。

沒有發覺黑子的異樣,小女孩從沙發上下來跑到黑子面前。

「初次見面你好,御坂名叫最後之作!御坂御坂精神抖擻的對初次見面的姐姐自我介紹道!」

這位自稱最後之作的小女孩,有著與御坂美琴近乎一模一樣的外貌,唯一與之不同的是頭頂上有著象徵性意義的呆毛。不知情的人大概會認為是美琴的雙胞胎妹妹吧,但黑子很清楚,她的姐姐大人是位獨生女。

為了保持以往的淑女形象,黑子壓抑著想將最後之作抱起來的衝動,戰戰兢兢指著最後之作,不知在對誰說話,用稍微顫抖的聲音問道「那…那個,請問這位天…不對,這個小孩是?」

結標見黑子的反應忍不住笑出來 「不是吧,妳居然到現在還什麼的不知道?」

結標心想“明明同為風紀委員的初春飾利都至少見過最後之作了”

看來在場的各位都認為黑子會知道或是聽過最後之作,可是別說是知道了,黑子甚至連任何消息都不曾聽聞過。

覺得解釋起來會很麻煩的結標拿起放在房間中央桌上的攜帶電腦翻出一份資料隨後遞給黑子「你自己看吧」

【絕對能力者進化計劃】

這是份實驗報告,黑子抱著疑惑的?#37027;?#38321;讀起文件,隨著她越看越後面,臉上的表情從原本平穩漸漸轉為驚愕之色。

「妹妹們?…原來真的有…等級五的複製人。」雖然報告寫的清清楚楚,但黑子還是不敢相信這事實。

她?#37027;?#24819;像了一下?#25159;f名的姐姐大人。

雖然感覺很恐怖但…“?#25159;f個姐姐大人根本天堂”

神遊只是一瞬間的事,黑子馬上督促自己回過神來,?#30446;?#34955;拿出紙巾擦了擦不受控的鼻血,將腦內奇怪的妄想打散後緊接著繼續?#27425;?#20214;。


黑子將攜帶電腦還給結標,估計是受到太大的衝擊,只見她站在原地不發一語,接著惡狠狠的看向仍坐在沙發上的一方。

「所以說?讓我看這個只是為了告訴我你們曾經幹過的壞事嗎?」語氣冰冷

黑子可以想像的出,當時美琴是懷著多大的絕望,承受著多大的痛苦。她對於眼前的罪魁禍首生氣的同時,也對無能為力甚至一無所知的自己感到悔恨。回想起那段時期,美琴徹夜不歸,就算偶爾回來時,也是滿身創傷,明明一眼就看出她抱著天大的煩惱,可是…

“為什麼都不告訴黑子?”但她馬上就得出答案。

“告訴了黑子又能做什麼?事情就能解決了嗎?”

不行 這個答案很明顯,白井黑子沒有能力幫助姐姐大人,這個?#24405;?#19981;是她所能掌控的範圍。

【因一方通行遭受等級零無能力者上條當麻阻礙,計劃終止】

黑子回想文件內容。“可惡!難怪姐姐大人這麼信任那個類人猿”

知道黑子在對他說話,一方不耐煩「啊啊,囉囉唆嗦吵死了…就跟妳想的沒錯,我就是殺死一萬個妹妹的兇手」

「…?!」

四周火藥味越來越濃厚。此時突然有人從背後將手搭在黑子肩膀上,強制將她往後一拉,也順便幫她從怒氣中拉回來。

「冷靜一點,今天不是要妳來吵架的,之後會給妳發問總之現在先聽我們講完。」

土御門見情況不對連忙出來勸?#20572;?#27492;時最後之作也跑了出來。「不可以吵架!御坂御坂揮著手試圖用行動阻止兩人」

最後之作的舉動讓黑子冷靜了許多,這讓她想起最根本的問題「所以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我昨天收到的郵件,是能力開發的通知吧?」

「嘛,能力開發也只是其中一個目的,白井同學,在這之前要先讓妳知道一些事情喵」土御門雙手環抱胸前,身體緊靠在牆邊。

土御門對黑子簡單說明一些事,包括這座城市,以及有關魔法的事,這讓黑子對過去一些莫名其妙的?#24405;?#26377;了點眉目。

但這些機密情報,不可能平白無故告訴她,關於這點黑子還是有自覺的。

「告訴我這些是要我做什麼嗎?」

「正是如此~我們查到有人將靈裝帶進學園都市,該靈裝被放在地下500米處,因為沒有入口能通到其位置,為此需要妳的幫助喵。」

「沒有入口?」這讓黑子想到第七學區,沒有門窗的大樓,但那棟大樓據她所知,除了傳說中的引路人外,沒有其他進入的辦法。這麼想的同時,黑子看向坐到一旁椅子上翹著腿的結標。「既然這樣的話,不是可以叫坐在那邊的引路人帶你們進去嗎?」

「結標的確可以帶我們進去喵,但是我有說過地點只有一個嗎?」

黑子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聽土御門繼續說下去。

「雙劍干將莫邪,是傳說能將邪神魔物等一刀兩斷,還能給持有者提供些許防禦的古代神器,這就是被帶進來的靈裝正體。」

「當我們注意到時,這靈裝已經被分開安置於學園都市的地下了,由於學園都市的人無法使用魔法,所以除了空間移動?#30340;?#21147;者外沒有其他辦法能進入到那裡喵。」

此時結標突然開口插話,語氣很是不耐煩。「敗這原因所賜,那群傢伙瘋狂在襲擊空間?#30340;?#21147;者,我?#37096;?#34987;騷擾到煩了。」

?#25954;u擊?昨天我在巡邏時也遭人襲擊,這兩件事有關嗎?」一提到襲擊,黑子也在意起來,她對昨天的?#24405;?#36996;記憶猶新。

結標仍舊翹著腿坐在椅子上,一手撐著頭,笑著對黑子說道「啊啊是啊,?#39640;^超電磁炮你也知道,他們拿來攻擊的藥物有著讓能力者失去能力的效果吧?就我所知目前還能正常使用能力的空間?#30340;?#21147;者只剩我和妳了哦。」

這句話傳入黑子耳中宛如尖銳的利刃,也讓黑子明白,昨天美琴為了保護她承受的攻擊是多嚴重,她緊抿嘴唇,手不自禁的握拳。

「他們貌似有學園都市的一些組織的協助,利用以前在這間研究所的資?#24076;?#23436;成了讓能力者失去能力的藥物。」土御門聳肩,搖頭繼續說道「雖然我們正在利用這間研究所殘存的資料製作解藥,但老實說沒有什麼成果喵。」

黑子恨不得現在馬?#20808;?#25226;那群人抓出來,逼問解藥的製作辦法,但對於沒有任何情報的她無能為力。

土御門走向一旁穿白袍的科學家,從他們手中接過一份紙本的資料交給黑子,?#36335;?#29468;到她正在想的事,這份資料上記載著這次敵對組織的詳細資料「回到正題,敵人的大本營位於地下500米處,靈裝被拆分放在不同的地方,麻煩的是地點沒有相連,是完全隔離的兩個空間」

土御門看了一眼黑子,確認她理解後又繼續說下去

「而且靈裝周圍被設有共鳴術式,當時偵查可辛苦了,因為觸動到術式差點就以為要死了喵」

黑子一邊翻閱資料一邊聽土御門解說,這是她剛好看到有關共鳴術式的說明。這個術式的只是將兩件物品用魔法綁定起來,本身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但麻煩的是要解除就必須一起,如果從單體去觸動到術式的話,觸動方會受到魔力反彈而造成受傷甚?#20102;?#20129;。

「哎呀~這時候要是有阿上在的話就好了喵!?#19978;?#37027;傢伙好像跑到國外去讀書了啊。」

「喂,土御門,這話我可不能當沒聽到,誰說我們一定要依靠那個傢伙啊?」

「是~是~是我說錯了喵」

一方通行在聽到土御門說的話後很不爽的?#19978;?#20182;,但土御門貌似沒怎麼在意,只?#35831;S口糊弄兩句,隨後繼續說道。

「我們必須同時潛入他們的兩座設施,因為結標帶人傳送需要一起,所以另一邊就需要白井同學的幫忙喵」土御門向著黑子伸出手示出合作的意願,黑子看了?#27492;?#30340;手,同時露出苦笑「但我可能要讓你們失望了…我的空間移動最大距離是81.5米,500米這高出好幾倍的距離我無法到達哦。」

「噗,妳該不會是忘了來這裡的目的吧」結標笑了出來,雖然和黑子見面的次數用單手都能算出,但現在黑子不知道是太過生氣還是緊張的模樣在她眼中實在有些好笑。這也讓黑子才終於想到能力開發的短訊。

「有關能力開發的事待會那群傢伙會跟妳解釋的。」結標指向角落的科學家們。

此時最後之作突然跳出來,一手握著黑子的手說道「妳的能力就放心交給御坂吧!御坂御坂拍著胸脯很有自信的說道」

雖然聽不懂這句話的含義,但黑子再度被這小可愛萌的滿臉血,這次她忍不住的抱起最後之作。

忽然被抱起讓最後之作有些不知所措,她歪著頭「怎麼了嗎?御坂御坂對突然抱起自己的白井姐姐好奇問道」

“她就是…姐姐大人的克隆人,為實驗而誕生的…”

黑子越想越心痛,她笑著對最後之作說道「叫我黑子就可以了哦。」

“既然姐姐大人的願望就是守護她們”

“那麼黑子也將不遺餘力”

此時的最後之作不知道黑子心中所想,她露出微笑「黑子姐姐嗎?妳?#37096;?#20197;直接叫我最後之作哦!御坂御坂興奮的說道。」

“對不起,姐姐大人”

“這次黑子要再度”

“再度踏入姐姐大人身處的戰場”

毫無前兆,黑子用力抱緊最後之作。「迷你姐姐大人什麼的太?#25954;?#20102;」喊著不明所以的變態發言。

這?#26412;?#35937;帶給只聽過沒見過的結?#35828;?#20154;視覺上的衝擊,但不知為何沒人?#39029;?#38754;阻止,這點就連身為學園都市最強能力者的一方也不例外。

「冷靜一下!御坂御坂不斷掙扎並對其他人投以求救的眼神。」由於沒有牽扯到最後之作的安全,一向不想惹上麻煩的一方,對於變態屬性全開的黑子,也就自動退避三舍。

““嗶哩嗶哩””

「?#30830;?#38283;我。御坂御坂基於防衛本能不斷放出攻擊」一陣陣電擊從最後之作身上放出,這讓一旁的人擔心起黑子的處境。

然而…

黑子依舊抱著最後之作,雖然不能說是不痛不癢,然而對於成天遭受本尊電擊的她來說早已有了基本的抗性,這幅景象也讓在場的人員只能無言的看著這一幕。

“不管如何,我一定會守護好,姐姐大人以及其所珍視的事物”

黑子在心中立下誓言。


更新啦~~~這次又晚更?#22235;兀?#31505;)(要打輕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 合买体彩骗局 安徽快3开奖一定牛 3|选7走势图 体育彩票2019110 手机没有梭哈游戏吗 私房钱app入口 江苏7位数开奖公告 吉林11选5模拟投注 单双各三肖中特 老11选5大师杀号 九龙心水4中4三肖中特 北京赛車pk开奖记录 3d跨度和振幅度走势 福移华东15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