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理想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5-22 11:49
点击:100
章节字数:28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请验证身份后进场。”


训练场中多样态的场景设置与闸机外侧普通城市景观不同,仿作的山川湖海、高墙断壁是为了使“灵魂引渡人”们尽可能适应更多奇异的终梦景色,以免在他人意识创造的场景中束手无策、无功而返,甚至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与紧张训?#36820;?#20182;们不同,对于死后世界的普通居民来说,让这些学生们每日稍有不慎就断肢流血的仿制场景可能更似浓缩了秀美景色的主题乐园,也常有居民偷偷进入游览。于是大约十年前,入口处设立了用于身份识别的闸机口,开始还是人工审核,现在科技进步了,人脸识别也派上了用场。



“C-B690,陆北萤,女士,”机器合成的人声有些冷冰冰的,却道着激昂的话语,“请进,祝您训练愉快,世界以你为荣。”


世界,指生前死后的两端,承担引导灵魂的“引渡人”们,在死后世界被视为战士、甚至英雄一样的存在,他们的工作是串联两个世界的纽带,?#22681;?#20046;大爱的无私奉献——至少在主旋律中,被如此宣扬着。


“C-B691,王珧,女士,请进,祝您训练愉快,世界以你为荣。”


“?#31069;?rdquo;意识到什么的两人同时看向对方,陆北萤看见一张面瓜一样平平五官的脸和垂在右肩的长长三股辫,她鼻根处铺了褐色雀斑,脸颊两团红色晕散,眼睛虽小却亮闪闪的。女孩看来?#20154;?#24180;纪轻,却活泛自如地与她打招呼,“我们只差了一个数字呀!”


“嗯……”陆北萤不知作何回答,就算面对这样无害的少女也会叫她紧张,没拿着通讯器的手向后略过?#32422;?#30340;发梢,又落在身侧捏住了裤?#21462;?br />


要是老师在身边,就会不?#28193;?#33394;地将她带走,避免难堪吧。?#23665;?#22825;老师去了工会,本叫她休息,她却闲不住,?#32422;?#22352;公交来了训练场。


早知便呆在屋里看书,也好过与人搭话。









那是她一生都无法忘记,不,只要这灵魂不灭,轮转千百回也无法忘记的痛。


窗外天色刚刚暗沉下来,街道景致比起工会大楼中的灯火显得寂然落寞,似是?#28193;?#28388;过的冷清颜色,路侧?#36824;?#20102;公交?#25285;?#20223;佛一辆载着温暖黄色灯光的铁壳虫,那黄色照过来投影进窗,落在她的?#25104;希?#22312;她身后的墙壁上转移,像温柔的魂魄,?#23665;?#32780;远。光走了,江墨文感到冷。

真冷,明明是夏天。

明明是,薄汗轻香,少女的裙角翩飞、薄袜下肤色隐隐可见的夏末。却赛过寒冬,给予她无限冷意。


苏永劼在她背后定了许久,他的小手指互相搓着,摸着?#32422;?#25484;心的?#22478;?#21051;痕,记得那种痛苦。仅仅是沾染一瞬就会尖叫的痛苦,由那而来?#30446;?#24807;和深刻的怨恨,他不能更明白了。那是灵魂撕扯成碎屑?#30446;?#24807;、被背?#35757;?#24616;恨、精神完全错乱的晕眩,比肉体的伤恐怖千万倍,是灵魂最后的尊严被狠狠践踏侮辱的恨意,如怒吼翻涌的江瀑,绵延不绝。


仅仅是沾染?#30446;?#30165;就让他再无去处,他有理?#19978;?#20449;,那?#35828;?#28789;魂,早已如齑粉般,揉在手里是绵软沾肌的微细,撒在空中是青烟半缕。注定在这无垠?#30446;?#38388;里,在无数温柔或悲?#35828;?#22330;所里,再无那人存在的余地。

而那人,本可以成为这世界的神迹。


将成为逆转真实的存在,将成为结束返真期的中坚力量,将成为规制世界的一把永恒的标尺。



苏永劼想着苦笑了一声。


“小江,”这是他叫江墨文来,良久吐出的唯一一句话,“你到底会怎么做呢。”


如果是我……苏永劼按了一记?#20013;?#30340;褐色凸起。

舍弃掉?#20999;?#25191;望,舍弃掉……如果我可以这么对你说,那便是对不起被那幽深道路?#26680;?#30340;他们,?#20999;?#25265;着对生命的敬意永远消逝在生间死后的灵魂。可是小江,还要继续坚持,还要继续牺牲眼前的一切吗?牺牲你珍惜的、我珍惜的、他人珍惜一切……这世界多残酷,它?#28216;?#20026;“眼前”有过半分停留。

即使这样,那人还是不惜一切代价,疯狂到哪怕毁掉整个死后世界重新来过。



“如你所想。”江墨文垂在脑后的长马尾显得肃然,?#31168;?#20043;中会错觉那发丝不断?#30001;歟?#20687;一段无尽的路。





小男孩走远,在无人察觉的地方驻足,他捏过?#32422;?#30340;长生辫,其上红绳鲜艳如血。那乌溜溜的眼睛里?#33151;?#28459;出泪水,他哭得一点儿也不可爱,像个饱经沧桑的?#20808;恕?br />


一手捂住额头眉眼,眼泪仿佛可以蜇痛?#20013;?#30340;伤痕,漏出了指缝滴落在他灰?#28193;?#30340;古旧袍子上,浸染出深色水迹。他的小手抖着,窗外再无车辆经过带给这走廊任何亮色,孤立在黑暗?#30446;?#38388;里,他不断想起?#32422;核?#30693;的所有时光,生前的一切都离他远去太久,在死后世界渡过的岁月给予了他理想和坚持,可直到今天,长年的好友?#27515;?#23545;他诉说了?#32422;?#30340;决心。




他才终于明白江墨文的态度,终于想要放弃曾经以为的所有正义。



说到底正义是什么,有时只是一个人、一群人内心的臆测罢了。

总有一天我也会作为微不足道的代价和救赎,消泯在这双重的世界上。







“北萤,喏!”王珧高高举起手中的塑纸包,有些肉肉的结实手臂像一截嫩?#28023;?#22905;向爬绳架高处的陆北萤笑,“你要?#30446;?#21937;包!”


多亏了女孩的健谈开朗,一个下午的时间,陆北萤已能与她正常交流,训练之余还能谈些闲话了。


“?#24653;唬?#25105;下来。”陆北萤感激地向她面乎乎的脸蛋微笑,她松开紧抓的绳索?#28044;?#20013;跃下,轻巧落地,松软沙土地扬起微尘,柔软却透着强大的动作引得王珧惊异地叹了一声,她将温热?#30446;?#21937;包递?#20808;ィ?#27627;不吝惜?#32422;?#30340;赞美:“你这样,简直可以去参加N-12的新生选拔了嘛!”


陆北萤迫不?#25353;?#22320;拆开包?#25353;?#34987;食物的味道冲昏了头脑,咬下一口才意识到女孩在说什么,她眨眨眼:“N-12?是什么?”


王珧微伸了下巴显得不可置信,她拍拍身边的石凳让她坐下,准备与她解?#20572;?#22240;无法畅快地咀嚼?#32422;?#30340;肉包子而咽了口水,那肉包子的洁白丰软就在她红润的唇边,相?#23576;瓜?#20986;无?#35828;?#32654;丽来,女孩开口:“你的导师没有告诉你吗?N-12,可以说是B级连通A级的晋升特殊通道,一般在B级选材,进行特殊教育,和我们的乡下学堂相比,N-12就是——哈佛那样的一流学府呀!?#27604;?#20102;,我也没上过大学,嘻嘻!”


她谈起?#32422;?#29983;前的?#34261;?#24182;不在意一般,没心没肺地笑着,却看得陆北萤有些心疼,咖喱包的脆皮?#38738;?#19968;声响,在齿间满溢浓香,此时却显得不是滋味了。


女孩刮了下鼻尖的汗珠,小雀斑在粉色的肌肤上显得阳光可爱,天色渐?#25285;?#21487;湮灭不了她面颊上的亮色,她继续热情地说道:“我们C级的学生也是可以的!只要能力被认可,就完全有可能进入N-12,然后成为超级超级厉害的引渡人!”


学校之所以被命名为N-12,是返真期最初该学府领导者,希望以打破地狱期专制?#25345;?#30340;新人类(New Human Beings)武力团体的精神为办学宗?#36857;?#23567;队共十二人,他们以缜密的配合和强大的力?#31354;?#21387;?#35828;?#26102;负隅顽抗的?#21520;?#26031;政府,并以身作则,率先开始了生死两界的灵魂引渡工作,也就是“灵魂引渡人”的雏形。


现在的N-12学员以向A级发展、成为一流的灵魂引渡人为目标而接受着系?#22330;?#29305;殊化的训练。进入N-12,也在年月的累加中发展为有志之士无尚的光荣。

老师没与?#32422;?#25552;起这个,估计是有?#32422;旱目劑堪傘?#38470;北萤在心中将这点云淡风轻地带过,并不在意。



女孩很想要去,陆北萤从她激动难以自持而颤动的目光可以看出,她的三股辫因训?#36820;?#21072;蹭而飞起乱发,不怎么立体的五官扬着粲然笑容,似刚蹦上海面的圆日,红彤彤、热乎乎,充满着希望。


“我呀!”女孩捏着她的包子热切总结,“要在这里再好好活一遍!”


陆北萤没有说话,她感受到女孩与?#32422;?#21516;样重新被赋予了矫健双翅的兴奋,仿佛被她的感情浸染,看着冷下来的黑?#28193;?#22825;空,轻轻点?#35828;?#22836;。



死去的人也可以找到理想,真好。


虽然苏永劼已经个大爷了,但欺负小朋友让他哭也是不对的哦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足球任选9场玩法 福建彩票网 456梭哈外挂 香港六合彩中将直播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直播 3d字谜图谜总汇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七乐彩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吉林快3推荐 舟山飞鱼彩票控 新疆11选5杀号技巧 福彩3D合值(和尾)遗漏 时彩娱乐平台 浙江体彩6+118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