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老师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5-15 23:51
点击:164
章节字数:27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老实本分的陆北萤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差点被抓了去审?#23454;?#19968;天。


几处黑影在暗色里合着手电的刺眼亮光闪动,呼喝与脚步声乱作一团,陆北萤意识到她似乎触犯了某些规则招来了安保,黑暗里看不见自己后背衣裳惨烈破碎的样子,只感觉温燥的风在布条之间乱窜,挥发着背后冷汗,竟使她在夏夜也簌簌发抖。


眼睁睁看着那?#21917;?#21521;她奔来,厉声问询如蜂鸣过耳嘈杂不?#36873;?#22905;股根发软,吓得无法挪动四肢。


刚从剧痛里恢复过来的脑子直发懵,她甚至压根忘记了那少年的存在,直到看见打?#36820;?#20154;被不远处什么东西绊了一个趔趄,陆北萤才想起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少年。他摇摇晃晃地坐起,冷色白光随即聚在他?#25104;稀?#23569;年未说话,打?#36820;?#30007;人已经认出他,啊呀一声而后笑了,迅速收回了直射他脸庞的手电,仿佛带着讨好的意味说道:“潘历副主管……您……”


陆北萤长出一口气,她并不惊异潘历是个人物,这在她意料之内。而此时正因为与那小小年纪的样子不符的身份,?#20999;?#20154;才没发现这边的她,潘历,反倒成了她的“救命草”。




“还不快走。”淡淡的语调没有显露什么情绪,是江墨文。


那声音自她身后响起,近至耳后些许冒犯的距离,可她却不觉得惊?#21462;?#24908;?#19968;?#21388;恶,仿佛江墨文的兀然出现是理所当然,仿佛那声音不是仅仅几天相处之中所闻的陌生,而是从久远时光而来的熟悉亲?#23567;?br />


即使是她刚刚明了,拥有这样舒心声调的江墨文,对自己耐心又温和的江墨文,极有可能对自己实行着监视,对了,是因为“监视”,她才知道自己自己在这里吧——她们之间,没有信任?#35059;浴?br />

陆北萤却仍无法讨厌那声音。




千?#32426;?#32490;缠绕着钝了她的?#20174;Γ?#38470;北萤一动不动甚至?#25442;?#22836;,只听见对方衣裳摩擦声伴着叹息,黑色身影蒙住了视线,一阵淡香扑鼻,她在女?#35828;?#25163;臂之上失?#20800;?#31163;地腾空而起,江墨文如带她来到这个世界中一般横抱着她,快步隐于漆黑的建筑角落,陆北萤听着潘历与安保人员们渐渐遥远的交谈声——那少年自是没有什么好被担心的。


她后背沉在江墨文臂弯,随每一步的摇晃而共起共落,刚刚开始正常运转的身体僵硬迟缓,反抗不得。


而陆北萤也没打算反抗。



是因为那怀抱太舒适,还是自己本就温顺可欺,此时已经分不清了。陆北萤一言不发,她不敢也根本不会质问对方,安静?#20102;己螅?#21482;觉得自己是因江墨文的不信任而失落难受。刚刚拉着人跳楼的气势荡然无存,她的叛逆愤怒似乎只是昙花一现、火星乍闪,好似根本不曾存在过。




陆北萤不解释也不问,只是看着眼前夜路昏暗,江墨文的行方通向自己的住处。


“还是少做这?#36136;攏?rdquo;经过许久的沉默江墨文终于先开口,“违反生活区人身安全法倒没什么,只是你的精神体还经不起折腾,’自杀’太耗费力气。”江墨文未曾责怪她的鲁莽,那嘱咐和教导仍?#24605;?#20102;她的情绪。



她全都看到了啊,陆北萤微微赧然,虽然也看过江墨文’死去’时的惨相,但被对方目睹了自己断裂的肢体?#22242;?#28293;的血液,还是自心里感到羞愧。

她脸颊之上突而漾起在夜色里只她自己明?#35828;?#24494;笑,带着淡淡自?#21834;?#22905;笑,比起生前日日夜夜折磨着自己?#30446;?#24807;和痛苦,死后世界的’死亡’,好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糗事。


这一摔,以陆北萤自身?#38378;?#30340;恢复力恐?#20081;?#19968;天下不?#21019;病?#27492;刻她的身体是依附在江墨文怀中一片沉默的鹅绒,那灵魂还太过轻软易散,没有重量,比起江墨文坚?#30331;看?#30340;精神体,实在是不值一提。



“嗯。”轻轻应声点头,她想起训练场中为了训练她的魄力和胆量而一次一次进行的“杀人”练习中,江墨文一直都是凭借自身的?#30475;?#26469;担当“靶子”的角色,从未伤害她一分一毫。可陆北萤?#20154;?#37117;明白,如同刚刚摔碎的震痛散裂,如同生前慢性折磨她的腹绞,江墨文的精神力再怎样浑厚,那每一次?#33041;?#30340;破裂烧灼都必?#35805;?#38543;着不可消泯、不可忘记的痛苦。

这样的一个人,她还有什么力气去质疑、质问她呢。

就算不被信任,也是因为自己不够格,只要加以训练和磨砺,总有一天也能成为江墨文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也能与这样优秀的存在并肩平起。




想到这里,她的思绪顺畅起来,仿佛周身也随着这?#37027;?#32780;变得温暖。肢体血肉中又有了力量,以至于进了她的单人间后,被安置在?#39318;?#19978;的陆北萤直直盯着床,感觉凭自己就能爬?#20808;?#20054;乖?#19978;隆?br />



“你衣服放在哪里?”江墨文手指撩动了她后背褴褛,似乎有一点指尖触摸到她的脊梁,瞬间提醒了她的糗?#22330;?#38470;北萤脸一热抬手遮住了鼻子,她看向江墨文,逆着顶灯,那平和无奈的表情显得亲切可爱,好似失去了威严可怖,此时只是姐姐一般的角色而?#36873;?br />


陆北萤想要回答,对方衣袋中却透出明黄光亮,她本能般知趣地噤声低眼,江墨文看了她一眼也不再问,先摸出通讯器查阅消息。


是潘历。


良久未曾结束的敲击屏幕声使陆北萤感到奇怪,她环视自己稍显?#31456;?#30340;房间两三圈,实在无处可看,眼光才敢?#20302;?#21448;投向上方的江墨文,恰在这时通讯器叮铃一声发完了消息,对方放下通讯器,屏幕薄光自她?#25104;?#31227;开,一张皱了眉的脸正正对着陆北萤。


她惊慌地眨眼,娇小鼻尖发着热,嘴唇紧抿,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21019;?#20107;。



“你们误会了什么。”江墨文深吸气,好似有些为难,微微撇向下的眉尾显示出她难得的窘迫,有什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她又看向窗外夜色里的?#36820;?#38271;长呼气,迅速思索后利落地将通讯器收进衣袋,看回陆北萤的?#25104;?#26469;:“我说过你很重要吧。”


少女呼吸急促了一瞬,不明白江墨文的意思,可这话从那人口中万分正经地被道出,?#21019;?#30528;让她心悸的力量。


“那?#36136;?#24773;,”江墨文再做补充,以一贯耐心温和的语调向她解释,“以你的身份本就应当知道,而且我知道……我相信你的分寸。”

这种在稍许自卑的陆北萤看来受宠若惊的事情,被她当做了理所当然。



陆北萤嘴唇微启,僵直了脊背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可静止的外壳之内一颗?#33041;?#22312;剧烈跳动,有些景色只有她自己能看见,仿佛眼前灰蒙的雾被强光刺破,清凉舒心的风携卷着彩色花瓣拂过她的侧脸,一头黑发向后被抛起,感动将她包裹入美好的氛围里,就连江墨文身上的淡淡香气也让人欲要落泪。

她根本不会怀疑此时的江墨文,是的,只要她一句话,陆北萤立?#21497;?#33021;迫不及待地去相信她。


“我……”她?#22868;?#24537;忙开口,支吾了一下说,“对不起。”



一直?#20960;?#20104;着信任和爱护,在这陌生世界里引导着一无所有的她,她却只凭自己的判断和他?#35828;?#25361;拨就武断否定了对方,在陆北萤看来,自己简直是不知回报的白眼?#24688;?#24515;拍慢落,对自己的失望使刚刚舒缓起来的?#37027;?#25530;杂了强烈的愧疚。



江墨文眉头未松,解释未尽:“潘老师说到底……有时心智还是个孩子,比?#20064;?#30606;想,别被他带偏了。”


陆北萤忙点头。


“不用道歉,是我没说清楚。”江墨文这才放下心来,面容缓和,安慰般以手掌贴上她消瘦的肩头,“以后有不明白的地方,要及时问?#36965;?#27605;竟我是你的……”




“老师。”陆北萤怯怯出声,浅褐的眸子映着灯光变得通透,随着?#20999;?#36199;的呼唤,她光润可爱的脸颊又烧起来,“能……这样?#26032;穡?rdquo;

由衷的敬爱、信任与尊重让她?#23433;?#20986;江墨文的全名。


放在她肩的手抬起来,好似不经意般拂过了她的发?#36965;?#25910;回了背后与另一只手搭在一处,她点头微笑,眸光恢复了深邃?#20132;海?ldquo;可以。”


老师(师生恋暗示)
可以(行得通暗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彩票十一选五奖金分配 排列3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网易彩票信誉怎么样 中超现场直播视频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手机彩票 今晚有什么生肖中特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广西快三跨度走势图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 通比牛牛的规律 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时时彩查询 360澳客网比分直播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