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监视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5-10 11:23
点击:127
章节字数:29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苍白手指揪住自己的棒球帽掀下来,天然卷的头发被帽子卡出印记,他伸手挠了挠,又变成柔软蓬乱的样子。潘历?#33258;?#22320;上,忽略指间捏着的细白烟条和一脸苍然,只看他的背影,确实还?#20999;?#27668;的少年没错。

“江,你那个……”他的烟被傍晚夏风拂弄,呛鼻白雾向自己的?#25104;掀?#36807;去,少年眼睛眯起来躲避,神色更显迷茫。话?#23454;?#19968;半,似乎突然忘记自己发问的初衷。


“陆北萤。”江墨文提醒他。


“哦。”他心不在焉地应声,向落下的?#19968;?#22826;阳望了几秒,把只燃了一半的烟垫进鞋?#23376;?#22825;台地面之间,火星被碾灭成烬,好似某段时期的终结,某个心愿的泯灭。潘历收起他那套顽童招数时,就变成这副苍老迟钝的样子——于这里存在了二十多年,算进卒岁,他已是四十多的人了。






“潘老师?”江墨文等着听这男孩外表的“大叔”讲话,叫他一句老师,并不因为自己资历浅。


潘历,确实是她的导师。




潘历突然使劲抓抓他柔软卷曲的头发,放空?#35828;?#33041;袋被他强行启动,烦躁地皱眉苦恼道:“反正我是信了你的那一套了,但小陆吧……”


“我会对她要求高的。”江墨文一本正经地保证,好似欠着这少年什么一般,此刻显得略略心虚。

“又来。”男孩绽开好看的笑容,十二三岁的外表透?#36466;?#21313;分的朝气。身形与声音未受激素的影响而显得?#34892;裕?#20182;不装模作样地讨人厌时,总还是纯净的少年样子。潘历目光里沉降了安然,微笑着补充,“闲得无?#27169;一?#26159;再帮你一?#36873;?rdquo;








这几日导师江墨文好似改变了主意,日常训?#32321;?#25104;了竞速跑、小型?#23548;?#39542;、甚至消防栓使用这一类实用的项目。对以往的陆北萤来说可能还是困难而繁琐,但经历了令她为难的残酷训练之后,这些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闲下来的时候,她甚至有余力坐在天台看书。




「据观测与比对,死后世界自然秩序虽以镜像反射的方式与生前相同,但运行速度却不同——大约以4.13倍相对于生前世界运转。这与存留在死后世界的精神体数量过少有关。我们已知,精神体存留在死后世界需要经过筛选与认定。虽然筛选机制尚不明,但结果却是可观的:人员变得稀少,人手短缺问题时常凸显,且生前世界的宝贵科学家、思想家等流失严重。

死后世界所需要的建设速度难以被保证,在新成员被补充之前,已存在的成员需要更多时间对世界进行建设与完善。于是世界的运转在长年累月的?#35270;?#20013;逐渐加速,与返真历50年最终发展为生前世界的4.13倍,并达到了稳定状态。」

——《死后的视野 姜成》



她手指按在“筛选机制不明”几字上。


——为了你,一个人在死后世界上的存在被直接“放弃”了。


这是人为的。至少江墨文是可以做到的。


指腹蹭了铅字,她呼吸加速,心率飙升,纸页在她手中忙乱飞舞起来,在月光下晃出一片白。


[返真历243年 第六版(中译) A级工会出版社出版]


脑中?#25169;?#29255;刻后,陆北萤发觉这是死后世界历法六百多年前,即生前世界19十九世纪中期的出版物。已经印刷到第六版、A级出版社,摆在书架的显眼位置可供她随意借阅……说明这书中内容仍是普遍被认可的常识。


也就是说,至少在那时,进入死后世界的门槛还不受人为控制?不,她凭所知的事情判断,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而?#36873;?br />


借阅的书籍中,只要是返真历时期的文人思想,无一例外都充斥着科学、民主、公平、自由的主旋律,直到现在亦是如此。

与其背道而驰的“?#36824;?#24179;”言论只在与导师江墨文?#26469;?#26102;被提及,而江墨文的“失误”,也只是苏永劼、江墨文和姓?#35828;?#23569;年这样,看起来身居高位者之间的谈资。




这是秘密的话,那么我被监视了。



没有被特意嘱咐,没有被禁言禁足,除了被监视,她想不出“组织”控制自己说出真相的其他方法,她存有信赖的“导师”江墨文,也默许或亲自实行着对她?#30446;?#21046;和监视。且这监视是赤裸裸摆在她眼前的:未曾限?#25169;?#35835;书甚至还带她去图书馆,就是告诉她,你有获取知识、明了真相的自由,但你应该有分寸,向旁人吐露半个字都不被允许。


初来乍到、平凡卑小如她得知了这样天大的秘密,她不相信“组织”会百分百信任自己,而一定会对自己施加控制。陆北萤身体柔弱无能,但脑子却不笨,且生前遭受的病痛叫她摒弃了所有自由烂漫、天真幻想的能力,她的眼前只看着现实,脑中只出现最坏的那一层可能性。虽然残酷,但这才是真实,是叫人无能为力的真实。




少女将双腿安放在天台边缘,感受死后世界里捉摸不透的一切——月光,晚风,她翻回那一面“筛选机制不明”,铅字密布的书页被一股股柔软熏风拨动,却抵?#36824;?#22905;轻轻按在书页上的手指。

这世界仿佛与自己活着时的世界没?#26143;?#21035;,如书里所说的镜像反射,连人心都是一样,复杂而丰盈。她虽然厌倦了被摆布:病魔、命运、指派、监视,但自身弱小不堪,除了无奈接受,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



说来可笑,逆来顺受,才是她学会的最有用的东西。



“喂。”皮靴敲地声和着少年音清亮地响陆北萤在身后,“坐在这想什么?小废物。”


?#20999;张说?#37027;位。陆北萤真的?#34892;?#24700;火了,刚刚得知了被监视,此刻这少年就来招惹她。她气得未曾回头正视对方,但毕竟还是好脾气了些,面对这样的冒犯也能强忍着隐隐的怒火回应:“透气。”


潘历瞧着少女后背的单衣被风一阵阵鼓起,像一只气球,短发向后柔柔飘动,两腿在楼边危?#25307;?#22402;着,好像在尽情享受着生命边缘?#30446;?#20048;。他嗯了句,显得敷衍不已,铛铛作响的靴子敲得陆北萤一阵心烦,少年走近俯身去看她手指无意识点触的字,又夸张滑稽地诶了一声:“原来你知道了!”


陆北萤心中所想被看破,震动之间汗毛倒竖,她三分畏惧七分愤怒地扭头看了潘历,牙根酸痛,轻声掩不住颤抖:“你……”

你别说了,你还敢说,她不知自己要选择哪一句来斥责他。明明是那么清秀白净的少年,明明是那么稚弱幼小的孩童,明明是那么?#30475;?#32654;丽的女人……明明目之所见都是清晰了然的样子,可为什么一个一个,都叫自己看不懂,都那么……令?#35828;?#23506;。


“不生气吗,”他故意逗引她的声音如同恶鬼的低语,“好像被控制着,不能说耶。”


“还是说,”少年站上楼沿,锃亮的靴头?#25376;?#38378;光,他朗声如同讽刺,“躺在床上太?#33579;?#22833;去反抗的能力了?”



陆北萤被触及到雷区,她心中钝痛猛地抽气,砸书在地奋力站起在他身侧怒视着他,成年女性的身长比潘历高过许多,俯视使得她有了气势。病死是我的错吗?病死和别的死亡方式有什么高下之分吗?!她委屈震怒,不禁抬手用了很大力气揪住他的衣领,少年被迫面对她,睁大了眼睛显得不知所措,陆北萤因激动而变?#27809;?#28909;的鼻息喷在他?#25104;? :“你是怎么死的,恩?说来听听?”



“我……”潘历压根没料到她会反抗一般,露出惊讶的表情,脖子被迫后仰着,软而短的发趴在面颊侧面,他斜斜向楼下看了一眼,声音软下来变?#30511;?#28014;,“那个,这样很危险……”


自二十多层的公寓大楼顶部向下看,夜色里,?#36820;普?#20142;了因高度而变得微小遥远的道路、长椅、树木,只消一眼就会感到畏高晕眩,何况黑暗与?#29399;?#21152;持,令景色更加恐怖。可陆北萤眼前一亮好似被少年的话提醒了,她?#25104;?#31361;然出现的笑意在白月光的映衬下如梨树绽花美得宁静,可嘴?#20999;?#21246;又若白狐化人,诡异?#27973;!?br />


“这样,管你是怎么死的,”陆北萤咬紧后牙,“先陪我‘死’?#25442;?#21543;。”


“喂喂!”少年的身体没法抵抗成年女生重量所带来的惯性,流露惊恐的双目被风割痛,衣领上的力道刚一?#23578;福?#20004;人就同时迅速坠入空气。


短短闷响,肢体粉碎、被疼痛贯穿,再迅速复原。意识根本来不及消逝的时间里,骨骼的响声回荡在耳道,血渗回皮肤里去的温暖也被她清晰感受着。



令人作恶,也奇妙?#27973;!?/p>


本文纯属虚构,文中人物均经过特殊训练,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怎么下载江苏快三 儿童福利机构建设蓝天计划 网络棋牌 白小姐内幕真全 十一选五组二投注技巧 内蒙古快3历史开奖号码 大乐透走势图带 内蒙古快三专家走势图 大乐透图表走势图表 大发德州扑克 云南快乐十分钟 贵州11选5 fjtc31选7走势图 北京快三最快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