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人在家中坐,希望天上来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5-05 19:25
点击:135
章节字数:7718

选择正文字体:

EP34 人在家中坐,希望天上来

青蓝色的灵魂碎片在冷白的月色下如月光雨,?#20919;?#27813;沥地落下,在妖狐冰蓝?#30446;?#30002;上落下叮叮当当的清脆碎响。人群寂静若死。

超?#23047;?#23398;认知,无需解释却又深刻地认知,在场的人仰望着半空中妖兽身后摇?#36820;?#20061;条长尾,答案在心头昭然若揭,那耳熟能详,镂刻在童年记忆中的香艳与恐怖的代名词,纵使是穷凶极恶的黑道暴徒,也不敢轻易开口点破。

体内属于妖狐的血在沸腾,颤抖着响应妖狐的威?#24076;?#19981;由自主地压得他低下头去,楠田爷爷看着数百年前浅间大社的大神主布下的封印阵化作乌有,低声叹息着。

“万事休矣吗...”

神血已死,妖狐重现。极恶即将席卷人间,而世间再无能禁锢妖狐之人了。


突突突突!

一阵枪响骤然打破了这份寂静,有人受不了这诡异的压力一边咒骂,一边朝半空中的妖狐扫射着。

“可恶...?#20063;?#19981;信!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妖怪!”

恐惧如野火,一旦燃起便无法平息,连锁反应般大家纷纷举起枪朝妖狐倾泻着子弹。

灼热的子弹乍一碰触寒冰铸成的铠甲,便在低温的寒霜中化作齑粉。

杀意与恐惧的情绪滋养着妖狐的魂魄,妖狐眼瞳中青蓝色的鬼火摇曳闪耀,它身后九条长尾呼啸卷起冰雪的风暴,如镰刀般的巨大冰刃轻松将这些人齐齐拦腰?#25238;稀?br />

只剩下一半残躯的人类像无足的蠕虫在地上痉挛着,蠕动着,鲜血还未落地便被寒气所冻结。寒冰冻住了他们的喉咙,在寂静中濒死挣扎的人类,连身下的土地也不曾污染,如此“洁净”地死去了。

妖狐对惨烈的死状熟视无睹,只是凝视着眼前灵力的废墟。

身子本能地排斥着此处的灵脉,那是与禁锢它的牢笼系出同源的灵力,愤怒与杀意如入骨髓,但?#35789;?#23427;厌恶着,灵魂深处仍然感到了不可?#23478;?#22320;熟悉,好似什么东西烙印在灵魂中,而它并不能明白那是什么。

那不是死,亦不是生,只是一片空白。

这份违和感甚至?#26538;?#20102;愤怒,困惑占据着初苏醒的灵魂,令妖狐的目光转向一地尸体中唯一站立着的人类。

它张了张嘴,流出的声音非男非女,如寒冰般清澈而冰冷。

“你还站着,身上有我的气息,回答我,我是谁?你又是谁?”

楠田爷爷克制着肉体的颤?#21486;?#33392;难思索着现状。

它居然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妖怪是天地间的邪气孕育而生,野兽无名,而从野兽中脱胎成为妖怪的关键,便是它的真名。

阴阳师之所以能驾驭妖怪,便是用灵力捕获了妖怪的真名,从而才能降服它成为式神,以供驱遣。

那不是记忆,而是直接烙印在灵魂上的印记。

没有真名的妖兽,就只是野兽了。

他回想着流传于家族中的秘闻。当年?#30528;?#31351;尽生命将九尾妖狐的魂魄?#30452;?#23553;印在御神刀和自己体里。

莫非难道是封印只解了一半,另一半的魂魄还未被解放?

他心中一动,在寒气的威压中抬起头来,朝半空中的妖狐说道。

“你是九尾金狐,因为祸害人间被封印在这里几百年了。我叫楠田英明,是你的后裔,流着你的血的后裔。”

妖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人类的面目在妖狐的眼中模糊不清,只有胸前?#30002;?#19968;团红色的火,人垂垂老矣,火焰亦将熄,它闻着对?#38477;?#27668;味和自?#21512;?#21516;,气味不会撒谎,尽管它毫无记忆,但他无疑是自己的血脉,语气便缓和了些。

“回答我,是谁封印我?”

楠田英明见凶恶的妖兽安静下来,鼓起勇气朝妖狐的方向走了两步。

“已经几百年了,封印你的人早已作古,沧海桑田,这世上再也没有化鱼成龙的灵力,再也没人能禁锢你了。”

听?#38477;?#20154;死去,心中的仇恨与愤怒无处发泄,妖狐似乎却对久违的自由并不感?#23047;?#24515;。和人类所说的不同,灵魂的缺失的违和感令它焦躁不安,它本能地感到有什?#27425;?#30693;的危险正潜伏在未知的深处张开黑洞洞的大嘴随时准备将它吞噬。

它知道现在的自己绝不是它本该有的模样,连它的目光看?#38477;?#20107;物亦不是本来的模样。它看见风从它的胸膛穿过,月光照在如寒冰铸就的透明身体,没有?#30333;樱?#36731;盈地像一阵风,它就是那阵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

“在哪里...真正的我在哪里...”

楠田爷爷走进封印阵中,淡漠的目光扫过血泊中彩的残躯,又看了看倒在不远处昏迷的新田和?#30528;?#20415;看到了?#20302;得?#25720;朝这边潜行的银发女人。他朝她打了个止?#38477;?#25163;势,弯腰从血泊中拾起长刀鬼?#23567;?br />

“现在的你并不是你,你的记忆,你的真名,你丢失的魂魄都被封印在了这把刀里,只要解开封印,你就永远自由了。”

楠田爷爷手中的长刀在妖狐眼中?#20102;?#30528;冰蓝色的冷辉,那是和它的魂魄如出一辙的魂光,令妖狐狂喜地从空中降落下来,它的四爪刚一碰触地面,便如同踩入水中,轻易地陷入地面。它低头浅浅地拔起腿,好让自己看上去像站在地面上。

迎面刮来呼啸的风,那风中的寒冰般幽蓝的刀刃结结实实地砍在同样幽蓝?#30446;?#30002;?#24076;?#21457;出?#35828;?#30340;一声脆响。

妖狐还未反应过来,老者已?#25442;?#33310;着手中长?#21486;?#22859;力一跃,刀尖毒蛇一般滑过盔甲,直插入妖狐喉间!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不?#20040;?#22312;在这里。往生去?#26705;?rdquo;

无质的形体不会流出血?#28023;?#20260;口处如漏气的气球一般发出哧哧的气音,愤怒点燃了妖狐眼中的鬼火,妖狐怒嚎着,抬起没有形体的爪?#30001;?#29983;抓住了长?#21486;?#23427;伸手一抓,便穿过人类的躯体,抠握住那团红色的火。

“你流着我的血,却背叛我!”

楠田爷爷的身体像被穿在竹签的肉串被妖狐轻易洞穿扯离地面,黑色的水干渐渐被鲜血湿润,他的力气也随着鲜血一起离开身体,他再也举不动沉重的长?#21486;?#39740;切从他手中滑落,他喘息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妖狐笑骂。

“是,我流着你的血,但我也是封印你之人的后裔,我们是斩妖除魔的代行者,世?#26469;?#20195;,从出生到死去,唯一的使命就是制服你!”

“去死吧。”

妖狐的爪子捏住老者体内红色的火,像捏住蜡烛的芯子一般掐灭那灵魂之火。

“のぞみ!”

一道女声脆生生地插了进来,却像咒术一般定住了妖狐的动作。

冰蓝色的躯体响应着女性的声音绽放出?#24179;?#33324;的光辉,像是一把无形?#30446;痰叮?#22312;冰蓝色?#30446;?#30333;灵魂上镌刻上金色的名字。

冰蓝色灵体在金光中淡去,冰蓝?#30446;?#30002;也随光消融,铸成金色的实体。脚下的大地像水面托起船托起了妖狐的身体,夜风温柔地吹拂过耀金色的柔软皮毛,它睁开眼睛,青蓝色的鬼火凝聚成了晶莹的蓝宝石,俊伟的身形沐浴在冷白的月光下,竟然有一丝圣洁之?#23567;?br />

寻回实体的金狐放开了爪间可有可无的人类,四足落在地面的实感,令它感到新奇而踏实。它轻盈地小跑了两步,走到气喘吁吁的娇小女郎面前。

她腹间亦燃烧着红色的魂火,和刚才面目模糊的人类不同,金狐清楚地看见她秀美的面容,亦清楚地看见她周身散发着淡紫色的灵力,那双凝聚着魂光的眼眸是绿色的,它好奇地问道。

“你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楠田亚衣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脱口而出那个名字,她隐约能感到自己与妖狐之间有着某种超越了她自身的认知,是她所不能理解的联系。但此刻楠田并没有多余的心力思考这些超自然现象,目光?#20302;?#33853;在了潜伏救人的银发女子身?#24076;?#20063;自然看到?#35828;?#19978;那个金发的残躯。

浅棕的瞳孔痛苦地紧缩起来,南条爱乃紧紧拉住她,握住她的拳头,不让她失控地冲上去。

不能过去,不能让金狐的注意力看到那边,楠田克制着情绪抬头死?#34013;?#30528;金狐,眼泪却不自觉地从颊边滚落。

“?#20063;?#30693;道,你为什么要杀人?”

金狐望着她被泪水浸湿的面容,心头?#31185;?#20102;陌生的感触,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强烈感情席卷着空白的灵魂,令它止不住地兴奋起来。纵然听到她的质?#21097;?#37329;狐也并不生气,反而往?#30333;?#20102;两步,蹲立在楠田面前,比楠田平视着,尖尖的?#36963;?#21943;着细细的霜花,蓝宝石一般晶莹的眼眸清澈而专注地望着她。

“心怀恶念不值得同情,他们伤害我,伤害我的人?#35789;?#25105;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会放过自己的敌人吗?”

金狐袒?#20923;?#33016;前的伤口,鲜血?#30001;?#21475;汩汩流出看上去触目惊心,它的说辞亦实在很合理,楠田匆匆赶来现场,做梦也没想到童年的家会变成?#19968;?#29066;熊的人间炼狱,而眼前超越认知的存在,让惯于处理计算机逻辑思维的灵敏大脑一时卡了机。

“那是谁挑起的争斗,为什么一定要成为敌人,伤害彼此?”

妖狐口中轻蔑地哼了一声。

“问问封印我的人!问问你们的?#30528;?#20026;什么伤害我,囚禁我,夺走我的灵魂。为了杀我,还用我的血造了一批后裔,他们身体里流着我的血,却只会做弑亲的事!残忍,肮脏,愚蠢!”

楠田勇敢地直视着它,脱口而出。

“我也是楠田家的女儿,是妖狐和?#30528;?#30340;后裔!你杀了那么多人,就算我是你的后裔,也不会原谅你。你就算?#19968;?#33258;己的魂魄,没有一颗仁慈的心,也?#31449;?#20250;众叛亲离,一无所有!”

金狐没有辩驳,它知道她和刺杀自己的人类是同样的存在,虽然是自己的后裔,也是仇人的后裔,终将会背叛自己的存在,它暗自提醒自己不要信任她,便不会给她伤害背叛自己的机会,然而对这个周身浸润着紫色灵光的人类,它却讨厌不起来,它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亲近着她,清澈的嗓音暗藏着连自己也未曾理解的黯然与苦涩。

“流着我血的后裔,你也要伤害我,成为我的敌人吗?”

楠田暗暗握紧拳头,姐姐就在她面前死去,她竟然无法轻易承认对方是自己的敌人。

好像有什么在心中暗暗提醒她,阻止她轻率地回答。那系在血肉和灵魂中的无形的羁绊令她无法轻易地讨厌妖狐,她极力地思索着,?#19978;?#22914;金狐灵魂?#30446;?#30333;一样,她亦?#20063;?#21040;答案。

眼前的存在是超越人类认知的存在,她试着抛开人类本位的思维,客观地?#39318;?#24049;。

这一切的真相,她真的弄清楚了吗?没?#20449;?#28165;楚,凭什么指责它,定它的罪呢。

就在她愣住的时候,漆黑的长发掠过楠田的视线,一个人影拾起鬼切,锃亮的刀锋朝金狐受?#35828;男?#21475;刺去。

“那彩呢!彩放出了你,你却让她丢了性命,你不配谈仁慈,你不配得?#23047;?#24661;,你不配在她死后还活着!”

在彩手中?#24471;?#26029;发的长?#21486;?#22312;三森手中却毫无力量,无锋的刀刃甚至没有划伤金狐一?#31185;?#27611;,仿佛在嘲笑她的努力一文不值。

三森眼中落下绝望的泪水,下一秒,金狐轻松地举起长爪,一把捏住三森的身体。

“既然你先动手,便?#34013;?#26080;怨了吧。”

在绝望的目光中,金狐长开大嘴,欲将她吞噬入腹。

“三森さん!”

“水镜结界!”

楠田亚衣奈冲上去救人,却有人先一步将所有人包裹在青蓝色的结界中,德井青空高举着八咫镜,镜中的灵力如流水源源不断地泻出,透支着镜之?#30528;?#30340;生命,德井勉力支撑着结界,头也?#25442;?#26397;楠田吼道。

“妖狐的魂魄就在刀里,只?#24515;?#25165;有力?#21487;?#25481;妖狐!快拿?#21486;?#21898;出它的真名!”

楠?#38210;叛?#20463;身拾起鬼切,轻盈的长刀在入手一瞬间绽放出幽蓝的光辉,强烈的杀意伴着刺骨的寒意深入骨髓,一如她初次握刀时的毛?#20542;?#28982;,楠田心中一惊,身体下意识僵硬起来。

这是逃不开的宿命吗。姐姐牺牲了那么多,坚持了那么久,守护了那么久的血腥重担,终是落到自己身上了。

那边金狐也似乎感应到了与长刀呼应的灵力的危险,灵魂被剥夺?#30446;?#30333;令它满身怨恨,九条长尾呼啸卷起狂风的利?#20449;?#30733;着水镜结界,咆哮着?#20923;?#26862;森的獠牙。

“你身上流着我的血,却背叛?#25671;?#20320;们都是叛徒!我要诅咒你,不,我要吞噬你,让你的灵魂禁锢在我体内,让你在彼?#20923;?#23581;失去魂魄不能超生的痛苦!”

楠田缩了缩脖子,低头望着手中冰冷的长刀。比起妖狐的愤怒,手中冰冷的武器让她更感到难受。

这样做?#26376;穡?#23427;想要的是杀死我们吗?#20811;?#21482;能杀掉对方才能换取和平吗?

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南条看出她的犹豫,轻轻按住她的手。

楠田无助地望进那双温润如水的眸中。

“亚衣?#23614;?#24819;这么做的话,我相信你一定?#24515;?#30340;理由。”

“杀掉妖狐换取自己活下去就是对的吗?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不就是这么做的吗?现在的仇恨不就是那时的恶果吗?”

楠田喃喃地说道,心乱如麻。

此刻Ashe和?#24713;长趣?#32972;着新田和?#26159;?#20239;回来躲进结界内,?#24713;长趣?#30475;到新田昏迷不醒,连忙给她打了一剂肾上腺素,低声说道。

“emi已经不行了,得立刻送医?#28023;?#25105;现在就带她走。”

楠田咬了咬唇,冰冷湿润的?#20013;?#25569;了握手中长刀。

“西木野医院的直升机在外面,你们先走,姐姐拜?#24515;?#20102;,Ms Minami.”

新田惠海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强行醒来,心脏在胸腔中爆炸般急促鼓动,她喘息着往楠田身上倒去,楠田被她撞了满身鲜血,伸手去扶却被新田一把?#25318;?#39740;切,?#24590;怎?#36292;地勉?#30733;?#30528;长刀站立。

“你走,我已经失去彩了,绝不能再失去你。我也是妖狐血脉,手染罪孽...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她身上的皮肉几乎要掉光了,楠田心痛难当,视线亦被泪水模糊,她用力抹了下眼泪,没有后?#24661;?br />

“姐姐...!?#20063;?#36208;!”

“撑不住了...”

德井吃力地维持着结界,咕哝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手中八咫镜应声裂开一条长长的裂纹,盛在其中的灵力便如山洪一般泄下,结界瞬间被妖狐?#27627;选?br />

那口吐寒霜的大嘴旋即扑来,新田以身体做支点,旋身一扭,几乎凝练了她半生?#25300;?#30340;精髓,亦用尽了她的全力,?#19978;?#33267;上一刀劈向妖狐的咽喉。

那一刀快如闪电,妖狐来不?#23736;?#24320;,下意识张嘴一咬,连刀带着新田的?#30452;?#19968;同咬进口中。

“のぞみ!不要!”楠田大?#30333;擰?br />

锋利的獠牙登时洞穿了新田的?#30452;郟?#38271;刀也不甘示弱地割破了金狐的面颊,几乎劈开金狐的下颌的肌腱,金狐放开了新田的?#30452;郟?#38271;刀铮然落地。

鲜血如注地喷涌着,人与金狐的血液融合着共同滴落?#38477;?#38754;的长刀?#24076;?#22914;同?#21307;?#33853;在冰面,长刀瞬间断作两半,封印了四百年的魂魄化作一缕清风回归金狐的体内,而无人知道另一缕也飘入了楠田亚衣奈的体内。

往昔无数的记忆瞬间涌入金狐脑中,金狐闭着眼睛仰天长啸,?#20999;?#22768;既是悠?#38126;?#21448;似悲凉,好似无穷的悲?#20284;?#33633;在无尽的夜风中,听得众人心头俱是一紧。一束冲天的金色光柱应召而来笼罩着金狐,将它沐浴在光芒中。

南条冷眼旁观,看到金狐的情况,本能地感到了金狐正在经历什么?#26432;洌?#26080;?#31455;思芭怨耍?#36830;忙扯了扯?#24713;长趣?#30340;衣袖,朝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27973;吠恕?br />

?#24713;长趣?#21644;Ashe对视一眼,也似乎得到了同样的结论,连同园田海未一起,默契地带着只剩下半口气的新田等人悄然撤?#24661;?#37329;狐居然真的不为所动,任由她们离去。

楠田亚衣奈却突然抱着?#28304;文?#26465;怎么扯她也不动。

南条伸手去抱她,却摸得一手潮湿,楠田流着眼泪,喃喃低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南条不知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眼前金狐身上神奇的异变,令她惊愕地瞪大眼睛。

沐浴在金光中的金狐,兽类的外形渐渐融化,金色的皮毛褪去,?#20923;?#29275;奶般光滑的肌肤,在月色下散发着冷白的光辉。四爪也?#26432;?#25104;人类娇嫩的手脚,细长的?#36963;?#26356;是化作少女娇柔的面容,睁开的眼瞳如蓝宝石般晶莹清澈。

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金发白肤的异族少女,全身仅有及腰的金发遮挡重要部分,好似从教堂壁画中走下来的女神,赤裸的胴体散发着淡白而朦胧的冷光,如一朵夜间静谧绽放的白昙花。

少女凝视着楠田,张了张嘴,清澈的声音少了一份寒冰彻骨的冷意,却多了分少女如水的温柔。

“のぞみ。”

她说。

楠田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金发少女。

金发少女看清楠田的面容,失望地摇了摇头。

“我记得のぞみ的样子,我把她刻在我的灵魂里,你不是のぞみ。为什么你身上有她的气息?”

少女环顾左右,纵使时过境迁,建立在灵脉上的楠田宅在金狐的眼中却没有变化。

“我认识这里,这里是封印我的地方。”

少女的表情突然焦?#30772;?#26469;,漂亮的眉目也紧紧皱起。

“のぞみ封印了我,现在我却出来了,のぞみ呢?”

“她已经死了。”

楠田亚衣奈极力克制着心头涌动的悲伤,平静地告诉她。

“从封印你的那天就已经死了。如今已经过了四百年了,时间洗清了你的罪过,人间再也不会有人记得和你的恩怨。现在你有了新的名字,新的魂魄,你再也不是妖狐了,你的名字是のぞみ,你自由了。”

少女沉默良久,困惑地喃喃低语。

“我是...のぞみ?”

“是,这是她的期?#21361;?#24102;着她的名字,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吧。”

似乎此刻才从楠田话中咀嚼出死亡的味道,少女摇了摇头。

“?#20063;?#26159;のぞみ,のぞみ是被天神眷?#35828;奈着?#26159;天下最善良的人,她怎么会死...”

“凡人皆有一死,のぞみ也会死去,而你会带着这个名字活下去,你就是のぞみ。”

“不要这样叫我!我有名字!我叫!....”

少女沉默着,她审视着烙印在灵魂上的真名,那曾经的真名已被神明抹去,代表着往昔的罪孽也一并消去,只有のぞみ三个字熠熠发光。

楠田往?#30333;?#20102;两步,在金狐眼中如绿宝石般的眼眸凝视着她,那眸中含着它读不懂的悲伤与温柔,她伸出手,温柔却不带一丝邪念地放在少女赤裸的左胸口。

“她在人间早已没有了痕迹,世人再也不会记得她的?#20923;觶?#21487;是你记得她,你记得她的名字,她的样子,她的善良,她就在你心里。只要你活着,她就在你心里活着。のぞみ是希望的意?#23490;丁?#22905;给了你希望,给了你未来。”

在碰触少女肌肤的一瞬间,楠田身上淡紫色的灵力激活了尘封的记忆,熟悉的灵力引?#30002;?#24448;昔温存的记忆流入脑海中,金狐猛地一震,蓝宝石般晶莹的眼眸震惊地看着楠田。

良久,她闭上眼睛,嘴角?#20923;?#24754;?#35828;男?#23481;。

“为什么,力量于我是毒药,我希望自己是只猫,这样或许能待在のぞみ膝头一?#27815;印?#22905;却给了我通天的法力,不怕我再作恶吗?”

楠田摇了摇头,展臂抱了抱她。

“她知道你不是,我也知道。你知道她一直有个梦想,带着心里的她,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吧。”

少女用力搂住楠田,在她颈间眷恋地蹭了蹭,像是朝着那灵魂深处的人刻下温柔的?#38590;浴?br />

“我会听话,我会带着のぞみ周游世界,我会好想好想你。”

谢谢你,再会了,のぞみ和我的后裔。

目送着金发少女重新化成金狐踏风离去,楠田才克制不住地哭倒在南条怀中。

“我们?#21363;?#20102;,のぞみ封印它,不是为了杀了它,而是为了保护它。我们却浪费了のぞみ的心意,平添了这么多的罪孽!我们应该是保护者而不是杀戮者!”

南条不知道楠田情绪波动的真相,只得轻声安?#20426;?br />

“我知道你尽力了,你已经做得很好。”

楠田用力摇头。

“一点也不好,要是我早点知道真相,他们就不会死!のぞみ她...!”

她低下头,将软弱藏进南条的肩头,泪水打湿了柔软的衣?#24076;?#23558;悲?#35828;?#28201;度烙在她肩上。

“她留了信息给我,若是?#20063;?#36867;避楠田家的命运,我一定能早点知道真相。她用魂魄抹去了えり的真名,她把自己的未来给了えり,可她自己...她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啊!她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她一定很失望,我是她的后裔,却没有她半分温柔与勇?#25671;?#25105;好?#21387;?#20026;什么要把真相告诉我,为什么只有我...”

南条轻轻握住她的肩膀,把哭得快化成水的女子从怀中?#22363;?#26469;,温柔地望着她。

“你还有我,虽然说这些话很自私,但我觉得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

一些补完:

金狐的真名是えり,?#30528;?#30340;名字是东条のぞみ。

当年九尾妖狐不容于世间的妖怪,它是从北方来的妖狐,将寒冷也带来了,那年的樱花六月才开花,自然是对人类产生了影响,从而和人类产生冲突,但人类法力不济,反而被金狐杀了很多人,金狐因此被阴阳师与神道教集体讨伐,?#30528;?#20026;了保护金狐,便用御神刀封印了金狐。她知道金狐的罪孽,本应该得到?#22836;#?#20110;是用自己的三个灵魂作为咒印,抹去了えり的真名,将她的妖格抹杀,抹掉了她的过去。但同时,又用封印保存了她的魂魄,使她重生,又将自己的名字赋予了金狐真名,给了她未来。

这一?#25758;?#20316;,可以说,?#30528;?#25273;去了妖狐罪孽的过去,也把自己的未来给了妖狐。

代价就是?#30528;?#30340;魂魄消耗殆尽,再也不能往生轮回了。楠田作为?#30528;?#31070;血真正的?#22363;?#20154;,在解放封印的时候,也获得了?#30528;?#28789;魂的碎片,?#22363;?#20102;这份记忆。但她知道,?#30528;?#24182;不希望妖狐知道这一切的真相,选择自己独自承担,并没有告诉妖狐真相。而是告诉了妖狐?#30528;?#23545;她的期盼。

这里妖狐出现了一句台词,说它想成为一只猫。那几乎是她那个时候的梦想了。(当一个人畜无害的存在,永远和希在一起。)

这句话,楠田也听三森问起过。

三森是在和彩分手的时候,听?#38477;?#37027;句话。

彩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想什么呢?

觉得自己锋芒太过,若是进一步发展会伤害三森,所以放手。

还是那个时候,是妖狐占据着彩的身体,影响着彩的思绪,同三森说的那句话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0o.冰雪.o0
0o.冰雪.o0 在 2019/05/03 22:12 发表

看到這裡,依舊是?#27973;?#21916;歡作者的細膩設定,每次都看得很開心
感謝不斷持續更新如此好的糧的樓主w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混合过关8串9 最好的排列五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软件 新疆十一选五爱彩乐 360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彩票销售淡旺季 3d信彩网心水论坛 新疆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一价格 彩票投注工具 黑龙江十一选五历史 1900模式彩票平台 曾道人透码三中三 支付宝爱彩乐 下载今天青海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