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失误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28 01:51
点击:215
章节字数:24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名为“身体”的物事对周遭感觉仍然清晰细致,她的肉体在终梦中无止尽地下坠,速度片刻就快得她无法忍受,冰锥刺扎般的痛楚和绝望从肉身的每一寸侵袭过来,从心尖流失的生命力无法挽回,嗡嗡声在脑中疯狂地混响。

她自虐般地闭上气,祈祷最后的痛苦快些结束。


那个女人,那个“她”无动于衷。


明明刚刚还温柔以对,与她相扣的十指传递过来坚定安心的力量。?#19978;?#22312;手虽牵着,情绪却全部被她收回。


果然?#21364;?#22905;?#35828;?#26045;予,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



当她喉间渐渐漫溢死亡的血气时,指根猛地却被对方狠狠捏住,周身瞬停,后背堪?#20173;?#22312;坚硬地面使她几乎如散了架去。她痛呼一声,发觉自己的声音竟有了中气,丧失的暖意被谁强硬塞回了五感六脉,心脏被起搏,血液也喷张涌动,在她的脉管中似是欢快的河流。陆北萤要睁眼,却被耳边突如而来的叱责声吓得再度紧闭。


“给我闭上!”


似乎就差问候她全家的极端愤怒。



温?#27604;?#22905;,胆都要被这女人强大的气场吓破了,她不得不提醒自己刚刚一切温和的对待只是演戏,只敢紧密双眼凌空稍稍点了几下?#32321;?#31034;服从。她的脖颈刚能自如活动,前后荡得有些滑稽,紧接着那柔弱如?#30636;?#30340;颈子后边有了依靠,膝盖打弯处也被托起。陆北萤被那女人横托着跃向上方,比片刻前下落的速度更快,目前一片暗色被上升所受的阳光染成上眼皮血液的暖红,她们在空中移动着,陆北萤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方式,她不敢看,只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仍慢慢流入的元气使她感到好奇而欣喜。



凌空的时间?#35748;?#35937;中要长,陆北萤心思细腻,能体察到女人瞬时的怒气很快消散了去,就如感情被强大?#30446;?#21046;力遏制一般。不过陆北萤仍不打算问任何缘由——从这?#35828;?#36523;上感受不到威胁和恐怖就足够了,她认为没必要去探究原因,而在她顺从的静默之下,女人仿佛松开了些坚持般先开了口。


“在我?#24515;?#20043;前,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开眼……安静点,睡着最好。”她简单嘱咐。


陆北萤从嗓子里轻轻应了一声,乖巧如失羽的鸟。




C级C-Z30890号文件:

何华,女,1968年生人,性格强势多疑。因疑心第三者破坏其家庭与其丈夫发生肢体冲突,颈部受伤。特派C7级江墨文前往。


(附个人信)C级-苏永劼:小江,虽为Z阶普通任务,但由于C?#24230;?#25163;不足,事态紧急、临危托付,望顺利归来。





蒸闷的暑气充斥了屋子——是碰壁回响的家具挪动声叫她意识到身处的环?#22330;?#34987;当做尸体处理一般平放在床,而后女人没再说一句话就出了门去。陆北萤安然躺着,期望能按照她的指示顺利睡着,可手指能隔衣触摸到的弹软肉体不同于两年间的泄力衰弱,腹部也再无疼痛凿绞,鞋头里的脚趾?#37027;那?#36215;又松开,松开又曲起:比刚刚梦境中可以自由活动的身体更有生机,甚至散发出自己早已经陌生?#35828;模?#23569;女恬淡温馨的气息。


她狂喜、?#23545;茫?#24680;不得跳起来原地蹦?#20808;?#23610;,怎么能入眠。



热气熏着她,汗珠从光滑闪泽的洁白皮肤中渗出,仿佛炫耀着新得的生命力一般晶莹点点缀在她额头鬓角。帘子好似没拉,窗间穿过的日光打在她眼睑的位置,能感受到一片炽灼。她鼻息随热意滞了?#20572;?#33258;己看不见的面颊?#37027;?#27867;起淡红色来。如同还未患病时在家小憩的午间时光,可以肆意睡到背颊湿润、口干舌燥为止。起床时,妈妈会早给她?#24613;负梦?#27700;,叫她喝了快去学校。


妈妈……梦里的刘筱。


我永远离开妈妈了。




是啊,是江墨文?#21019;?#22905;走的,她从喜悦中渐渐回神,惊觉刚刚那梦境的一切?#21152;?#30528;含义。生与死的抉择在乎她的想往与坚持,她松了刘筱的手看她?#24230;ィ?#20041;无反?#35828;?#36861;着“她”的背影而去……“她”,只是一个象征吧,年少喜欢过的人、不敢言说的爱恋都糅合到“她”身上,那是带刺的诱惑,刀尖上的邀请,而那女人,便负责扮演了这个角色。


江墨文,是她的本名吗。


也是死去的人吧。






时间在无法动弹的煎熬中过得极慢,门外一时有隐约交谈人声,一时又鸡鸣狗吠地乱作一团,她谨记着江墨文的话,被束缚在这床上尸体般直挺挺不敢动弹,而直到日头都斜下去,气温低落为止,木门嘎吱一声终于缓缓开了,是女?#35828;?#27668;息向她而来。


陆北萤指头激动地勾起一下就想睁开眼,可江墨文极速靠近,一片微湿的?#20013;?#30422;在她的双目,语气坚定地嘱咐:“不要看。”江墨文的声线淡雅,甚至有些普通,轻语如海水之上纷腾的白色云雾,可?#20405;?#19979;,却始终还是黑沉深邃的大海。



“你……”陆北萤鼻翼轻动,犹犹豫豫着,纠结要不要点破对方的处境——湿润是刚清洗过的缘故吧,毕竟血与汗薄薄的味道,在她卧床不起的两年中已被体味太多?#21361;?#22905;终于绕开话语的锋芒,试探地问,“受伤了吗?”


“没,”她语气平静笃定,陆北萤毕竟是十?#32622;?#24863;的,听出那单字中含着一般听者觉察不出的些小轻蔑。


那就是别?#35828;?#34880;吧。陆北萤虽已是亡人,但面对着屋外未知的惨相还是禁不住颤抖了身体,杀戮在江墨文身处的世界里这样普通吗?她为何杀人,为何此时的自己仍对杀人者毫无恐惧,她一时也搞不清楚了。


“走了,”江墨文语调?#25351;?#20102;和气,将她拉起来站着,周围气场瞬间波动改换,气温宜人,?#29031;?#28201;柔,地面成了砖凹凹槽槽,她唤陆北萤,“可以睁眼。”


猛地被日光扎了瞳孔深处,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急忙转头去看,身侧女人是比她?#21489;?#21322;个脑袋的匀称身材,并不认?#24230;从?#26790;中熟悉的脸,上唇薄,下唇丰,没有梦中那么美的妆容,只是亮色的汗水作为点缀。衣物与肌肤干净,黑发被汗水黏连在颈侧皮肤,耳后到胳臂是力?#25954;?#26009;的坚毅线条,让人感到安心。



女人没碰她?#36286;粒?#22909;似也不是被嫌弃,但陆北萤说不上是为何,只觉得对方不想接近自己。江墨文看着畏事柔弱的她,眨眨眼貌似自然地弯了嘴角例?#27844;?#20107;解释道:“你生病死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这她大概都明白,只是中间那一段被略过的部分,江墨文似乎不打算解释。


那就不问。陆北萤几乎是瞬间决定了对策。



“小江!”


“江!”


两道呼唤同时自背后而来,与这对江墨文的称谓不符的?#29301;?#37027;是幼童与少年的声音。陆北萤惊异回头,目之所及是一个穿着古旧棉衣,编着长寿辫的男孩,与现代打扮、卫衣球鞋的少年,他们个子都不高,似要糖果一样围在江墨文身边,貌似对初来乍到的陆北萤一点兴趣都没。?#38181;?#30340;面容是六七岁的样子没错,可那上面摆满了面对年轻人教导的意味,开口一句小江,他笑着,童稚声线的语调老陈到令人觉得怪异,甚至产生恐惧。



“你失误了啊。”


开个尸体派对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凳牵?
排行?#29301;?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介绍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百宝 安徽快3二码遗漏 单数中特是什么生肖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2019324 江苏省民政厅福彩中心 大乐透下期试机号码 福建十三水 PC蛋蛋20计划专家 快速时时彩计划网 32张牌九实战绝技 史上最准平特三连肖高手论坛 福建31选7走势图两 快3历史 北京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