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刚刚开始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29 08:12
点击:752
章节字数:21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游戏线进行到大半,留下可选的支线卡牌所剩不多。几人不?#19979;?#25442;抽选权之间,剧情的残酷和真实显现出来。


夫妻离婚,老人病危,孩子远走他国求学,舅舅出狱无法融入社会……太过悲惨。伞木女士拿起“幸福人生”为名的游戏棋盒子,细心翻看盒底,撕去了减价贴纸,果然,原本印刷着16+的标志被遮去了一半。

话说,叫什么“幸福人生”?活脱脱一出家庭悲剧。

她在心里强烈吐槽,可看着四个孩子还是精神奕奕等待着结局,犹豫一下,不忍打断。这现实向的游戏叫他们不断刷新着认知,亲身表演的趣味又使他们不能自拔。时针渐渐走向十点,两位“老人”已经因各自的病情被停止活动十轮,暂时失去了参与资格的伞木女士搂?#29260;?#23376;的腰,眼帘弛软,目光晕染出暖色,霙窝在她肩侧皱皱?#20146;?#21628;出香甜?#21442;?#30340;气息,似乎也与她一同犯困了。



叫他们早些睡吧,她昏昏沉沉地想。



<舅舅与妈妈回老家探望,爷爷感到欣慰,体力+10>


小羽被炉的温暖中跳出来,似颗小铅球一般砸到哥哥友幸的胳膊上:“回家咯!”对方哎呀一声:“小羽你轻点儿嘛。”总是按动着双簧管银键的优美手指进一步拨乱了妹妹的柔软头发——那大手可称为优美吧,皮肤没有一?#21487;撕郟?#25351;甲短而精神,透着霙一般的素静气质。



“老妈,体力够抽牌了,快点快点!”友幸期待的声音?#34892;?#20102;伞木女士的思维,她从嗓子里嗯了一声,懒懒地直起身来,手伸向属于“爷爷”的最后两张支线卡牌。霙随着她的挪动也?#26197;?#28165;醒,盯着她的动作,好似等候了一整晚的节目在晚会的末尾终于要登场。

她猜测那会是悲?#35828;?#32467;局,就算孩子们浑然不觉,以这游?#36820;?#24605;路,爷爷和奶奶终究会?#20808;ァ?#31163;去,只留下……


<珍贵的纪念——爷爷?#39029;?#20174;前的录像带,一家人观看,回忆往昔时光>


“咦?意外的平淡?”

还?#34892;?#31119;。


聪敏的伞木社长被这莫名其妙的游戏棋耍了一般诧异不已,她与霙相觑,眼神交流着同样的莫名。二人几乎同时看向另外一张牌,好奇那之上的另一?#32440;?#26524;,可孩子们欢?#32456;?#36215;,根本未给她们机会去走神。



两个女儿已经一边一个缠着哥哥要录像带了,友幸平时一点儿哥哥的待遇都没,此时终于能摆起架子,尽管半长的黑发被小羽扯住,头歪着不甚滑稽,他还是努力?#39318;?#31070;秘着说:“嗯……那个时候只有哥哥我在场哦……那可真是……”话虽说得自信满满,实际上他也不知从前的录像带被老妈和妈妈收去哪里。


“哥哥!”连乖巧文静的小翼都随小羽一道控诉他卖关子。


响子在桌上支起了胳膊,小小的身体前倾,目光熠熠地对着更明确的目标:“伞木阿姨,铠冢阿姨,我想看。”响子和丽奈一样,总是一针见血直奔主题,可她面颊柔和并不十分强硬,又好似久美子的松弛生动。


会有久美子妈妈和丽奈妈妈吗?响子思考着,好奇心使她兴奋到按捺不住。


“已经很迟了哦……明天还要早起。”希美?#34892;?#28902;恼地环视着本该入睡的孩子们,话语间透露着委婉拒绝,却得到一圈惨兮兮的请求目光,叫她哭笑不得。霙,在身侧用脸颊蹭了她的耳垂,手贴上她手臂内侧的皮肤,黏黏的轻和声调涩然吐露:“……难为情。”


希美却改变了主意。


孩子们还根本不知那时候的霙是怎样的美。


“我,?#26197;?#26377;点想看。”希美以上扬的安抚声调提出了自己的愿望,早已为人师表气?#30830;?#20961;的霙,此时却敛去所有光芒,只余浅淡的温和与娇羞在周身。她无法看到希美眼中的自己,自以为怯怯难堪的点头同意,却叫希美立即自心底生发出爱怜和呵护的欲望。


她只想更温柔地对她,挡住袭向她的风沙,仔细擦拭她的花瓣,为她送去最清冽纯澈的水泽……

然后收获她最美的样子,只静静观赏便足以心荡神驰。




碟片被无声轻柔地送进影碟机,指示灯?#20102;?#20102;黄光。投影开启的一瞬,机器运转声响,而居室灯光在希美手下尽消,孩子和大人都蒙在黑暗里,上方是直射的光束,小小?#39029;?#20110;那光中漂浮,如她们平静悠然的生活。



“呐哥哥,里面?#24515;?#21527;?”小羽在画面仍载入?#30446;?#38553;瞧瞧?#26102;?#30528;她的友幸,她的头顶被哥哥的下巴抵着,转身抬头,友幸的上下牙就受了外力磕在一起,疼得他呜一声惨道:“有,有,你快坐好哦。”小羽哦了一声,毛?#20857;?#30340;睡衣才不再随着她不老实的腿脚翻动,响子和小翼坐得规矩端正,可那紧张盼望的情绪却被吞咽唾液声暴露无遗。


墙壁画面的光,点映在孩子们瞳仁中,也映在希美和霙的双目,似?#20146;?#27969;回?#35828;?#27700;波,似是月下随风的薄云,似是散落宇宙的星系……只有她二人和友幸看过的碟片,经年再次欣?#20572;?#21035;有感怀的滋味。


那是她们的婚礼纪念。



是乐器制造会社的社长,是大阪音大的双簧管?#38469;Γ切?#23130;的爱人。


画面晃得人头?#21361;?#20960;个熟悉的人?#21543;?#36807;,稚气满满却活泼的童声从镜头后边窜出来——


“明日香阿姨!优子阿姨!桃沢姐姐!看这边,”小手的指头晃过画面,“哎呀,怎么是录像模式。”

还未看清她们的样貌,画面就消失了,陷入黑色的静默。


“是哥哥!”小羽捏紧了拳头,好不开心地叫出声。


友幸答应着她,一边留意着小羽?#19968;游?#30340;拳头,一边为小时候的自?#30418;?#36199;。纵然当时自己百般央求,这段失误还是被老妈特意剪进了开头,妈妈一本正经支持着老妈,说这是友幸珍贵的回忆,噎得他无话可说。


“没啦?”小羽急问的同时墙壁再度映了画面,与之前的粗糙摄影手法不同,目之所及是柔?#20857;?#25670;的一角,?#23576;按?#27969;着忙碌的人群。对三个女孩来说只是耳熟的欢快乐章渐进而入,友幸,在黑暗里同她的母亲们不约而同地绽开了微笑。


那是第一乐章的利兹与青鸟。


孩子们,这才刚刚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提前更新了
再不构思车,恐怕没得开,心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利姆鲁
利姆鲁 在 2019/04/25 10:49 发表

又又又更了

兜兜儿
兜兜儿 在 2019/04/25 00:18 发表

赶上直播!

显示第1-2篇,共2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