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故人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4-25 21:04
点击:72
章节字数:33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李灵犀的前半生尝尽了甘甜?#20102;?#28363;味。

十七岁之前,整个青山外由着她玩闹任性。她在十七岁的时候出嫁,后来又成为了丞相夫人,可谓是极尽荣宠。

当年李灵犀的叔父过继了一个男孩给李归鸣,取名做李灵晟。李灵?#23665;?#30528;长姊的权势,娶了平安郡主为妻,整个李氏家族扶摇而上,风头正劲。不过,昌平十四年的事情发生之后,平安郡主变疯,李灵晟被贬,朝堂的势力被洗盘。后来吴丞相病死,吴家绝后,李灵犀便离了洛京,回到?#35828;?#20964;,重新经营起了青山外。

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李灵犀知道自己变老了,老?#35828;?#26102;候就会分外怀念过去的故事。她想起幼年时,母亲,父亲,方姑姑,赵姑姑,他们每个人都还在。过去自己不懂得的事情,如今都懂了。

冬天的时候,她看着结冰的繁春湖,想起当年赵姑姑就是坐在赏雪亭里看着自己玩闹,她抚摸着手腕上的双跳脱,会遗憾这对漂亮的玉镯恐怕要同自己埋进泥土里了。

大概总是有点寂寞的,小时候养在身边一段时间的李筹予远在洛京,已经很久没有回来看看了。

所以李灵犀听到洛京来客的时候,很愿意出来见一见。她隔着珠帘看那个低头喝茶的女子,雪白的绣球花一团和气,李灵犀看着这幅画面,想起了自己还在闺中的时光。

当她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地抬起头,李灵犀大惊失色。她惊疑不定地看着这张脸,这个人也叫赵眇然,长得和赵姑姑几乎一模一样,连眼角泪痣的位置都一样。

但是这个赵眇然如此年轻美丽——

李灵犀被侍女扶着坐在眇然旁边,眇然看她坐下,自己这才坐下。李灵犀凝视着她的脸,眇然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问道:“夫人,我的?#25104;?#26377;什么吗?”

“姑姑从来没有说过她的事情。”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眇然?#38393;?#30097;惑,觉得李灵犀可能?#21069;?#33258;己当成了别人,便不动声色地顺着她的话道:“我知道的也很少。”

李灵犀动容道:“所以,你是来寻找答案的吗?”

眇然思索了一下,决定不按刚开始的计划行动,她谨慎地回答:“是。”

李灵犀道:“这样来说,你大概是她的后人了。”

她是谁?难道是和自己长得相像的女子吗?可是眇然从来不知道自己家里和吴丞相有什么牵连。

李灵犀看着眇然觉得亲切,留她吃午饭,?#24895;?#21416;房去做菜。李灵犀道:“让厨?#30001;?#20004;条湖里刚捞上来的鱼,新鲜。你也爱吃鱼吗?”

后面这两句是对眇然说的,眇然?#38393;?#26377;些诧异,但?#25925;?#28857;点头,道:“我的确?#19981;?#21507;鱼。”

灵犀展颜道:“我一看见你,就想起她来,昨天?#19968;姑?#35265;姑姑们带我去看梅花,想来是有所预感,这不今天你就来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的父?#29976;?#35841;?”

眇然转了转眼珠,道:“夫人就这么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吗?”

灵犀一边摇头,一边伸出手指去碰眇然眼尾下的泪痣,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能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相似的人。如果说你是她的转世的话,未免有些荒唐——”

话还未说完,李灵犀顿了一下,她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就算真是血脉?#22363;校?#20250;有这样相像的人吗?算一算时间,如果真的是投胎转世的话。李灵犀惊颤地缩回手,她想起了赵眇然给自己讲过的那个故事。

李灵犀知道赵姑姑每年?#23478;?#21435;洛京的月老祠,后来自己生活在洛京,也去那间月老祠看过几次,赵姑姑曾经在树上挂过姻?#30331;?#20256;说许愿得到实现的情侣,会保留前世的姓名和容颜。难道这不只是传说?

“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青妩的女子。”

青妩?赵眇然似有所动,她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碎片一样的记忆从眼前飞过去,一片也抓不住。她抬眼看着李灵犀的眼睛,缓缓摇头。

李灵犀有些伤感地看向窗外,一?#33618;翊又?#22836;跳下来,很快飞得便不见踪迹。她碰了一下手腕的双跳脱,转过头来道:“你来青山外,是有别的目的。”

眇?#25442;姑?#24819;好怎么回答,有人在她身后道:“她是晋王的人。”

来了,眇然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她拿起茶盏喝了一口水,这才道:“朱道长身在六尘之外,还管这些闲事吗?”

朱云深掀起珠帘,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他没有看眇然,而是有些悲悯地看着李灵犀,道:“前尘尽散,故人不识,吴夫人可?#20999;?#26377;戚戚?”


朱云含又做了那个梦,一个人坐在石头上的孤零零的沈言,被大火?#30415;?#30340;屋子。不过这次她的梦里,多了大雪里倒下的朱云深。

她从噩梦中惊醒后,独自一个人在床头坐了好一会儿,?#32531;?#20174;枕头下摸出竹签,上面写的是“归去青山无踪”。

不知道师兄在丹凤怎么样了。云含摩挲着竹签,恨不得把竹签折断,借此折断梦中的命运。她和朱云深,一个可以看见未来,另一个看见的却是过去。可是无论他们能看见什么,都看不清自己的路。

这次她们被留在宫中,不知?#20999;?#26159;吉,就在她?#20146;?#22825;要走的时候,皇后把她们留下,让她们去医?#20301;?#19978;,娉宁公主更是缠着沈言要学道术,两个人不得已耽搁了行程。虽然云含不喜李筹予,也不得不承认李筹予让她们快点离开是对的。因为云含从这平静无波的皇宫里,感受到了暗流涌动。


沈言撑着伞经过冷宫,忽然停了下来。她伸手碰了一下雨水,抬头去看这处灰暗破败的宫殿,曾经的碧瓦飞甍如今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她抬出一根手指,指尖泛起莹莹的光。李筹予和她在这里取走了玉食草之后,就派人来这里清理了夺魂钉,但为什么这里的阴气?#25925;?#36825;么重呢?

太子和皇后想让她们医?#20301;?#21518;,经过云含悬丝诊脉,发现皇上的体内也有异样。这两天沈言在宫中“闲逛”,发现皇上最宠爱的那位段贵妃,也就是晋王的母妃,她的住所离这座冷宫特别近。段贵妃的身体非常健康,这有些异于常人,更异于与她朝夕相处的病重的皇上。

沈?#36828;?#33258;走进了冷宫,她没有提灯,全凭着手指上一点荧光看路,她在院子里查看了几圈,甚至去那口井边转了一下,没有发现异常。沈言走到?#35748;攏?#25226;伞?#24615;?#38376;口,走进了宫殿里。宫殿里到处都是蛛网?#39029;荊?#38452;森森地没有任?#20301;?#27668;,沈言把手指晃到柱子前,在朱红柱子上看到了血迹。

沈言觉得没有什么发现,正打算离开,角落里有东西突然扑了过来。沈言迅速地把两仪剑拿在身前,手上烧了一只符,火焰中看清那是一只硕大的老鼠。老鼠见了火,吱地一声窜到了别处。沈言在火光中看清了前方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

她走的近了,发现这竟然是一截手臂的白?#29301;缓?#22905;抬起头,看见阴暗的房梁上悬挂着十几具尸首,应该都是?#25442;?#29983;生吊死的。沈言把两仪剑刺进柱子里,借力跳上了房?#28023;?#22905;立在梁上蹲下身,本想查看一下尸首,却被木?#20309;?#24341;了视线。她把手指点在木头上,整条房梁如被点燃的长绳一样开始发亮。原来这间宫殿的所有房?#28023;?#22312;建筑之时就被凿进了夺魂钉。

沈言表情出现一些波动,头顶的屋檐砸着?#35813;?#30340;?#26207;?#22842;魂钉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开始兴奋。她翻身跳下去,看着梁上泛起的阴森的光芒,如果不是今天被她发现,这里的秘密要藏到什么?


“太子为什么不见我?”

“李公子,太子正在陛下身边侍疾,没空见人。”

“那皇后呢?皇后为什么不见我?”

“皇后娘娘说了,请李公子安心准备娶娉宁公主过门,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公主的婚事更重要了。李公子请回?#20254;?rdquo;

李筹予叫住就要离开的宫女,问道:“那三清观的两位道长怎么样了?不让我见她们,可以。那她们的情况总能告诉我一声?#20254;?rdquo;

宫女低眉顺眼地回答:“两位道长安好,李公子不用操心。”

丁管家看着李筹予的神情,等宫女走远了,低声道:“情况好像不太对。”

“太子,太子,他是要做晋王手里的刀吗?”

丁管家道:“后日便是夏祭,裕王那边出了这?#21019;?#30340;纰漏,导致太子失去了控制,我们应该怎么办?”

李筹予看着在自己面前合上的宫门,阴沉着脸不说话,一甩袖子往回走。丁管家跟在身后,道:“眼看裕王是不行了,我们只?#36763;?#26465;路可走,要么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么斩断裕王这条臂膀,养精蓄锐,还待明日。”

“第一条路,我?#20146;?#19981;通。云深那边的准备?#22993;?#20570;好。”

“那就走第二条路,我们?#35748;?#25163;为快,到时候不至于被反?#20254;?#21482;要晋王和太子不知道我们手里的?#30528;疲?#32763;身是迟早的事情。”

李筹予思索着计划,缓慢而坚定地点头,道:“目前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舍弃一些东西,公子,首先要除掉的就是她们了。”

李筹予停下脚?#21073;?#30385;眉道:“不?#23567;?rdquo;

“公子——”

“如果被云深知道,他是不会答应的,更可况她们根?#20037;?#21442;与我们的计划。”

“她们的确没参与计划,但是公子你把她们卷进来了,晋王也把她们卷进来了,不是吗?晋王为什么会动这无关紧要的棋子?如果她们被晋王利用了去,毕竟,云深公子说过,他至今隐藏的那个最大的秘密,与这两位——师妹,有关联。”

“你也知道云深的脾气,如果被他知道——”

“他不能知道,也不会知道。”

李筹予袖子下的拳头握紧,他冷淡地瞥了一眼身后的宫?#21073;?#24930;慢地道:“到时候见机行事,如果真的不能?#20154;?#20204;出来,记得找最厉害的杀手,做的干净一点。”


晚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22993;?#26377;打赏记录
jac135689
jac135689 在 2019/04/25 18:00 发表

封面更新了!謝謝更新~ 多喊姑姑神助攻!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