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北萤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25 21:33
点击:196
章节字数:36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呜——”

老式绿皮悠悠慢慢地行着,轮缘一下一下砸着铁轨,汽笛在天国般遥远的地方响了一声,又尖又利,震动了她的耳膜。睁开眼,随着列车微小而规律的起伏晃动的躯体?#34892;?#26080;力,就像被列车摆布着似的。她不?#19981;?#34987;掌控的感觉,但此刻时空闲适安逸,北萤无意计较这些。

漆黑?#30446;?#38388;里呆了一会儿,不知是肚子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起身下床。

室友们都还在睡。

“偏偏肚子疼,还想多睡一会来着……”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她利索地揣上纸巾,轻手轻脚出了寝室。

像从母亲的腹中刚出来一般,习惯了寝室的温暖黑暗,穿?#30830;?#20415;弄得她一哆嗦,紧着棉拖外的脚后跟开始,由下而上起了一身的粟粒,腹部,意料之中钝痛一下。“嘶……”她捂紧了肚子加快步伐。


“?#21462;?rdquo;


是熟悉的声音。

声控灯照亮那道身影,色彩反射进陆北萤的瞳仁——黑的装束,有点紧身了,黑发深眸,见了来人凌厉的眼光就扫过来:“啊……北北。”随之几不可查地弯了眼角,目光转为温柔可亲。


如沐春风。


那声北北更像是模仿着她室友叫她的语调,唤出来时还带着一些犹豫,不过北萤不在乎。

打动人心的事情会让一个人忽略其他所有细节,比如那语调里夹杂的陌生,比如那人头上的汗珠,比如自己的腹痛。

且不说那声北北,在走廊与她相遇,就已经是很开心的事情了。


“起这么早啊。”

“排练。”骨节突出的手指转动着钥匙。

“哦,新年晚会啊。”

“恩。”


陆北萤笑了一下,继续往前走,擦肩,是不敢与她擦肩的,但偏偏于同一水?#36739;?#30340;位置上,列车猛地?#25442;巍?br />

陆北萤稳稳站住,江墨文却不受控制地扶住门,汗珠几乎从额头飞出去。


压抑地喘了下,那喘声却是陆北萤陌生的。


“没事吧?”她揪紧纸巾,向前探了一步。

穿?#30830;?#21448;?#31890;?#27743;墨文伴着舒心的凉爽深呼吸,轻松道:“没事,就是不太习惯……早起练习。”


陆北萤点点头:“恩。”

分寸,无话可谈时适可而止。这点,陆北萤很清楚,要时刻铭记于心。


于是擦肩而过。



“呜——”汽笛再次明亮欢悦地叫起来。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前方到站,D12补给基地,请下车的乘客不要逗留,10点,列车门会准时关闭,次回到达此站时间为,5,年后,请于规定时间前返回,谢谢您的配合。”


“D12到啦!朱朱起床!喂!”刘筱大力拍着隔壁床的栏杆,震感都传到陆北萤床上来。

“刘筱,轻点儿。”陆北萤讨厌被一切震动之类的外力摆布的感觉,温顺如她也不禁抱怨。

刘筱放弃熟睡的朱柒,转过来?#26032;?#21271;萤,指抓着手机屏幕探进床帘,在她眼前上下晃着,热烈道:“北北,我们去看枫叶吧,D12的枫叶,你看,上一趟列车的乘客前天发的?#35745;?rdquo;


“叮。”陆北萤的屏幕亮了。

江墨文:借摄像滑轨用下?晚会负责人拜托的。


陆北萤撩开床帘穿鞋:“好好好!”刘筱就殷勤地帮她把背包拿好。上次在D12停靠时,北北生病错过了枫叶,她料定这次北北会陪她一起。

陆北萤叹气道:“那个包太重了,别带了。”刘筱却不依,表情?#34892;?#24618;异的倔强:“那我帮你背!”

“别带了,用不着啦!”陆北萤坚持。


刘筱少见地失落了一瞬,她目光空洞又哀伤,嘴唇勉强勾着,盯得陆北萤直发瘆,口中喃喃着:“……恩,是用不着了。”第一次见她这样绝望的?#25104;?#22905;突而慌?#36965;?#24515;底似被利爪陷入。想要安慰她,想要迁就她,可不知为何,她着实觉得那背包,再没有?#20040;Α?br />

可刘筱扬起脸,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有什?#21019;用?#38388;消散了,还是那个生动的刘筱。

“走啊!”刘筱看起来太快乐了,五官?#21152;行?#31505;模糊了。



走吧

我的母亲

为我

?#36127;?#30340;行装

都不必再带上

……



为晚会准备的节目自然少不了朗诵社,此次的主体是什么呢?#21051;?#36215;来是关乎亲情。

“朗诵的,别排练了,下来看枫叶啊!”刘筱高大的身躯在低矮的车厢走廊里穿行,像撒欢的羚羊被关了太久,急需自然的风、太阳、雨露的滋润。她伸手就刚巧触?#36739;?#39030;,用力敲了几下,也不知排练朗诵的同学听不听得见。总之她们的朗诵声,随着陆北萤和刘筱的奔跑越来越远,模糊不清。


陆北萤瘦小柔弱,步伐也比不上刘筱那样快而大,她想喊刘筱慢一点,却突然发现手里没有抱着摄像滑轨。


我明明带了……呀。

忘了吧,可能。


我得回去拿。她这样想着,慢了,停了脚步。


“刘筱!”她没有在意对方的答复,只是一心要达成“她”的请求,“我回寝室拿个东西!你先去哦!”刘筱头也?#25442;?#22320;没了影,她想,刘筱总是温良大度的,应该是没生气吧。


北萤回过头,回转身来的速度?#34892;?#24930;,不知何时,不知是谁将窗帘拉开,阳光已然准?#36127;?#20102;——将车厢中激起的浮尘?#25104;?#28176;染的光晕。太亮了,白色从整个视线强势地灌入,扎着神经,大脑发出信号,痛,快闭上眼。漂浮、激荡,陆北萤感到自己的一呼一吸?#21152;?#23427;们相生相伴,她多希望它们也有生命,这样或许……


等等……


“陆北萤!”

谁的声音?迷糊之间眼前人影晃动。




深呼吸。


有点冷。


刘筱呢?

积了许久许久的褐红色枫叶,深层的或许已经化作泥?#31890;?#26641;下那人放下什么东西,压出蓬松的细小噼啪声,啊,是自己的摄像滑轨。那人将秋日里干燥的发束起来,发尾附在?#25104;希?#20877;扬头,马尾好像没有重量一样飘荡。回眸,陆北萤看到上天凿刻的灵动又颓倦的眉眼鼻梁,半启的唇合上,是石榴籽的水润鲜红。

“下来吗?”她问。

对身体的感受很清晰,陆北萤感到自己点了头,看到自己的脚尖,白色鞋头向前一探,整个人如同她的马尾一样没有坠感,下落的过程,脚掌稳稳踩在枫叶绒毯上的过程好长好长,让她觉得自?#21512;?#19968;只鸟,轻盈而自由。

她看了眼前人,白色的,松垮的秋日装束,眼窝深陷处是简淡的大地色,眼?#27493;?#27611;刷得卷翘,上唇薄,下唇丰,石榴红,笑肌先动牵了嘴角,橘调腮红飞扬起来,多么漂亮的一个人。


江墨文走近前,她身后天空的云?#31034;?#20495;忽间飞去远远的天边,向着遥远的一点齐聚,升高,铺匀,漫散的天光渐渐随风把天映?#21486;?#34180;?#21486;?#28145;蓝。她没有回头,陆北萤却惊叹着那景色,太美了,但美是美,却是可以预料的,北萤感到,在云的远方,光的远方,会下一场瀑布一样的雨。

是不可能的景色吧。可她深信不疑,此时?#35828;兀?#21457;生的一切都是真实。




“走走走走走!去看!”江墨文揪住了她的衣袖,和外表也很贴合的颓倦语调在她耳边急促起来,混出一种温柔的感觉来。跑起来犹如月球漫步,慢动作让思维也迟钝了,奔跑的风让墨文的发拂在她?#25104;希?#24515;里响起了钢琴键的叮咚声,是哪首曲的旋律,揪起一点点悸动的情绪——心脏还在,心是会动的。


“刘筱在哪儿啊?”她跑着问。

“她去帮忙布置舞台。”墨文跑得冒了汗,气喘着说。


一块石头在心里稳?#30830;?#19979;了,刘筱很好,就放心了。


“你累不累?”陆北萤意识到什么,扫了一眼她的汗水,担忧着。


“没事啊!”墨文回头笑,?#25351;?#20102;轻松,手放开,又出人意料地紧紧抓住她的小臂。

陆北萤的心脏都要跳走了。


前面是……?#20999;?#23830;啊……。


?#19981;?hellip;…吗?



泪水满溢。



多少的委屈和期待,多少的放弃?#22270;?#25345;,都在跃下悬崖的一瞬间爆发出来,泪和红枫飘荡在一处。


我多想?#19981;?#19968;个人,多想?#19981;?#20320;。


“哭吧。”温柔的语调,从石榴红的唇里吐出来。手,与她十指相握。


“可以……可以?#19981;?#20320;吗?”


生长在残缺贫瘠的土地里,纵?#26179;?#33021;软弱,纵然动弹不得,纵?#26179;壹唇廊ァ?#21487;在生命的最后,我无数未了心愿中的一个,便是?#19981;?#19968;个人。


“可以,?#27604;?#21487;以。”她说,轻盈的躯体隔着衣料拥抱贴合,骨节突出的手捧住她后颈,就这样拥抱着下坠。




“我?#21019;?#20320;走……你睡吧。”



她纤柔的睫毛落下,顷刻间红枫都化作粉樱,密集到遮住全部的天空。


下坠更慢。


绽放,用尽所有所有最后的力气。翻卷着的花瓣的?#39034;保?#26159;她最后的生命。累累的花海,每一瓣都不会腐烂成泥,它们永远鲜活在她的精神世界里,作为花海的一部分,永远温吞地翻卷下去。她的这处角落,将永远?#30475;猓?#31616;单,不染。


没人再说?#21834;?br />


女人看着她,不带一丝情绪。这是无法想象的,历经许多时光而练就的平?#30149;?br />


她默然道,多希望你睡了,就不要醒。



……



“北萤妈妈,节哀。”




陆北萤的母亲,一?#23460;换?#31614;了自己的名,?#31361;?#22763;同行,推女儿去太平间。

不幸的孩子,昨天还强打着精神对她说,想看秋天的枫?#36887;痛?#22825;的樱。


她的肠子一寸寸烂在肚子里,靠着一瓶瓶向鼻咽灌下的蛋?#30528;?#27974;?#27934;媯纸?#33509;细枝,根根显骨,身躯腐败悲惨到照看她的小护士几度?#20302;?#33853;泪。

不要再活下去了,她也一遍遍念过,可看着母亲的脸,她还是配合着治疗,如她一贯的温和、顺从。




夏天的正午,天?#21486;?#34633;鸣。医院走廊里冷气开过头了,让人很是向往玻璃窗外炎热的一?#23567;?br />

天色通?#28014;?br />

北萤妈妈想起刚刚给北萤盖上白布时,看她眼睛闭上,睫毛垂着,嘴唇还有丝红润。?#25104;?#24102;北萤外出时要常备的背包,里面有毯子,有保温杯,有药,有书,有平板电脑。

小护士关?#21916;?#25151;的冷气,开了?#21834;?br />


刹那,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是真的走了,从北萤的身体到窗外,到那通透的天色里面去。

她再忙转回头,女儿的唇就苍白了。


想到这里,刘筱一笑,泪就落下来,她宁愿相信,是女儿身体里飞走了灵魂。


“刘阿姨,您要纸巾吗?”小护士轻声问。

“不用,谢谢你。”


北北……病床上的时候总喊肚子疼,现在不会疼了。

也好。




C级C-B690号文件:

陆北萤,女,1995年生人,父母离异,?#24895;?#36719;弱自卑,同性?#30331;?#21521;,无?#34507;?#21490;。单恋史见(附件*1)。

因肠胃病卧床两年至今,期间由其母照料,病灶处于肠道。现急发腹痛抢救,组织预计本次可带回,特派C7级江墨文前往。

C级总部


敬请期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足球竞彩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开奖结果 中国竞彩网模拟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720lu牛牛视频 彩票3d试机号分析从书 上海时时彩规律 山西新11选5投注计划 微信可以买彩票 排列三走势图南方双彩网带连线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半全场投注技巧 福彩3d图谜专区 七乐彩走势图2019 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