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Part 4

作者:KazamiYuuka
更新时间:2019-04-23 11:57
点击:128
章节字数:34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妳真的想这样吗?」


希手持咖啡,向面前好友投以关怀的目光。


「也只能这样啦。」


妮可从马克杯喝了一小口再继续接话:「我已经挺不下去了。」


希板脸追问:「那妳要怎么开口?」


寂然无声。

其实她可没有想到那么详尽。


「…那如果她不问的话呢?」妮?#19978;?#20102;一会儿才回答。


希?#25104;?#30340;不满顿时变成疑惑。


「为什么妳会觉得真姫ちゃん不会过问?」


「因为她不在乎啊?」


「怎么会呢?」


那翠绿的双瞳微微垂下了眼帘。


「只要妳肯说出口,她肯定会在乎的。」


妮可发出一声冷笑。


「才不会呢。最近凛更常上门了,说不定?#20197;?#23601;被当空气呢。」


「妮可亲…」


「这样就够了。」


考虑了数周才做下的决定,即使旁人怎样劝说也不会再回心转意。


「所以妳到底要不要帮我?」


只见希深呼吸,再开口应声 :「…既然妮可亲已经想通了,那咱也不烦妳了。我只是希望妳之后不会后悔。」


「?#20063;?#20250;的啦。」


「那好吧。」

※※※※※※※

妮可环视房间四周,脑海里不断在想出好点子。

希告诉她这个周末会跟绘里一起过来,期间给自己有足够时间慢慢思考。


「妮可。」


听见叫唤的她望向声音源头,一道熟悉的人影已站在门边。

那人眼中所透露出的好奇感不禁令妮可?#38706;?#23545;方究竟盯着自己多久了。


「怎了?」


两人面面相觑, 任由墙上的时钟滴答作响。

妮可内心早就明白,这代表真姫现在正想要如何开声提问。


「我想问…妳要不要一起出去?」过了几秒,她挠着后颈约请。


「喔…凛不过来了吗?」


「她今晚有事,不来了。所以我想看看妳要不要一起到外面去 —

如果妳没东西要忙的话。 」


虽然她现在的确很闲,但事到如今,应邀到底又有?#25105;?#20041;?


自从那晚开始,凛早就取替了自己度过晚上这段特别的时光,又被真姫掠在一旁。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30475;?#21482;是备胎罢了。


「—好啊。」


我他妈的到底在发什么病?



然后真姫露出了微笑。

妮可心中的烦躁霎时间一扫而去。


「嗯。妳准备好就来吧,我先到外面等着。」


不速之客离去后,妮可随即抓起最近的枕头,裁进去大声喊叫到自己的肺部开始灼?#27425;?#27490;。


她原本还打算跟真姫保持距离一段时间,让自己更?#23376;?#22374;言;谁又计到中途会杀出个西木野?


妮可把枕?#21857;?#22238;床上、好好整理自己的仪表,再半步半步的前往阳台。

期间,她的神志恍惚不定;她的心脏怦怦直跳。

突然要回到一个月内不断躲躲闪闪的地方使内心有种奇怪的感觉。

那里是曾经特别过的场所,终归它提供了无数次让自己与真姫?#26469;?#30340;机会。

也许到头来,这一切都?#20146;?#25105;陶醉而?#36873;?#23545;方甚至根?#20037;话?#33258;己放在心上呢。


在妮可拉开玻璃滑门的同时,声响吸引了月光下的红发少女回头察看。

为啥在月光下的她可以那麼漂亮?


「太久了吧。」一句抱怨将妮可拉回了现实。


「抱歉啦。」她留下一句道歉,并走到栏杆前、与真姫之间相隔了一点空位。


「今晚有什么好看的吗?」


真姫再次回望晚景,上身挨着栏杆。


「看,是天鹰座。」


她指向天上的某处。

就算?#20449;?#20154;指点,妮可还是不清楚该从哪处找起。


「…妳又不知道该看哪里了?」


逮个正着。


妮可只好无力地干笑数声。


「嗯,?#20063;?#30693;道。」她稳重承认,右手似乎因尴尬而搓揉着颈?#22330;?br />


真姫露出了一脸意外的样子。

妮可并不介怀,毕竟自己由始?#20004;?#20174;未向对方认过错。

而面前的妙龄少女很快亦将之?#23383;?#33041;后,不作多想。


「看见那颗特别亮的?#20999;?#20102;吗?」


真姫指出一颗在无数白点之中闪闪生辉的明星。

妮可寻觅到目标后点头致意。


「这边是鹰头。沿着左右两旁看就是翅膀;沿下看就是鹰身了。」


听众的视线持续在星海之间游走,尝试让老鹰的鸟形浮现在脑袋?#23567;?br />

虽然不太明晰,但妮可終於成功?#39029;?#25972;个天鹰座,心里偷偷嘉许着自己的成功。

这大概是她迄今为止第一个能够观赏的星座了。


「还有天鹰座也是夏季大三角的其中之一。」


「夏季大三角?」


「是只能在夏天才看得见的星群。」真姫解释。


?#27010;?#37070;星、织女星和天津四,三颗星在自成星座的同时也是这个三角的角端。


妳刚才看到最亮的那颗星就是牛郎星。」


妮可瞪眼仰望天上。

怪不得真姫如此钟情于观星,原来只要明白通晓背后奥妙,盯着夜空都可以变得有趣起来;


妮可亦?#19981;?#30475;着沉迷其中的她举目于银河,不断?#32610;?#26032;的星座。

现在或许不应再继续留恋,但是乘机享受似乎亦无伤大雅。


「那织女星和天津四又是什么座?」


真姫笑着回答:

「织女星是天琴座的其中一颗星;而天津四就属于天鹅座的一部分。」


「还不赖嘛。」


「对吧?」


真姫随即溜近至旁人身边。

此举令妮可反射性地抓住了腰前的栏杆,纹丝不动。

一阵熟悉的芳香攻占了鼻腔、加快了心跳。


「织女星在这里;天津四也在附近不远了。」


妮可一时之间不晓得该怎么回应,只好顺势望向天上颔首。

她惟独想到?#21917;?#26524;再往侧一些看的话,视野就会被那?#35828;?#33080;庞所塞满。

她现在不想再作多余的举动。


「哇,今晚的?#20999;嵌继?#21035;亮呢。」真姫感叹着特别晴朗的天气。


「凛大概会很?#19981;?#30340;。」


这句入耳,先前急速的心跳瞬息慢下了数十拍。

妮可的视线飘到了下方的街道,无意识地瞅着每台经过的车?#23613;?br />


「真姫。」一声低唤。


「明天也让她看看吧。」对方貌似什么都没听见,继续自说自话。


「希望明天晚上可以同样那么清楚。」


「真姫。」提高声量。


「她肯定会很?#22987;?#25105;呢,明明之前花了那么久都?#20063;?—」


「真姫!」


这下铿锵有力的呼唤阻截了另一?#35828;?#33258;言自语,睁大两眼注视着双手指节因为使力握紧木杆而变得雪白的妮可。

当事人也被意料之外的音量给吓倒 — 她这生从未吼得如此宏亮。

说实话,她也跟真姫一样?#34385;?#30528;自己。


数秒过去,照样悄然无声。

妮可?#20004;?#20173;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但既然走到这一步,她也无法选择退缩了。


「…我要搬走了。」


「蛤?」


妮可试图强忍泪意,正面面对真姫。

看见对方动摇的眼神后,心脏刺痛的感觉马上?#23545;觥?br />


「我要搬走了。希还特地给我留个床位。」


「为…为什么?」


绘里和海未的话语此刻在脑中回响不止。

尽管如此,还是难以开口。

如果一开始就静静离去,也许她与真姫多年之间的情谊就能保持不变;两人依旧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她现在搬?#22812;?#28982;会引起点风浪,不过时候一到,船头自然能直。


「方便点嘛。」妮可打算撤个小?#36873;?br />


「我俩在一样的地方上班;她家又比这里近公司那边。」


真姫迷惑地眨了眨眼。

看来理由还不?#24576;?#20998;。


「可是…为什么突然要搬?妳已经在那边工作好一阵子了,为什么现在才说要搬?」


「妳也知道我脑子不灵光吧。」

妮可摆出了假笑,希望气氛能够因此轻松一些。

「—其实是最近的工作愈?#20174;?#24537;了,所以我想跟希一起住会比较好。况且妳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不好吗?」


「可是…」


妮可随即挥挥手,不想双方再说下去。


「我先回房收拾收拾啦,不然希她们可要发难了。」


真姫一声不吭,只是盯着对方的?#25215;巍?br />

在妮可拉开趟门,跨出一步之时,她醒悟到无法就这样置若罔闻。

少女冲上前去,抓住室友的手臂并把她拉回阳台上,强行让妮可正视自己。


「妳在说?#36873;!?br />


「蛤?别随便毁人清白好吗?」妮可怒视?#24202;怠?br />


「我知道妳还在隐瞒着什么。」


真姫的语气?#26412;?#21152;重;手中则紧紧握着去者的前臂,不给对方任何逃走的机会。


「为什么要搬走?」


「无可奉告。别随便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


从深处涌出的闷气使真姫将妮可拉得更近;酣紫色的矃目仿佛正散发着两?#24222;?#28779;,直射前方酒红的眼珠里。

突然变窄?#30446;?#38388;在警动了年长伊?#35828;?#21516;时亦教她尽全力冷静下来,防止自己接下来做出任何蠢事。


「我们不是约好了有事别瞒在心里吗?为什么不讲实话?」


「我已经讲了。」


「我可不傻。是不是我做了什么?」


已经再也气不起来的妮可,?#25104;?#30340;表情逐渐松?#28014;?#21464;得凄凉。

因为她知晓,错不在真姫。


「…不是。」


「那是不是我忘了做什么事?」又一句激愤的追问。


「就说不是了。」


「那到底为什么啊?为什么妳就不能老实说出来?我们不是朋友吗?」


这一句话,直叫矢泽妮可咬紧牙关、握拳透掌。

这一句话,让矢泽妮可藏在心中多年的?#26143;?#22312;此爆发。


「 —因为我爱上了妳啊!!」


直白简单的回答,使得那人身躯一震、口呆目瞪。


「就是因为爱上妳,?#20063;?#21463;不了看着妳?#19981;?#20854;他人啊!」


即使心已破裂,她仍然继续喊?#23567;?br />


「对妳而言,说不定我只是一位朋?#36873;?#21487;是妳对我来说,妳比任何人都更重要,所以我到现在也没说什么。


因为我知道我永远都不能令妳回心转意爱上我;我也以为单单留在妳身边就能满足,但是我错了。」


「 —每望見妳多一次,我就更放不下妳。所以?#20063;?#35201;搬走。」


真姫仍在盯着妮可,两人之间却仅剩下沉重的呼吸。

最终,那只被抓住的手缓缓从早已松弛的持牢中抽出。


「不是妳的错。」嘴上刚向真姫保证,脚下已经往后退了几步。


「竟然要以这种方式告诉妳…对不起。」



在对方能作出?#20174;?#20043;前,妮可离开了阳台,心中已不再期待任何答辩。

她的目标已经达到了,现在只需等待周末到来,两人日后就可以安乐享受各自的生活。


?#36884;?#20851;门,徐徐走向床褥,脊背一下子坠落其上。

呆望天花板片刻的妮可发现,心碎与玻璃渣基本没有太大分别。


她根本无法带着这股锐痛感入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玩北京时时彩有什么规律 福建快3走势图开豹子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 p3开机号近十期号码 老快3基本走势图百度百科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号 欢乐升级外挂 北京快中彩开奖走势图 北单开奖sp时间 北京香港赛马会会所 浙江20选5预测 香港赛马会足球赛果 35选7中了5个号 超级大乐透杀号定胆 拖拉机扑克牌游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