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

作者:冬霜凪
更新时间:2019-04-30 16:29
点击:73
章节字数:63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水温大概比体温高一点,在这种季节也算刚刚好。

享受完舒服的淋浴,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

待头发烘干回到房间已接近夜晚的十一点半,丢在床上的手机一闪一闪地发出提示,在没有光照的房间里格外显眼。

千岁将它拿起来,点开屏幕,她知道这是沙绪里每日例行的晚安问候。

——晚安,沙绪里。

她喃喃自语,随后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2小时前,再生之泉研究院。

"确定要这样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尽我所能。"

"十点之后?#26790;?#30340;电话帮我发一条短信,号码就是电话上常用的那个,代替我跟对方做最后的晚安。"

"看来你心意已决。好吧,我答应你。"

"谢谢。"

少女闭上双眼坦然的迎接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灰色幻境中的身躯一直在往下坠落,

但是一点儿也不想挣扎,不想爬起来

就这样感觉也不错

——你是真的这样想吗?

漂浮着的白色幽灵穿过了身体,透过那令人生?#36820;?#37326;兽头骨空洞

发现了面具下的眼眸——正是我自己

——看看你的身后

回?#36820;?#19968;瞬间,满溢着腐臭气息莫可名状的生物迅速往这边涌来

嘴巴、鼻子、耳朵、眼睛……它们在里面蠕动着、穿行着

仿佛要填满身上所有?#30446;?#27934;

唔嗯啊啊啊啊啊——!!

……

原本安静躺着的躯体突然自发的颤动抽搐起来,紧接着它反弓着挺直了腰身瞪大了双眼。

"来人快、快按住她!"

"喂!她发生什么事了!!?"粗犷的男声大喊着。

"眼动异常!脑波也太混乱了!这样下去会……"

"快!注射镇静剂强制中止!!"情况紧急,他果断的下令。

"可是……"

"照我说的做!有问题我来负责!"他斩钉截铁的说。

"是……"

药剂缓缓注入,在血管里扩散,使它失去了挣脱出躯体的能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麻药的效果逐渐消除,她睁开了眼。

"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二十?#31181;有?#26469;。"

椅子上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合起?#31181;?#30340;书本,抬头对照安装于墙壁上的电子时钟,接着起身用手试探在床上躺着的?#35828;?#39069;头。

"首先恭喜你能回到这个世界,然后再来确认一下——还记?#26790;?#26159;谁吗?"

"……"她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头晕乎乎,胃里的液体在翻腾,身体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微微转动——她试着向女子摇头传达否定的意思。

"唉~果?#25442;?#26159;太勉强了。"

女子在纸杯里蘸?#35828;?#27700;涂抹在她的唇上,"知道你口很渴,但是如果现在喝水的话会造成很麻烦的后果,请先忍耐一阵。"

她颌首,而后闭上了眼。

"好孩子,什么?#24613;?#24819;继续睡吧。我也要去休息会,哎~忙了一晚上腰酸背痛。"

女子自顾自说,一手拿着书一手拍着背动身离开。刚到门口迎面撞见闻风赶来的厚实胸膛。


"嗯?#21462;?#23398;长请注意不要在房间跑动,走廊也不?#23567;?quot;

苇?#36718;?#37325;的提醒着自己的同僚兼学长——中岛 弘明。

"新来的小鬼醒了吗?"中岛急切的询问。

"确实醒来过,保有一定的认知但身体?#26197;?#24674;复,估计还需一段时间。"

"我明白了,暂时搁置等她恢复意识再说。"

"那学长这里交给你了,对女孩子要温柔点啊。我先……等等,怎么?#20102;继?#20063;在这?!"

隔离观察室外头,?#20102;继?#27491;趴在玻璃窗上兴致勃勃地看着里面熟睡的人形。

"哟嗬~博士早啊!听说我又多了个妹妹所以特地来看看,她叫什么名字?"跟博?#30475;?#36807;招呼,?#20102;继?#22909;奇的向其打听关于里面躺着的?#35828;?#20107;。

"呀,名字……"

——苇月博士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小伊这是你的第几个妹妹?"

"嗯…算上梅丽的话是第四个,不算就是第三个,要是只算活着的妹妹那就是第二个。"

"停!省略最后那句。第三跟第四……啊!有了!就叫Δ(delta,δ的大写)吧。"

"博士你肯定又没休息好吧,这名字真够乱来……"?#20102;继?#38706;出鄙夷的眼神。

"这点?#20063;?#21516;意,苇月从昨晚开始到现在都奋斗在一线。"中岛出言帮苇月解围。

"是啊,我正打算去找我的休息波(δ脑波),结果就碰上你们。"

"休息波?哈哈~原来如此那还是挺符合她的。等她醒来,再?#22836;?#21338;士通知我咯。"

?#20102;继?#25381;挥手表示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忙,先行开溜。

"那你可要好好祈祷别出什么乱子。"

中岛扶额面露难色,人多虽然热闹但总避不开麻烦事。尤其是当对方都是一群少不更事的小孩子时。

"呵呵~有活力不是蛮好的嘛。我也要去睡一觉补充一下活力。"

她向他示意后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享受自己的小憩时间。


柴崎千岁今天毫无活力,被好朋友放鸽子,而?#19968;?#26159;无缘由的那种。

无理由的翘课,无理由的?#25442;?#30701;信,无理由的……

难道是昨天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那也不对呀,昨天沙绪里还跟自己电话聊天,也有道晚安。

根本不像生气的模样。对了,沙绪里生气的样子是怎么样的……

千岁努力回想着关于好友的事。

"千岁,今天怎么一个人?#26197;?#39277;,藤野同学不在吗?"——同班同学A子。

"沙绪里今天不在呢,都没来学校。"

"老实说为什?#24202;?#23822;会跟那个怪人混在一起?"——同班同学K太郎。

"沙绪里哪里奇怪了啊!?"

"柴崎同学现怀疑你跟藤野同学有不正当关系,请跟我们到学生指导室走一趟。"K太郎模仿大人式的官?#28784;?#27491;言辞的说。

"哔——(脏话消音)想挨揍吗?!"

"别!不?#20063;?#25954;,小的知错了……"K太郎高举双手表示自己不想被打。

"K君啊惹女孩子生气人家可是会讨厌你的哟~"A子打趣道。

"好的,请告诉我如何不招惹女孩子讨厌的搭讪方式,拜托了!"K太郎双手合十向A子朝拜。

千岁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请告诉我如何不招惹女孩子讨厌的道歉方式,拜托了!"她双手合十的向A子朝拜。

据A子所说能让对方感觉到诚心诚意的道歉方式那就是——登门道歉,负礼请罪。

当千岁向老师打听藤野沙绪里的家庭地址时却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事实。


"藤?#30333;?#22825;下午已经递交了退学申请了啊。"

"啊——?退…学??!"千岁感到不可置信,"藤野她真的退学了?有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原因??"

"那就不清楚了,地址我这倒有,如果你要找她我可以给你。"

"是的我需要,我正是为此而来。"

老师从抽屉拿出学生名册,将上边的地?#28902;?#19979;来交给千岁。

那张写有地?#36820;?#32440;条被千岁狠狠的捏在手里。

所以说——昨天的一切只是装出来麻痹自己的假象。

对于朋友的背叛,千岁感到一丝不甘与愤怒。

"大骗子——"

只有我像个?#20498;?#20284;的一厢情?#28014;?br />

"妈妈,晚上的话我要迟点回去…我有点事要解决……对,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后千岁把手机塞回口袋,上面的挂件不知怎么?#30446;?#22312;了制服裙的车线位。

"真是的连你也在嘲笑我吗?"

她索性不去管,任由它吊在外头。


搭上列车,千岁才发觉这条通往目的地的?#28902;?#26159;有多漫长。

沙绪里每天也是这样独自一人起早贪黑赶着车去上学么?

车厢里的?#19997;?#26367;换了一轮又一轮。终于——随着叮咚一声,千岁自己也加入了轮替的队列?#23567;?br />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仿佛迷失了自己。她艰难的穿过前方的路障,踏着往上倾斜的阶梯,一?#36820;?#31800;,最后抵达心之所念之处。

先前千岁有上网搜索过这一带的信息,得知那是一幢历史稍久的建筑物,地段较为偏远僻静,租金也相对低廉。

沙绪里就是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千岁在楼下顺着楼层数着,确认自己要去的层数以及房间,她发现在那儿的声控照明灯忽然亮了,从里面出来两个人?#21834;?br />

太好了!有人在?#25671;?#21315;岁顿觉欣喜,狂奔上楼。楼梯间碰上了两个下楼的男子,她只认为是普通的住户不?#26197;?#24847;,从侧面避行,直冲目标。

调整好呼吸平复?#37027;椋?#21315;岁按下门铃——


"因为门铃是坏的所以才决定敲门,没想到门是开着的,我推开门然后就看到?#35828;?#22312;那的人——就是藤野沙绪里的妈妈。"

"好的,感谢你配合警方的工作,请确认上述内容并签字,也请你不要太担心,关于你朋友的下落警方也会着手调查的。"为千岁做笔录的年轻警员安慰她道。

"千岁!!你没事吧??"听闻妹妹卷入意外事故赶到现场的太辅神情焦灼。

"哥哥……"

千岁扑在哥哥太辅的怀里小声啜泣,此刻的她大概很后悔没有听哥哥的话。

尽管跟哥哥回到家已经很晚很晚,千岁也毫无觉意。

她平躺在睡床上,面朝天花板,近日发生的一幕幕在脑中回响。

床头柜上的手机在一旁安静的作伴,也许它在聆听主?#35828;?#19981;安与疑惑。

今夜以后,怕是再无人与自己道晚安——她想。

沙绪里,你又在哪里呢?


——稍早前,再生之泉某观察?#25671;?br />

"这里,小Δ。"

苇月博士鼓励着前方的人形朝自己的方向走来,虽然步子歪歪扭扭,倒也是成功的步行?#20142;?#19968;端。

"学长觉得怎样?"苇月向一?#21592;?#33218;皱眉的中岛寻求结论。

中岛摇摇头,"比预想的还要糟糕,这样下去会被判定为不?#35745;?#32780;遭到处分。"

她不是很明白眼前的人说的话,也不明白为何自己有如此奇怪的名字。她想发问,想要吐出的字句却变成无声的呼吸。

"没关系的,不要着急慢慢来。你也练习了将近三个小时?#26197;?#20241;息下吧。也正好到饭点了我去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将她安置回病床上,苇月拉着中岛离开了房间。

"学长啊,跟你说过多少次对女孩子要温柔点,你又不是不清楚……"

"我只是实话实说。真搞不懂上头是怎么想的,如非必要是不应该?#27809;?#30528;的正常人作为合成基底,他们的心态跟将死之人不一样,而这点差异也会影响着成为合成人后的素?#30465;?quot;

"我知道,但也有列外不是……"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我认为很?#36873;?#25105;们所能做的大概只有乞求上苍降临奇迹。"

她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忽而觉得他也许并没有外表那样坚实的心。


将一大堆经过筛选的健康食材扔进烹饪机器炖煮后的餐点现在呈放在病床搭载的简?#25758;?#26700;上。

餐点的颜色看?#20808;?#36824;算不错,她拿起餐具舀了一勺放入口中?#36214;?#21632;嚼。

"这…壳(个)……不……好…?#28020;?quot;

她发出了略带沙哑且断断续续的意见。

"你…可以说话了?"

"我…想……可…以……"

她努力的说着,但显然仍旧是非常吃力。

"旁边那个杯子是红莓汁,能开胃健食的,试?#28020;?quot;

她试着尝了一点,便立刻用手背捂着嘴,"酸……"

"嗯…看来今天的饭菜好像不太合你?#30446;?#21619;。"苇月懊恼的说着。

"不……是…你……尝……"

苇月接过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也忍不住捂嘴?#20037;肌?br />

"抱歉呐,忘记加点糖调味了。"

她朝苇月眯眼咧嘴笑笑,接着便把餐盘里的东西一样不剩全部吃光。

"厉害,居然全部?#32536;?#20102;。"苇月惊讶于对方竟然能把毫无趣味的医疗配餐尽数消灭。

她?#20013;?#20102;,似乎?#37027;?#24456;好。

"这里带了几本书给你,你要是觉?#26790;蘗目?#20197;看看,?#27604;?#22810;多下床走动对你的恢复也有帮助,你也不想一直呆在这吧。"

她点点头,随后开口问道"我……是…谁?"

"问题的答案由你自己来?#24050;?#22914;何?"苇月抛出了另一种解答。


记忆就像这个房间的颜色一样,洁白无?#28014;?br />

要?#19968;?#36807;去,不管怎样首先?#24613;?#39035;要离开这里。

她只能努力的一步一步练习,扶着墙壁来回反复。

因为练习的时间?#20013;?#30340;太长体力过?#35748;模?#19968;个?#24590;?#22905;往前摔倒在地板上。

她借助手臂支撑着翻过身,四肢伸展如"大"字般瘫在那粗喘着气。

顶上的灯光有点眩目,她下意识用手臂遮?#30149;?br />

方才跌落时?#31181;?#36319;膝盖也有痛感,如果是腿受伤了那应该也能感觉得到。

况?#20234;?#36793;的?#36718;?#24182;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她想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何只有腿不听使唤?

她迫切的希望有人来告诉自己。

监控中少女的一举一动毫无保留呈现在监视器上。

"走了一下午结果累的在地板上睡着,这孩子真是……。"

"不这么做她连那房间也出不去就被处理了吧。"

"那倒也是。只希望她的努力有所回报。"

"没问题,我来帮帮她好了。"

"小伊你要去哪里?"

"去给她传授点开门的小?#35760;傘?quot;

?#20102;继?#22068;角上翘,露出?#22120;?#30340;目色。


迷?#38498;?#31946;中,她感到眼前似乎有个人?#21834;?#22068;里也有酸酸甜甜的味道。

"苹……果?"

"总算有反应了。来,?#27809;?#27809;完全氧化,我们来把它?#32536;?#21543;。"

?#20102;继?#20030;着一碟削好的兔子?#36824;?#36992;请地板上的睡美人一同分享。

"哦……谢…谢……"

胃里的饥渴使她接受了这唐突的邀请,与突然出现在房间的陌生面孔席地而坐,开始享用这可爱的果实。

见对方并无戒备,?#20102;继?#24320;腔做自我介绍,"对了,我的名字叫?#20102;继?mdash;—也就是西方的复活节。至于昵称怎么喊随你?#19981;叮?#22914;果你能管我叫姐姐的话我会更高?#35828;摹?quot;

"我…们……是…姐……妹?"她显然有点不相信。

"义理上的那种,按年龄来说我确实比你大。"?#20102;继?#21521;她解?#20572;?#25509;着问她,"你的声音还?#25442;?#22797;吗?"

她露出失落的神情点点头,"腿…也……不好。"

"打起精神嘛,再摆出这样的表情幸运之神可要被你吓跑咯。"?#20102;继?#25139;?#20102;?#30340;脸颊,"好不容易有个妹妹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到时候我们再……"

头顶的灯光突然熄灭了。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惊吓到了,赶忙抓着?#20102;继?#30340;手臂,"怎…怎……?"

"别担心,只是设定好的熄灯时间,看来我得走了,有空的话我会来看你的,Δ酱要好好加油哦。"

?#20102;继?#25289;起少女的手,向她行吻手礼告别。


午夜时分,少女被房间怪异的声音惊醒了。

"什…么?"

房间门口的电子锁警示灯一闪一闪的,接着卡嗒一声电子锁失去了它的作用。

此刻,这个房间唯一的出口向少女敞开了它的怀抱。

起初她仍然在犹豫——思考自己擅自出走可能会带来的后果,然而对自由?#30446;?#26395;驱使她起身从床上下来,因为走的太急而跌倒,最后连滚带爬的越过了那道门;?#20197;说?#26159;隔离观察室外侧的房间并没有锁上,她小心翼翼在门口探头张望。

虽说这个时间段可以暂时不考虑会遇到的生人,但还是要做好被发现的?#24613;浮?br />

放眼望去走廊只有漆黑一片,窗户大概设置在房间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27934;?#22909;像有个绿色的光点——一定是应急出口,她想。

仿佛抓到了希望的曙光,她鼓起勇气扶着走廊的墙壁一点一点往那道光行近。

印象中似乎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然而光点并没有因为距离的缩短有所改变,周围也安静的出奇。

总觉得有点古?#37073;?#22909;像有什么……在跟着自己。

她转身回顾——

那只有漆黑一片。

正当她放下心来?#24613;?#32487;续前行,那个光点眨了一下眼。

少女开始后悔自己为何要离开房间。

身后的绿色光点越来越多,它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只?#23588;还?#29289;。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36718;?#26377;逃,拼命的?#21360;?br />

顾不得途中撞上的硬物,撞上硬物产生的痛楚,痛楚过后遗留下的液体。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可以流畅的走路。

最终,她到达了真正的应急出口,并推开了通往外部的那扇门——

"?#20102;继?hellip;…为什么…是你……?"

少女被身后追随而至的警卫用电击器击倒,失去了意识。


"你啊——真是胡?#37073;。?hellip;…幸好她没有什?#21019;?#30861;。"

苇月正训斥某制造恶作剧还不?#26197;?#28982;的?#19968;鎩?br />

"诶嘿嘿…博士放心?#29627;?#20877;生气是会长皱纹的哟。"

"伊小鬼又做了多余的事?"听闻骚动赶?#24202;?#30475;情况的中岛进入房间内,发现?#20102;继?#20063;在便明白事情多半同她脱不了?#19978;怠?br />

"学长你来了啊。"

"嘿哟~大叔别误会,我只是跟Δ酱玩了一会躲猫猫。"?#20102;继?#25423;起拳头放在头顶两侧,左?#19968;?#21160;着上半身跟中岛打马虎想糊弄过去,结果仍然是避免不?#35828;?#25384;了一记爆栗。

"疼……"

"这次我赞同学长不用对女孩子温柔。"苇月少有的站在了中岛这一边。

大概听见了房间外面吵嚷的动静,房间里躺着的人苏醒了。她立刻下床,快步走到隔离室的玻璃窗那——这面玻璃是单向的,她拍打着它,试?#23478;?#36215;在另一侧的?#35828;?#27880;意。


"看起来挺精神的,学长觉得怎样?"苇月再一次向中岛寻求结论。

"行吧,有情况再通知我。"

至此,在场的三人总算都能放下了各自的心头石。中岛说自己要跟上级报备先行离开。

"那?#20063;?#23601;白白挨打了吗!?"?#20102;继?#23545;于刚才受到的遭遇感到不平而气恼?#30446;挂欏?br />

"功过相抵。?#19968;?#35201;去处理安保科的后续,剩下的事你同Δ说明一下,警告你可别再和我乱来。"叮嘱了几句,苇月也离开了。

"是是是……"?#20102;继?#25376;头敷衍道,接着转身望向后方的身影连连叹气,"这边看起来也很不好对付啊。"

另一侧少女依然在拍打着玻璃,前日虚弱的样子已不?#21019;?#22312;。


"你们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晚的怪物又是什么?"

……

?#20102;继?#20463;身坐在床边,思考对方可能会提出的疑问,脑内模拟着答?#28014;?#32780;她只是看着玻璃中?#35074;?#30340;自己。?#23395;?#20004;个人都没有说话。

"……"

"……"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嗯?"

"?#20102;继兀?#25105;想那怪物是你吧,托你的福我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博士也说恢复之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

"手续今天就能办妥,这个你毋须担心。别的你不想问吗?"

"就算问了也不会告诉我吧,至少不是事实。"

"我会把我知道的跟你说明,至于是不是事实,相信与否,这个交给你自?#21495;?#26029;。不过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我希望你能活下来,这点博士也是同样的想法。"

"活下来吗……说的好像死过一次似的,所以你才叫复活节?"

?#20102;继?#24182;没有回答,她用?#25104;?#30340;笑容代替她自己说出了答?#28014;?br />

"既然你不想发问,那就由我来说吧。"

"洗耳恭听。"


不要吐槽老?#20999;?#21507;的东西,以后还会有(正色)
因为原作就是起源于两个女孩互相分享午饭的梦(就是前章描写),梦里原来的场景大概发生在80年代那种木制门绿白墙的建筑物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