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Dragon

作者:BELL丶
更新时间:2019-04-22 20:43
点击:135
章节字数:39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Hey,hey,hey!Little cat! Don't bite my ears!”


Yang小声呜咽,威胁似龇牙咧嘴朝向那正不断想往自己口内塞龙耳的婴儿。但威胁显然没用,至少那小猫是没停下动作就是了。


她有些狼?#36820;?#20174;那双小魔爪中?#29273;?#20986;来,包裹于伤口处的绷带不是时牵动伤口,带来些许疼痛。她是真让这小猫挠烦了,,她带着怨念的眼神瞅向Blake。


大眼瞪小眼。


?#19979;?#20848;盯琥珀。


眼看着双小手小爪缓缓地伸向她,Yang张口咬……


“唔……?”


Blake茫然地望着被“吃”掉的手手,软乎乎小舌压着她?#20013;模?#33292;苔上点点倒刺扎得Blake有些痒粘稠的触,这感,但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毕竟她时常就会含着自己的……


Yang不担心会咬疼她。这不是因为力度?#30446;?#21046;,是因为——她也没长牙……


十年的龙,不过幼崽,等同于人类来周乳儿罢了。龙长寿,相对于成长,?#19981;?#24930;得多。至于为何这只小金龙会沦落到被如此折腾,Yang可不大想回忆。


龙族?#26469;?#35806;下十年,就需出外游历二十年方可归族。期间,无论生、亦或死,全靠自己,并且,封锁龙力。


活下来,是龙;死去,不过凡间小兽。


Yang很幸?#35828;?#21507;到了白食……


她刚从龙族山?#20498;?#20986;来,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爪滑,?#26377;?#23830;边滚下去……


没错,这是一座神奇的双叠山,也就是山上有山……因为结界特殊性的原由,无论是龙族本身,还是凡间,都没法看到另外的一重山。久而久之、自然而然,便会形成这其实只是一座山的意识。


说到这,Yang不得不忍下想开口骂爹的冲动。感情难得有龙出山?#20498;担?#20320;个当爹的巴不得我就在家门口扑?#33267;?#21527;?!还有一重,我站你面前半个天听你唠叨,你就没个打算告诉我???


然后,就没然后。了


身打大了一根木板支撑错位的骨头,大大小小的伤让草药和绷带掩盖了去。右前爪还包了个面团……Yang真得感叹一下,龙身真伟大。


墨色发丝,微微有些蓬松,除去人类所拥有的双耳,她头顶还有着一对黑色猫耳,而且,那是真的猫耳。琥珀瞳孔,璀璨夺目,点点星光点染上,黄金一样珍贵的色泽......


即便眼前的小猫极其没有淑女样地抓挠自己,Yang也不得不承认,她可爱极了......


顺带一提,这可爱又没淑女样的小猫,叫Blake Belladonn。a


她是让Chira Belladonna打猎时捡回来的。对,就是眼前这烦的小奶猫的?#30422;住?#22852;奄一息中便让捡回了家中——当保姆(看门


随随便便捡只不知是什?#27425;?#31181;的野兽(?)就带回了家。


受了伤,是没错;有爱心,是没错。


没长牙,是没错;爪不利,是没错。


但您从?#30446;?#20986;来,我适合当你家小妖孽的保?#36820;模浚浚?br />


毫无人像,保持龙态的Yang,深深地怀疑Chira Belladonna 出门前的那句话:“嘿,小?#19968;錚?#35760;得照顾好Blake。哦,顺便看家”


Yang:???


然后,她就一直?#33258;?#23156;儿床里了。


真不愧是机灵可爱又神奇的小金龙,?#32531;?#29226;打了木板,一前爪包成团,蹒跚地爬进了一米来高的婴儿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自己还真的当起那了劳什子保姆,还是自愿来着……


“嗯……?”感觉有点不大舒服。


微妙的感觉,微妙的地方。


走神之际,Yang丝毫?#24202;?#35273;到,那本应该伸向龙耳的手,在半道就转了弯,直直地朝向小?#20146;用?#21435;。那本应该没有什么而毛绒的圆滚肚皮,却有一处落脚没有绒毛覆。,那里并不起眼而更像是应该遮掩。


那是Yang的逆鳞。


龙之逆鳞,乃龙最大的忌讳,是软肋。触不?#33579;?#30896;不了。世?#35828;潰?#30896;触,会惹怒龙,?#27492;饋?#20854;实不然,不过是这处过于弱小罢了龙为傲,被掌握弱点,不得允许。



Yang踌躇地看着覆在逆鳞的爪,思虑着该如何捉下来。兴许Blake并无想要使劲的念头,不然可就不大好受了……扒着逆鳞的Blake,一点想要放下的念头,显然都没有,饶有兴趣地以?#29238;骨?#26580;摩擦着。似乎知晓这处的重要性,温柔地抚摸让Yang有些恍惚。


指尖的温暖,透过薄鳞传入。触碰在逆与于顺鳞交界时,带来几分痒意。不明显,只是淡淡,Yang却感觉那烫极了……


Blake乐呵地弯开唇?#29301;?#24320;心的模样就是吃到糖果的孩童。没有一颗小牙?#30446;?#20869;,Yang觉得分外滑稽——不过,这不影响笑的美。


埋于深渊的安心,她没?#32961;?#35273;,更不想承认。


Yang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的一个举动,竟让她无论将来亦或现在,都被“吃得死死”。不仅如此,可怜的逆鳞还成了小猫最爱的玩物……





————————————————————————










阳光透过门?#20445;?#20498;?#21507;?#22320;板。长时间的烘烤,让室内灼热些许。点点屡屡阳反射去,?#23545;?#24202;上的两物,一人一龙,斑斑点点。


午后?#37027;?#26085;太阳,算不得酷热,不过刚好。至少,她们睡得安详。


墨发的女人枕在龙身上。二十三年的时光,竟没让她长大太多,只是同中型犬般大小罢了。或许会有人觉得算不得小了,?#19978;?#27604;于长箦、,更要大上一圈的成年体而言,那太渺小了。


“嗯……”


睫毛微微颤动,紧拽着龙爪的指节松了松。


?#29273;?#30340;迹象。于她呼吸不平时,便醒了过来,龙耳耸动几番,眼开起一条细缝。龙翼覆盖上女?#35828;?#30524;,不让光刺疼了她。


就这样,静静等待她的苏?#36873;?br />


“醒了?”


“嗯……水……”


Yang抬头,望了望四周,没有水。


她小心移动身体,用爪拉过丢弃在一旁的枕头,打算垫在她的头下。


“?#39029;?#21435;拿水。”半撑起身体……


“不,不用。”


Blake拉下Yang,将她的头转向自己,吻上。


?#19979;?#20848;的瞳孔微微一怔。龙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慌慌张张地退开了去。战战栗栗的样子,让人质疑起了,那无论死、亦或亡,?#21152;?#25112;愈烈的龙,是否不再是她。


只听她染上?#21482;?#30340;言语。


“我...我变回人吧...”


Blake深沉地看向她那像是闯了祸而害怕被责罚的孩子样,无奈在心中叹气。她?#20174;?#25289;下那?#24188;?#30340;龙,轻轻挨上龙唇。


“不准。”


带有倒刺的猫舌沿着唇的弧度,钻入。Blake不会害怕龙,更不会嫌弃龙。因为,无论是龙的她,还是化?#35828;?#22905;,她都是她的龙,都是她的Yang......


游历二十年的终,是以她解开一切封印的锁为始。二十年来一直未充裕的力量,一下暴涨。这伤不到她,她会暴走。Yang没有伤人,也没有作孽。因她早知自己会失控,?#23545;?#22320;逃开了。


若一定要说错,Blake会毫不犹豫、?#26174;?#22905;前,说,这是自己的错。


Blake去?#32610;襓ang。


半路遭遇白牙的她,被Adam领人一路追?#34180;?#21407;本毫无线索能找到Yang的线头,竟阴阳差错撞入了她设下的结界。


她毫发无?#35828;?#36827;入了结界。


?#20808;唬?#22905;的龙,仍记着独属于她的猫。


Adam强硬地撕开结界,这惊动了好不容易?#35748;?#24515;神的龙。结界为了压下自己,她把太多的龙力封入结界中了......


结界破裂,意味着龙力?#37027;?#22238;。龙,于平静中失控。


Yang杀了追来的白牙,包括Adam......甚至可以这样说,除去Blake,闯入的百来号人,无一生还......


Blake惊恐地看着鲜血成红的密林,?#36335;?#19968;下坠入地狱。虫鸣、鸟乐,一刹那寂静。深渊处爬上的罗刹,正立于地狱河的中心。血液,成了彼岸花。诡异的抚媚。


或许会有人认为,龙会放了她、会想起他、会?#25351;?#24179;静。那不过是幻想而言。龙的失控,一发不得收拾。即便她没有杀了Blake,但于她的所作所为,让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得好死。地狱的炼狱也洗不净,她的愧。


龙侵犯了Blake,以庞大的龙身——她遵循了内心最黑暗的欲望。


不再如同崽儿般大小的身形,早已在封印解锁的那一刻,便成长如猛浪。狮子般巨兽模样,压在Blake的身上......


人在?#27492;?#20043;前,总会有求生的本能。Blake没有说过,她曾耐不住、起了杀意。跃影飞凌架在了龙的逆鳞,最为致命的地方......尖锐的?#24230;?#21010;出了一条虎口,龙看到了。赤眸的龙,合下了眼,没有反抗之意......


Blake放下了武器,丢的?#23545;?#30340;。拦下了龙头,倾身。


Blake以为自己要死了,可她?#21482;侍幼?#20102;。


她记不清自己是如何于重伤中一夜痊愈完全,她只知道,?#29273;?#26102;,她已不再躺于萧条的林间,而是家?#23567;?#22905;望着因极度担忧而照顾自己一夜,最终困倦睡于床沿的?#30422;住?br />


Blake发现自己?#20063;?#30340;锁骨处,隐约现出一条金色小龙样的纹。


那像极了她的龙。不,那就是。


Blake又再次?#32610;襓ang。


龙逃了她三年,她也就寻了她三年。若非那次的意外,她可能会逃她一辈子吧。


就在龙又要?#24188;?#26102;,Blake抓住了她。哭着、求着,甚至以生死作为威胁,而她,也真的将跃影飞凌架在了脖上......她投降了。


Yang随她回去了,但Blake再没见过化为龙的她。除非Blake的意愿。Blake知道,她怕自己怕“它”。


Blake或许永远也不会让她知道,因为她不擅长言爱。哪怕吃痛到如同身体?#27627;眩?#22905;仍然感受到了一?#38752;?#24863;......


她感到了龙的痛,看到了龙的泪,食到了龙的愧。


这不该说是“侵犯”,她愿意承下这一切,心?#26159;?#24895;。


Yang的紫眸瞬间窜红,小爪?#21491;?#19978;她的头,附上前。粗大于人舌的龙舌,塞入她?#30446;?#20869;。没有多余翻搅?#30446;?#38388;,只足够往深处探去。一时间,这几乎堵塞了Blake一切呼吸的余地。她艰难地呜?#39318;擰?br />


“嗯——!”


龙的利齿刮伤了她的唇瓣。


银白的光于龙体散出,渐渐化为人肢。Yang翻身压在Blake身上。有了少许空间,这让Blake能?#32531;?#21560;,即便勉强。


“抱歉......”沙哑的声音。


Yang将舌缩回,拉出的银丝,依着重力掉落,附在Blake唇边。她伸手,以?#29238;?#25273;去,仍赤红的瞳?#23383;校?#28322;满了愧疚。


Blake没有回答她,踹着?#21046;?#31283;定着心神。水雾弥漫的琥珀,有些熏红的眼角。她伸手搭上Yang的后?#20445;?#20351;力,没有动。Blake无奈牵起嘴?#29301;?#20316;力支撑起了自己。


额抵额,金发与墨发交杂在一起,连着垂下落于、蔓延在床沿的墨发也一并融了去。Blake用指尖刮擦着龙耳?#24120;?#32466;毛的柔软熔化了她的?#29238;埂?br />


她不怕她,她永远也不会怕龙;

她爱她,她永远也只会爱龙。


“我从未害怕过。”

“一个心?#26159;?#24895;坦露逆鳞的龙,又怎么会伤害我呢?又怎么会让我害怕、恐惧呢?”

“下次,别再压抑自己了,好吗?”

呵气如兰,气息萦绕于耳脉。

“你做什么......我都允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