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希望?絕望?

作者:cat20113
更新时间:2019-05-23 10:34
点击:77
章节字数:50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持續使用能力使得黑子體力逼近透支,一路上又因美琴流露出的電流而受到電擊;當她扶著美琴走進醫院時,臉色慘白,甚至差點被當成病人

「姐姐大人…不會有事吧」黑子一邊用手帕擦拭額前的汗水,一邊憂心忡忡地看著美琴剛被送入的診療室。

過沒多久,診療室的門再度被打開,一位有著呱太臉的人走了出來,他正是這座學園都市中能力數一數二的醫生冥土追魂。

「目?#21543;?#39636;狀況暫時穩定了,注射進體內的藥物似乎有著能透過抑制能力者AIM擴散立場,使其無法使用能力的效果。剛才的狀況是因為強行使用能力的關係,才會導致能力控制不穩影響到自身。」他向黑子說明了美琴的狀況。

「那麼姐姐大人現在完全無法使用能力?」聽到醫生的說明,黑子惶恐不安,她戰戰兢兢的問道。然而冥土追魂只是搖了搖頭。

「由於自身的擴散立場太過強大,藥物要完全限制她是不太可能的,目前的她沒有完全失去能力,而是降至等級三左右的級別。」

黑子一時之間不知是否該鬆一口氣,雖然美琴沒有完全失去能力,但還是減弱了不少,如果被其他?#35828;?#30693;超電磁炮現在能力降低,估計會引起軒然大波。

「請問有辦法治療嗎?」黑子焦急的追問

「辦法不是沒有,但是解藥的研製可能會花不少時間。」

在聽見這個回應後,黑子終於放下心中的一顆大石,她明顯表現出鬆了口氣的樣子。看見這樣的黑子,醫生說道。

「你很重視她呢。」

突然的話使黑子一瞬間不知如何反應,她沒有說什麼,只是將視線轉向美琴的病房,酒紅色的眼眸流露出溫柔與擔心。

「雖說情況已穩定下來,但基於安全起見,希望她能夠留院觀察一兩天。能麻煩妳去樓下辦理手續嗎?」經過短暫的沈默,冥土追魂的話語讓黑子回過神,她連忙向醫生道謝,隨後準備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冥土追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叫住黑子「對了,這段期間請盡量不要讓她使用能力,在AIM擴散立場遭抑制的狀態下使用能力,會使自身受到極大反彈。」

“所以剛剛才會突然那樣嗎…”黑子心想。

「沒問題的!黑子一定會照顧好姐姐大人,謝謝醫生。」

看著黑子的背影,冥土追魂自言自語的說道「那女孩…被隱瞞了許多啊。」

作為一?#21448;?#36947;這個世界黑?#24471;嫻那?#36649;,冥土追魂非常瞭解美琴不希望將周遭朋友捲入的?#37027;欏?br />

「但是…」望向一旁窗外學園都市的光景,冥土追魂?#36335;?#22312;向誰忠告般「將一切都藏起來真的是正確的嗎?」


在辦好手續後,黑子來到一樓櫃臺申請美琴的住院證明,畢竟那位難纏的舍監除非看到證明否則不可能罷休。一想到這裡,腦中不僅浮現出那位舍監大?#35828;?#21508;種殘酷?#35770;?#35731;黑子忍不住直冒冷汗。

在等待證明開好的時間,口袋的手機忽然響起,取出一看,來電人是從美琴倒下後就沒在聯絡的初春。

「啊…」黑子這才想到她忘記初春了,想必對方一定很著急吧。連忙接起電話,果不其然,少女著急又帶哭腔的聲音席捲而來「白井同學好過分啊!我一直在等你的聯絡。御坂學姐現在怎麼樣了?」

初春喊的很大聲 ,黑子連忙將手機拿離耳邊幾公分,待聲音漸漸轉小後,才將手機貼回,開始說明狀況。

「所以,御坂前輩因為受到藥物的影響無法正常使用能力嗎…是說白井同學!已經查到剛才襲擊者的身份了」在聽完黑子說明後,初?#21512;?#26159;想到什麼般操縱手邊的電腦。與此同時,黑子手中的終端出現郵件提醒,內容為兩位學生的書庫資料。

較年長的那位男?#29992;小?#38577;元 貴光】,能力為光學操作系[避光迷彩],是等級三強能力者,似乎是可以將反射至自身的光線消除來達到隱形的能力。

「初春,那位隱元貴光先生就讀的高中,是第二學區的那所軍事高中嗎?」隱元的學校令黑子有些在意,由於那所高中位在風紀委員訓練所旁,之前訓練時常看到該校學生。

「啊!是的,那所高中是以培訓戰鬥員為目的開設的,所以上課內容?#19981;?#26412;是實戰訓練和體能訓練為主,警備員中貌似有許多是從那所高中畢業的。」初春詳細解答黑子的疑問。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那麼難纏嗎…」黑子喃喃自語,?#21448;?#30475;向另一?#35828;?#36039;料

?#37202;?#23432; 元太】[元素屏障]念動能力系等級四大能力者,透過操縱元素變化,能夠在自身周圍生成半徑3公尺,能抵擋任何同元素?#20877;|類攻擊的護盾?#25442;?#26159;替彈珠大小的物體附加30秒的相同能力 ,雖然範圍會縮小。

黑子在看完資料後不僅?#20037;?#19981;語,襲擊者的能力明顯是專門針對她和美琴的,這代表對方不只自己本身,就連她周遭的人際關係都調查清楚才來的。但黑子怎麼都想不出來,除了初春外還有誰能取得那麼詳細?#37027;?#22577;。

「白井同學?」可能是太久沒有回應,初春開口叫喚,這成功使黑子從思路中回過神來。就在此時,一位護士拿著美琴的證明單走近。

「不好意思初春,詳細情況待我等等回支部後再說,現在這邊還有點手續要申請」小?#26283;?#21021;春說道,在聽見對方回應後黑子掛斷了電話。

從醫護人員手中接過證明單,黑子回到美琴的病房前,輕輕敲了下門,但沒人回應。開門進去,只見美琴正坐在病床上看手機,由於看的很認真,她沒有發現黑子到來。

“估計又是看到什麼有趣的?#21644;?#20027;題活動了吧”黑子在內心猜想,隨後出聲叫喚「姐姐大人,身體好多了嗎?」

「哦!黑子,你什麼時候進來的」美琴這才注意到黑子的存在,連忙收起手機。

「就在剛才沒多久」黑子回應,走到美琴床邊的椅子坐了下來「比起這個,姐姐大人才剛受傷沒多久,現在不好好休息怎麼行?」

在聽見黑子一如既往的說教,美琴不僅苦笑出來,隨後搔了搔臉頰。

「是說那個…黑子,抱歉,好像讓妳擔心了,還麻煩妳一路用空間移動送我來醫院」美琴愧疚的說道,?#20250;?#38706;出納悶的表情「是說途中我應該一直在放電吧,真虧你還能一直扶著我,不會難受嗎?」

黑子輕笑出聲「沒事的,能幫上姐姐大人是黑子我的榮幸」?#21448;?#36899;忙別過頭。

“能夠一直貼在姐姐大人身邊,還能享受姐姐大人愛的鞭打怎麼可能難受啊~嘿嘿”黑子口水直流,臉上露出變態般的笑容。

「黑子?」由於黑子表現有點奇怪,美琴納悶的叫了她一聲,這讓黑子回過神來。

從幻想回歸的黑子連忙擦掉嘴邊?#30446;?#27700;,轉向美琴,只見對方全身散發出可怕的氣息。「是說黑子,能幫我查公園那兩個傢伙的資料嗎?」

不用問也知道,美琴這句話的目的,雖說黑子很不希望將美琴牽扯進來。但她知道,她的姐姐大人是個被打就絕對要還手的人,就算不說她也會自己去查吧。但以現在的美琴別說是打贏了,反而會傷的更重。

拗不過美琴的黑子嘆了口氣,語氣有些強?#30149;?#22992;姐大人…能請您先好好休息嗎?出院時會把所有資訊都給您看的。」

不知是因為明白自己目前的狀態,還是受黑子強硬的語氣影響,雖說看似還是有些不滿,但美琴屈服了「好吧…」她嘟起嘴說道。

不知經過多久,黑子看到一旁的時鐘,時間已來到下午三點半,她忽然想到關於剛才還有些事要回支部處理,況且也不好再打擾美琴休息,黑子起身。「那麼姐姐大人,黑子還要先回一下支部,晚上會代您向舍監大人說明的,還請姐姐大人一定要好好休息。」在離開前還不忘叮嚀美琴。

「好~好~」早已聽到煩的忠告,美琴隨意敷衍一下後又像想到什麼一樣對準備離開的黑子說道「對了黑子!這幾天盡量早點回去,畢竟他們的目標是妳,不保證他們不會再度襲來」

「我明白了,姐姐大人」嘴角浮現淡淡的笑容,留下這句話,黑子關上病房的門。


為了與初春討論公園那場襲擊?#24405;?#40657;子動身前往177支部。當走到支部樓下時,黑子看見一位身著與初?#21512;?#21516;制服,披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少女迎面走來。她的名字叫佐天淚子,與初春是同校兼友人,也是黑子與美琴的朋?#36873;?br />

「這不是白井同學嗎?」對方貌似也注意到自己,只見她舉起手臂招手,隨後快步靠過來。簡單打了招呼,兩人爬上階梯。

「初春!我又來玩了~」佐天稍稍暴力地推開支部大門,連綿不絕的打字聲從深處傳出。

走入一看,只見初春坐在電腦桌前,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螢幕上的畫面高速變換。沒多久,她按下一個?#23384;I,畫面上一個個的視窗逐漸關閉。完事後的初春舉起手伸了個?#37266;?#36889;才意識到已站在她身後的佐天和黑子。

?#39640;祝?#20304;天同學你什麼時候來的?白井同學也在?!怎麼都不叫我一下,等很久了嗎?」

“其實已經叫過了”這句話埋在兩人心中沒有開口,黑子上前拍了下初春的肩膀「比起這個,在那之後還有查到些什麼嗎?」

「有些令人在意的消息…剛剛將資料核對過後發現,那所軍事高中貌似過去與研究所有著持續往來。」回頭操作起鍵盤,螢幕上瞬間跳出數個視窗,初春指著一位男子的頭像說道「而上面記載當初因藥物開發而失去能力的那位,就是這位隱元貴光先生」

「失去能力?!但剛才的戰鬥,對方明顯能正常使用能力啊。」黑子感到不可置信,她不是在懷疑初春的能力,只是這個資?#24076;?#33287;剛才所見事實實在過於矛盾。

「估計是解藥製作成功…不然就是因為某些緣由散佈出虛假的消息嗎…?」初春低頭?#20102;肌?br />

周圍氣氛越來越沈重,感受到自己開始跟不上話題的佐天,搔了搔臉頰,以稍高?#37325;?#30340;音?#30475;?#26039;兩人「那個,請問兩位在說什麼啊?」

兩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說出口。

「初春,麻煩妳說明吧,我去泡紅茶。」

黑子順勢將說明的工作交給初春,自己逃向茶水台,一旁的初春雖然好像想說什麼,但還是認命的開始說起來龍去脈。

「欸欸!所以說御坂學姐現在無法使用能力嗎?」聽完解說的佐天一時之間感到難以置信,而初春看著這樣的她只能露出苦笑。此時黑子端了兩杯茶走過來,分別遞給初春與佐天。

「啊…謝謝」兩人不約而同道謝後將杯子接下。

初春喝了幾口紅茶潤了潤因連續說明而乾澀的喉嚨後擔憂的說道「那個…白井同學,這件事可能已經遠超風紀委員管理的範圍了,要不要尋求警備員幫助呢?」

黑子想了想,雖說尋求警備員協助可能是最好的也說不定,但畢竟犯人目標是自己,估計將會被強制保護起來吧,這對之後的調查可能會?#26032;?#29033;。

就在黑子糾結時,初春注意到一旁電腦螢幕,上頭跳出收到新郵件提?#36873;?ldquo;估計又是一些總部發來的提醒通知吧”如此心想,同時操作滑鼠點開郵件。

【學園都市統括理事會】

初春到目前為止,很少直接?#32773;^如此大來頭的郵件,這讓她有些震驚。初春開始讀起內容的同時,一旁的佐天因為好奇湊了過來。

能力開發特別課程通知

實施對象:風紀委員177活動支部 白井黑子 同學

相關說明:空間能力系實用性廣泛,我們特別針對該?#21040;y特殊演算公式開發出一系列課程,經由內部篩選,最終選定白井黑子同學為該計劃受試者。

課程內容:因使用特殊設備故無法在此告知

時間地點:請於明日下午一點前往第二學區武裝能力開發實驗室

「特別能力開發!感覺好厲害啊,白井同學!」佐天興奮的喊著,這讓黑子注意到她們在看的東西。

當黑子也將內容大致讀過一遍後饒?#20449;d致的說道「明天下午嗎?時間還真突然。」

與兩人不同,初春在看到信件內附地點後,表情顯得有些嚴肅「那個…可能是我多心了…這座實驗室貌似是研究能力限制藥物的那間研究所的附屬設施。」

?#39640;祝?#38627;道不只是湊巧而已嗎?」佐天轉頭看著初春。

黑子再度看了遍郵件,視線不僅停留在寄件人欄位好一陣子。「但這個無法拒絕吧?況且這種信件也不是能輕?#36861;?#20882;的。」

「嗯…總而言之白井同學還是小心一點?#23481;^好。」初春實在不放心,老實說這之中有許多奇怪的部分,黑子自身也明白。

「沒事的哦,我也是會注意。」她認真的說著。

初春看著黑子的表情也不好再說什麼 ,畢竟該提醒的也都做了,再來也只能信任黑子的判斷。

在那之後,初春開始撰寫今日的巡邏報告,黑子與佐天也在分別做著自己的事,在這之間,三人時而會討論了一下公園的襲擊?#24405;?#20197;及黑子的特別課程。不知不覺,宿舍的門禁時間也在漸漸逼近。

「啊!不好,都這個時間了。」率先注意到時間流逝的是黑子,她闔上手中的資?#24076;?#36899;忙站起來,一手拿著書包走向門口。「那麼,我差不多要?#20837;x開了。」

正坐在沙發上的佐天轉頭看向黑子。?#39640;祝?#37027;麼早嗎?我還想說等等順道去逛逛的說。」

其實佐天說的沒錯 ,老實說距離一般宿舍門限還有將近一個小時。但…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19978;?#30340;是,我們那位舍監對於打破規定的人可是是毫不留情的,恕黑子這次無法陪同。」黑子無奈的說明原因,同時也感到脖子發涼,抖了一?#24405;?#33152;。

佐天和初春過去曾聽聞甚至見過她?#20841;?#30435;的各種?#35770;敚?#25152;以也不敢挽留,在互相道別後,兩人只能看著黑子消失在門的另一?#21462;?br />

在黑子離開後,佐天將目標轉向初春。「那麼初春呢?反正還有時間吧?」

「那個…我報告還沒打完」初春苦笑,指了指電腦畫面,上頭滿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欸!我會請你吃點心的,拜託嘛~」佐天祭出食物誘惑,效果拔群。「真的嗎?!那等我一下哦!」只見初春?#38498;?#39640;的速度將報告完成後提起自己的隨身物?#25918;?#21521;門口。

「我們走吧~再晚就要來不及了。」她的表情非常愉悅,喃喃計劃著等?#35748;?#21507;的點心。這才使佐天察覺剛才的失言,他冒著冷汗說道「那個…請手下留情」

那之後,在某間蛋糕店中,看著錢包流淚的佐天以及開心吃著許多蛋糕的初春,而這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這月連更兩章喔!我會堅持下去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