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夜:安宁的村庄之夜

作者:长月幼花
更新时间:2019-04-22 16:20
点击:77
章节字数:70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东方的魔女跟在南方的魔女身后。她们从东方离开,从地面走到山顶,从山顶飞上天空。两人在云中间漫步,闲谈。罡风呼啸驰过,经过她们身边时畏惧般地变得小心翼翼而轻柔。

从魔女们口中吐出的话语,由古老而陌生的音节组成,像鸟类的鸣唱,又像河流的激吟。

“沉稳的弥赫克累托啊,你为何将我带到此处?”东方的魔女开口了,她曾经是东方的掌控者,高山的母亲,也是最原始的欲望与根源的美的化身。

“只因我不愿大地偷听到我与你的谈话。”南方的魔女也开口了,她掌管着南方,代表平原与天空,象征力量与权衡。

“你有什么话要同我说?”东方的魔女微笑着道。紫罗兰色的浓密长发被风扬起。眼中缺乏温?#21462;?br />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只是来看看你。”弥赫克累托没笑,转过身来,神情沉静而专注。棕色的眼瞳定住,目光追逐着?#20999;?#34987;风扬起的紫罗兰色丝绸长发,双眼因为尖尖的下巴衬托而显得大而有神。

对面美丽的女人只是微笑地看着她,并不言语。

“你仍未放弃向西方复仇的打算吗?”弥赫克累托静静地注?#24188;?#22905;道。

“我也不知道。”美丽的女人依旧微笑着。她垂下眼睑,看向别处,嘴唇开合,“现在我连登上天空,都要借助于你的力量。弥赫。”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呢?”

她的声音让人神思恍惚,如果站在这里的不是另一位同她一样的存在,只怕连眼中的她的面容也分辨不清楚。

弥赫克累托失声了。她看着对面的人,双唇微不可察地张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让她等着我,?#19968;?#26410;想好要如何处决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莉莉斯忽然笑起来,是那种有别于微笑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弥赫克累托欲言又止。

“你知道的,”弥赫克累托认真地望着她,最终有些不可思议地道,“她早已臣服于你,不过碍于尊严不擅表达。”

“不。”莉莉斯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她温柔的声音倾吐,出口的却是残忍的话语。

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刹那间凝固。流动的云也畏惧于那位?#34183;?#32654;丽的大人的威严而微微颤抖。风惶恐地停止了,卑躬屈膝地凝滞于原地,察言观色。

两人静默片刻。

南方的魔女叹口气。

“你的那位可爱的忠勇骑士小姐,知道你对她的‘喜爱之情’吗?”弥赫克累托嘲讽地开口道。

“你?#30340;兀?rdquo;莉莉斯依旧低垂着眼睑,把玩起自己的一缕发梢,?#27492;?#22312;阳光下反射出?#24179;?#30340;色泽。

“还是你惯玩的?#20005;貳?rdquo;弥赫克累托轻哧一声,但那声音里又仿佛压抑着一些旁的感情。

“莉兹,”她轻声喊道,眼中含着戏谑,“你为?#31283;?#26085;赤身裸体,不着寸缕?”

莉莉斯瞥她一眼,轻轻地笑出了声。

?#24188;牛?#22905;以一种并不带有任何意味的,温和的口气,模仿着弥赫克累托的句式,将她的话原封不动地奉还给了她:

“弥赫,你为何衣履加身,形类凡人?”

东方的魔女离开了。

弥赫克累托望着她流云中逝去的背影,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她只?#34103;?#38745;地注?#24188;擰?br />

“罪恶的莉斯赛尔维娅。”这是东方的魔女的本名。


伊?#25104;?#22352;在潭水边,与人鱼们为伴。

“希娜,你们吃人吗?”伊?#25104;?#22352;在礁石上用旧棉布擦拭着她的重剑。头盔被她放在一边。

希娜?#31181;?#25269;在礁石上,用双手托着脸,笑眯眯地望着伊?#25104;?#40060;尾在水中愉快地来回摆动。

“吃呀。不过我们不会吃你。”希娜依旧笑眯眯的,丝毫未觉得在一名人类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有什么不?#20303;?br />

伊?#25104;?#27809;料到这个回答,一时怔住,转过头去看她。

艾坐在潭水里面,时不时地看向这两个人。

“其实我们最开始也是打算把你吃掉的,不过你是那位大人的人,我们反倒要看好你了。”

金倚在另一侧的礁石旁,口中哼着柔软轻快的小调。听到“那位大人”,她转过头来望了这边一眼。

伊?#25104;?#19968;惊。

“骑士小姐,你要知道,魔物都是吃人的。”连说出这句话时,希娜都?#20999;?#30511;眯的。

“独角兽也吃人吗?”伊?#25104;?#33073;口而出。

“当然了。”

希?#21364;?#36817;她,黑色的眼睛很漂亮。

伊?#25104;?#30475;到她掩在棕褐色发后服帖于颊侧的?#35813;?#30340;鱼鳍。

眼前是她天使一般精美绝伦的面?#20303;?br />

希娜微微张开嘴,露出一些尖牙,道:“这些都是品尝过人类的?#33713;蕁?rdquo;

举起手。

“这些是?#27627;?#36807;人类的指?#20303;?rdquo;

眨了眨眼睛。

“这是观赏过人类死亡情形的眼睛。”

“希娜!”艾隔远?#20599;?#22320;吼了一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伊?#25104;?#21482;觉得一阵寒意爬满脊背。

那是比之前面对那个黑发女人时还要强烈的毛?#20542;?#28982;之?#23567;?br />

伊?#25104;?#27785;默了一会,?#24188;?#38382;道:“为何我在面对你们的时候,并未感受到…威胁呢?”

希娜满意地看着她,像在看一个聪颖的学生。

“打个?#30830;健?#20320;想,你走在大路上,看到一个衣衫褴褛但?#23380;?#30340;人,你当然会提防他对你发起攻击。但是如果,你遇到一名衣冠楚楚的贵族,你甚至还会主动同他打招呼问好呢!”

说?#30504;?#24076;娜哈哈地笑了起来。鱼尾摆动得更加欢快了。

伊?#25104;?#24182;未觉得如何好笑,虽然她的话听起来确实有一些道理。

艾终于耐不住寂寞,游到了她们这边来。

不过她并没有发言,只是靠在礁石上静静地看着两个人嬉笑。

不,应该是希娜单方面地以戏耍伊?#25104;?#20026;乐。

伊?#25104;?#19981;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知道因为魔女的?#20498;剩?#22905;们不会?#25749;?#22905;。不过她还是感到有一些坐立不安。

伊?#25104;?#26377;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主动说话。当她饿了的时候,人鱼们或独角兽会为她找来森林中可供人类食用的果实和草药,味道有好有坏,?#24515;?#26524;腹。

又过了一会,伊?#25104;?#28176;渐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变得能同人鱼们正常地交谈了。

她想到什么,开口向人鱼们询问魔物是否都会撒?#36873;?br />

“嗯……这个不太好说。”希娜倒是很认真地在思考她的问题。

“你知道,就像你们人类,有的人?#19981;?#35828;真话,有的人?#19981;?#35828;假话。”希?#35748;?#20102;想道。

“独角兽是最不?#19981;度?#35854;的魔物了,他们几乎从不说?#36873;?#25105;们人鱼也不经常撒?#36873;?#38271;翅膀的小妖精们也不撒谎,不过它们通常连真话也不说,只会用那双眼睛看着你。”

“南方与东方的魔物的话比起西方要可信许多,西方都是一群恶?#26377;?#27531;的魔物。它们要么头脑简单不会撒谎,这种你一眼就能辨别,要么?#21520;?#28779;纯青谎话连篇地将你诱入早已设下的陷阱里。”

伊?#25104;?#21548;完希娜的话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着远方发呆。她面对的方向正是魔女离开之处。

天渐渐黑了,魔女依旧没有回来。

人鱼们用魔力将水分从礁石上抽离,弄出一块干燥的地方,让伊?#25104;?#36538;在上面睡觉。

虽然礁石看?#20808;?#20985;凸不平,但实际上已被水流冲刷得很平滑,伊?#25104;?#36538;?#20808;?#31455;然不觉得咯人。

伊?#25104;?#23558;武器放在一旁,戴上头盔,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天明。

人鱼们围在潭水边观看骑士?#26041;!?br />

伊?#25104;?#31449;在离潭水不远的地方,一下又一下重复着平砍?#25176;?#21128;的动作。看得出来她很认真,全身的肌肉都在用力。不一会,她的额上就布满了汗水。

人鱼们不时指指点点。

“腰用力!”

伊?#25104;?#32039;了紧腰。

“步子要?#21462;?rdquo;

伊?#25104;?#36393;了踩步子。

“眼神要锋利!”

这个伊?#25104;?#26159;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响起。

一个女人骑着棕色的马从树林的阴影中走出。

“莉莉斯!”伊?#25104;?#21548;到声音,转头看到魔女,神采一下子飞扬起来,丢下手中的剑就跑过去,贴着马身抱住她。

魔女微微一笑,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

五条人鱼恭谨地站在潭边没有动。

“我亲爱的孩子,?#24653;?#20320;们帮我照看我的骑士。”魔女微笑着向人鱼们点?#20998;?#24847;。

人鱼?#34103;?#28982;都腼腆着,没有说话。

“伊?#25104;?#21435;把你的东西都拿起来,我们准备出发了。”伊?#25104;?#21548;话地放开魔女,跑到人鱼们那边将自己的东西都拾起来,有头盔,剑,还有这里的魔物们昨天帮她找的一些果实和草药,刚好补充了她所剩不多的储粮。

伊?#25104;成现?#21073;,戴好头盔,将包裹系到马身上,脚踩马镫翻身上马,坐到魔女的身后,一只手握住缰绳,另一只手紧紧抱住魔女的腰。

维克托似是有些不习惯两个人的重量,踱了踱步子。

伊?#25104;?#21644;魔女准备离开了。

伊?#25104;?#24691;切地问道:“你已不会消失了吗?”

“我将与你同?#23567;?rdquo;魔女垂首背对着伊?#25104;?#30446;光沉静温柔。

伊?#25104;?#24819;了想,问道:“莉莉斯,你这样同我上路吗?”

说完,不待魔女回应,伊?#25104;?#32763;身下马,从多层的包裹中抽出一层布,披到魔女身上。

“莉莉斯,用这个把你的身体遮住。”

魔女依言用棉布将自己包裹起来,连同美丽的秀发在内,只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

魔女变换了乘坐的姿势,侧身双腿并拢,两只脚掩盖在垂下的布料后。

伊?#25104;?#36825;?#24597;?#24847;,重新上了马,向人鱼们挥手告别。

昨天她已向人鱼们打听好了路,绕过石壁下山后会有一条小径,沿着这条小径一直走,会走上一条大路,沿着大路向西走,就能到达人类?#24188;?#30340;地方。

维克?#26032;?#24320;步子。

“喂!”一个声音在伊?#25104;?#32972;后响起。

伊?#25104;?#36716;过头,看到是艾在喊她。

看到伊?#25104;?#36716;过头来了,艾咬了咬唇,开口道:“你还会回来这边吗?!”

伊?#25104;?#19968;愣。

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伊?#25104;?#31505;了笑,但她戴着头盔,艾看不见。

艾转身钻进了水里。

伊?#25104;?#20914;金点?#35828;?#22836;,然后离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艾并没有下水,而是躲在礁石后偷偷地看着她们走远。


下山以后,伊?#25104;?#26524;然看见了一条小径。不知为何,在这深山里,本来不应有人常来,这条小?#24230;?#20687;是日日被人?#24525;?#19968;样,很干净,没有被?#25918;?#30340;?#23433;?#35206;盖。

维克托载着伊?#25104;?#21644;魔女沿着这条小径向山?#28382;?#22260;走去。一路上,两人竟然也有说有笑。魔女自从有了实体,似乎也有了说话的精力,不再等伊?#25104;?#21521;她发问,会主动和她说话。她?#34103;?#20687;两个普通的旅伴一样,不,像一名普通的骑士带着一名装束奇怪的女子。

维克托也仿佛变得更灵性了。

太阳下落到一半的时候,伊?#25104;?#22905;们终于见到了那条大路。

那是一条很宽敞的路,大约能容两架单人马车并排行驶,不过看?#20808;?#20284;乎荒废了许久,杂草丛生。她们现下足下的这条小径斜插过去,?#30001;?#21040;那条大路的边沿,中间隔着茂密的灌木丛。

维克托载着两人从灌木丛的空隙间挤了出去,伊?#25104;?#19968;面护着魔女,一面挥动长剑将枝桠别开。

维克托从灌木丛中跳到大路上,跌跌撞撞走了几步,转了个弯向西边那头走去。

伊?#25104;?#22238;过头来望了一眼她们刚刚出来的那个地方,灌木丛又合拢了。那条小径也看不见了。

这条大路很平坦,柔弱的?#23433;?#23545;维克托来说不成问题,倒在地上拦路的树干维克托也可以很矫健地跳过去。

路上经过一处低垂树枝的时候,一只小指头大的蜘蛛从蛛网上掉了下来,落到了魔女的头上,然后迎着风向前窜到了棉布里面。

魔女从布料中探出手来,将那只蜘蛛从颊侧取下。小东西乖巧地停驻在她的食指上,似是防卫地将身体蜷缩起来,装作死亡的样子。

伊?#25104;?#21548;到魔女轻轻笑了笑。?#24188;?#22905;把它吹走了。

魔女其实经常笑,不过总是浅尝辄止,略微弯一弯嘴唇,过后便又恢复平静的神情。

她的气质很温?#20572;?#21363;便是不笑的时候,也不会让人感觉冷漠。

成年形态的魔女较她之前在高塔中少女的形态时有了些微不同。若说在高塔中的魔女看?#20808;?#38500;开神秘,单论她的外表,是全然的不谙世?#25314;?#27492;刻的魔女就已是全然的深沉了。

她仅仅只是不动声色的坐在那儿,甚至目光也无需看向你,就像一尊远古?#20599;?#21051;好的塑像,经历了无穷的时间后来到你眼前——她的双眼曾经见证过无数的?#24405;#?#21475;中含着无数的秘密要向你倾吐——而当她的眼睛转向你时,你才惊觉?#20999;?#19981;过是你的臆想,但她确实,确实就是像那样一般地吸引着人,并且也确实,确实像一尊雕像那样始终只?#34103;?#40664;地注?#24188;擰?#37027;双唇上仿佛被施加了?#32560;洌?#27809;有允许不能轻易开口。

魔女背对着伊?#25104;?#20234;?#25104;?#30475;不见她的脸,只觉得身前这具苗条的身躯是如此柔软,偶然的触碰是如此美妙。

维克托不停歇地?#23490;埽?#32456;于在太阳落下前抵达了人鱼们口中人类聚居的地方。

道路在最后一个山坡忽然开阔了起来。维克托载着伊?#25104;?#21644;魔女从树林的阴影里冲出来,这里仍旧是一处高地,不过视野陡然宽广了。

坚硬的土黄色地表覆?#20146;?#27973;绿的草被,紫色与白色的野花生长在岩石的?#26009;?#38388;,于微风中轻轻摇晃。

高地下的地面平坦了许多,低缓的土坡之间三三两两地耸立着一些由灰色石头和?#38745;?#30732;成的房屋。树林稀疏。离房屋有些距离的地方是一片片金黄的麦田,看样子现在正是丰收的时候。更远处是平坦的地平线,太阳?#20599;偷?#22320;悬在那上方。夕阳将目光所及的一切都镀上一层昏黄,包括身后的山岭,和向两侧无限?#30001;?#30340;远方。

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气息,一种令伊?#25104;?#24863;到陌生的气息。微风?#33041;耄?#26080;言的氛围笼罩着这片大地。

这是一个村庄。一个远离伊?#25104;?#30340;国家的陌生的村庄。

这个地方看?#20808;?#26377;些?#24694;ぃ?#22303;地?#24895;?#29157;,空气中还带着?#20857;?#30340;余温。

天色又暗了一点。伊?#25104;?#26469;不及细?#24863;?#36175;这异乡的风光,匆忙策动维克托从盘旋的山?#32769;?#19979;面的村庄跑去。

走进村庄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一半了,暮色四合,光线逐渐黯淡起来。村庄中的道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想?#27492;?#26377;的村民都已经归家了。

实际上,黄昏作为“逢魔时刻”,传说这个时候有许多妖魔会出来活动,想来没有什么人?#19981;?#22312;这种时候外出。

途经村庄的第一幢房屋时,伊?#25104;?#21202;住缰绳,维克托顺从地停下了脚步。

魔女偎在伊?#25104;?#36523;前,安静地一言不发。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房屋,外面用那?#21482;?#33394;的石头砌着人肩膀高的围?#20581;?#20234;?#25104;?#20174;马?#25104;?#26395;过去,院子很小。屋里没点很多灯,只有门边的一个小窗?#26087;?#30340;缝隙间透出微弱的光线。

伊?#25104;?#19979;马,推开?#22909;?#22788;?#25226;?#30340;木制隔?#24076;?#31359;过院子,走到房屋跟?#21834;?#37324;面传来细微的说话声。

伊?#25104;?#25260;手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明显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谈话停住了。?#24188;?#26159;?#39318;?#34987;推开的声音。然后是细弱的脚步声。门边小窗窗缝处透出的光线越来越亮。

“谁?#21073;?rdquo;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内响起。

“您好,我们是路过的旅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宿。”

里面忽然没了动静。

过了好一会,那个声音?#26049;?#27425;响起。

“还请您快离开吧,我们这里不接待陌生人。”仔细听的话,会发现那个声音有些发颤。

伊?#25104;?#21482;得依言离开了。

魔女在?#22909;?#21475;等侯着,见她走回来,询问地看向她。

伊?#25104;?#23545;着她摇了摇头。

这时,背后门边的小窗户?#37027;?#25171;开了一条缝隙。

一只眼睛从那里向外观望着。

伊?#25104;?#29301;起维克托的缰绳准备离开,魔女却摇了摇头,让她再等一?#21462;?br />

果然,不一会,身后的门打开了。

那个苍老的声音有些急促地响起:“你们请等一下,陌生人。”

伊?#25104;?#36716;过身,发现一个老妇人提着?#20599;?#31449;在门口,正焦急地朝着他们招手。

伊?#25104;?#25240;身返回去,老妇人却让她把马一同牵进来。

维克?#26032;?#21534;吞地走进了小院,被它挡开的小?#20037;?#22312;它屁股后来回转动。

天色愈发黑了。飕飕的冷风吹过,让人不禁激灵灵打一个寒颤。

”陌生人,你们应该没有别的去处,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老妇人最先有些紧张,不过此时已经镇定了下来,帮伊?#25104;?#19968;起将魔女从马上搀扶了下来,然后又牵着维克托去了?#23380;?#26049;边的马厩里。说是马?#29301;?#37027;棚子却修得很低矮,将将比维克托高出半个头。里面也没?#26032;?#21305;,只有一匹同它主人一样衰老的毛驴,一动不动地待在食槽边,长长地喘着气。或许?#26032;?#21417;更加合适一点。

老妇人将伊?#25104;?#21644;魔女带进了屋内。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地面铺着石板,橱柜旁摆放着农具,前面摆放着一条?#22949;?#21644;两条长?#21097;?#37117;是用山上的一种?#38745;?#20570;的。里面一点有一个壁炉,里面燃着不小的火,将整个屋子烘得暖暖的。

炉火前坐着一个老头,躺在一张铺着旧毛毯的椅子上抽?#28525;罰?#30475;到她们进来,点?#35828;?#22836;,也不说话。

伊?#25104;?#23558;头盔摘了下来,抱在身侧。金色的发丝在火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老妇人带着两人从旁边的小门进到隔壁的房间,让魔女今晚就和她一起在这里睡。

这个房间比外面还要小一点,里面?#35805;?#20102;一张木板床和一个旧衣柜。床上先是铺了一层?#38745;藎?#28982;后是一些旧棉絮。上面搭着一层厚毛毯。

魔女将头上的棉布揭了下来,露出那头紫罗兰色的长发。老妇人看到,不禁赞叹了一番。

“小女子好漂亮的头发哩。”

魔女似?#20999;?#28073;地一笑。

老妇人见魔女身上只披了一层棉布,便将伊?#25104;?#36214;出了房间,从那个旧衣柜里翻出几件衣服来递给魔女,示意她换上。

魔女道了谢,敞开棉布,将那几件旧衣裳穿上了。

有一条白色的棉布衬裙,一条棕色的麻布外裙,和一根黑色的呢腰带。衣物看?#20808;?#26377;些年头,很旧,不过还算干净。

伊?#25104;?#34987;赶到外面的房间,走到壁炉边坐下烤火。已经是晚上了,有些冷。

老头眯着眼睛抽烟烤火,听到动静睁开一条眼缝觑了伊?#25104;?#19968;眼,?#24188;?#21448;闭上了。

不一会,老妇人带着魔女走了出来。

魔女换上了人类的衣服,看?#20808;?#23601;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了。而?#19968;?#26159;一个十分俏丽的人类女子。

“?#24653;欢?#20301;愿意收留我们。”伊?#25104;?#24320;口道谢。

老妇人摆?#35857;?#34920;示不用。

“年轻人,过了今夜,你?#34103;透?#32039;离开吧。”老妇人走到条桌旁边,桌上放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些碎?#24049;?#38024;线。老妇人将?#20599;?#25601;在篮子旁边,将篮子和旁边的一条旧裤?#30001;?#21040;另一侧。

魔女跟着老妇人走到?#22949;?#26049;坐下。

?#24188;?#32769;妇人进了对面的另一扇小门,不一会端着一个盘?#24188;?#20102;出来。上面有两块黑面包和一块?#34923;摇?br />

“你们来吃点东西吧。”

伊?#25104;?#36215;身走到?#22949;?#26049;,挨着魔女坐下。

魔女和伊?#25104;?#19968;起向老妇?#35828;?#20102;谢,分别拿起一块面包,掰开一点奶酪开始进食。

老妇人走到?#22949;?#21478;一边坐下,继续做她的针线活。

老头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伊?#25104;?#27809;有着?#32972;?#19996;西,她拿着面包,向老妇人问道:“?#20808;思遙?#20026;什么您让我?#34103;?#24555;离开呢?”她看老妇人并没有不?#24544;?#25910;留她们的样子,实际上,老妇人看?#20808;?#20284;乎在害怕什么。

老妇人把嘴一撇,絮絮叨叨地开始带着口音说些其他的话:“我们这个小地方,很少有外人来哩。二位是从东边来的吧,那条路已经很久无人走了哩。上次有群巴卜赛人经过这里,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哩。”

“我们这里最近不知道来了什么东西,月月都要死一个人哩。一到晚上大家都不?#39029;?#38376;。”

“最开始以为是狼哩。?#27597;?#29436;也不偷鸡,也不偷驴,狗也不敢叫哩。”

“明天天亮,你?#34103;透?#32039;走吧,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我也怕她出事哩。”

听到这里,伊?#25104;?#22823;致明白了缘由。

她正想说话,却被魔女拍了拍手臂,于是?#24794;?#22068;了,安静地听老妇人絮叨。

夜稍微深了一点,大家便各自睡了。

老妇人帮伊?#25104;?#22312;房间内的床下用?#38745;?#25171;了一个地铺,给她拿了一床薄被——她以为伊?#25104;?#26159;个?#20982;印?#39764;女和老妇人一起睡床。老头睡在外面的壁炉旁,也用?#38745;?#38138;了一个小铺。

小屋内很暖和。?#38745;?#38138;的床很?#20260;?#19981;怎么柔软,还有一股特别的气味。但是伊?#25104;?#36825;一觉?#27492;?#24471;很香甜。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床了。


原来我以前的更新速度还没有低到极限啊......
离上一章过了超过一个月了吧(哭
周五有高等数学的期中考,在那之前都没有时间写更新哦
另外这章字数创历史新高了,被老婆婆的那个“哩”字洗脑了,感觉好魔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