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内森番外,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下篇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5-03 01:04
点击:163
章节字数:67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内森番外,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下篇 番外完结


彩醒来时,已近日暮,金色的夕阳从窗外海面投射进来,在天花板上描绘着奇幻而迷离的线条。

三森穿着客房提供的白色睡衣,正坐在镜子前给自己?#29486;薄?br />

刚刚用蒸汽蒸完的肌肤润泽含光,如啫喱一般柔软剔透,鼻尖沁着一点高光,五官线条精致流畅,素颜也丝毫不减颜色。只是唇色稍显苍白,专注盯着镜子的目光便带了些许审视的冷漠。

三森拿起眉笔顺着眉骨的走向描画出柳叶般的眉线,五官像变魔术一般立刻鲜活立体起来,她眉弓稍高,有如山峦,更带了股英气,好似高岭盛开的雪莲。

彩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她,赤裸裸的目光投诸在镜中,丝毫不掩饰其中的热切,三森从镜中与她对视了一眼,挑了挑眉,更显骄矜,她不笑时,当真是极傲慢的。

“你好漂亮。”

三森面上一红,沁上了些许粉红。

“别看,?#19968;?#27809;画好呢。”

彩耸了耸肩。

“你画了和没画差不多啊。”

“还没睡醒吗,画?#35828;?#28982;不一样。”

彩挨了骂,反倒笑眯眯地逗她。

“哪里不一样,我看着都一样。”

那?#19968;?#29923;的眼眸嗔怒地瞪了她一眼。

“直?#23567;?rdquo;

彩慢吞吞地蹭到床尾,掰过她的肩膀,一手挑起她的下?#25237;?#35814;着秀美的面容。

纤细的手指在化妆盒上轻巧地滑过,取了一管口红。

花瓣般的膏体顺着唇线描过,原本略显苍白的嘴唇便染上了娇艳的粉色,柔润的嘴?#23047;瓷先?#36719;糯糯的,?#39318;?#36855;地伸手去抚那啫喱一般柔软的嘴唇,指腹便蹭了薄薄一层粉红,她将指尖放进嘴里吮了?#34180;?br />

“都一样漂亮。”

在镜中清冷的眼神,?#19997;?#28287;漉漉地好似濡染了朝露,柔软地望着她,?#19968;?#24418;状的眼眸娇艳含春。

高岭之上,一朝冰消,春暖花开。

猫一般的眼瞳?#20102;?#30528;狡黠的光辉,慵懒眯起。

“三森大小姐今天好?#30528;叮?#22312;紧张?”

三森愣了下,转过去看?#19997;?#38236;子,唇上娇艳的山茶花色点亮了如雪的肌肤,犹如画龙点睛,使得白皙的面容瞬间有了艳色。直男好歹还算?#37266;?#20809;,原本挺直的脊背瞬间放松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在紧张,不由得有些好笑,看着镜中背对着自己换衣服的少女,背部纤细雪白,肩胛处隐?#21152;?#20960;道鲜红的抓痕,三森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为什么要紧张?”

彩随手拿过?#24405;?#30340;衬衫,衬衫包裹住纤细的身体,整齐的折线在主人的随意穿着下微微有些变形,彩?#24202;?#19981;在意这点,随手捞起一根领带往脖子上系,一边戏谑地调侃着她。

“毕竟是第一次接受对手的投降?嗯,又是一个第一次呢...”

萦绕话语间的?#29992;?#26263;示,三森自然心知肚明,羞红了脸颊的同时,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靠过来。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么坏心眼。”

熨烫的折线在三森的手指下变得驯服笔挺,她弯下腰去,双手抚过纤细的腰身,听到头顶陡然变重的呼吸,发顶也被冰凉的手掌轻轻按住,三森轻轻捏了下她的腰。

“?#40092;?#28857;。”

灵巧的手指轻轻?#20982;?#34924;衫下摆两端,紧贴住少女的腰身将多余的布料向后折叠妥帖地收进西装裤里,又替她解开那条蹂躏得有些扭曲发皱的领带,从衣柜里挑了一条银色的真丝领带替她系上。

彩却不领情,冰凉的手指从睡衣下摆钻进去,来回抚摸着暖热的肌肤,?#31508;?#30340;吐息不时骚扰着三森的脖子。

三森毫不手软,利落地打好领带结,捏住领结,用力扯了扯领带,一下子将?#26469;?#27442;动的欲望苗头压了下去。

“呃,勒脖子。”

彩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老?#40092;?#23454;收回作乱的手,额头告饶般蹭了蹭三森的脸颊。

三森微微放松一下领带,继而又替她抚平衣领。

“也不是非戴领带不可,你以前不是穿裙子吗?好像之后都没看你穿过。”

“你更?#19981;?#35199;装吧,?#19981;端?#27668;的类型,薰那种?”

慵懒的金眸?#20102;?#30528;淘气的笑意,轻声轻气地逗弄着她,换来一个恼怒的瞪视。

“再拿薰前辈开玩笑我可要生气了,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呀,要是觉得西装不舒服,就换裙子好了。”

彩呵呵地笑起来,随意一扯便将勒住脖子的细领带扯开,双手扶着三森的肩膀,将她转过身站在梳妆台前。

冷白的手指挑开睡衣的纽扣,轻拂过温暖的胸膛,厚实的衣料垂坠落地,优美的胴体在镜中展露无遗,微凉的嘴唇在圆润的肩头落下如雾气的轻吻。

“今天的主角是你,我想穿和你相配的。”

等三森回过头时,她却早已背过身专注在?#21482;?#19978;。

她总是这样。

面对她时百般柔情,?#20154;?#24819;要回应时,她已然别开了目光。

这三周她们从素不相识到形影不离,她成了她的盟友,导师,入幕之宾。她手把手教她看局势,替她准备资金,为她组建交易团,操盘手,会计师,律师团,做空,杠杆,对冲,一系?#24515;吧?#30340;概念推动着她,将她投入波澜汹涌的金钱游戏。

“会计师那边的结果出来了,北川商船市值蒸发了差不多百分之二十五,九百亿啊,北川君现在大概在哭吧。”

金发少女看完邮件,晃了晃?#21482;?#36731;松的神态仿佛口中说的只是事不关己的数字。

三森静静地看着她,短短三周交易日,四十亿资金连续做空,居然撬动了日经百分之五的指数,几千亿的资金在操盘手手中汇聚成无形的?#39034;保?#36830;续十个大跌,整个股市也随之狂泻出盘,将北川商船逼入了金钱的泥?#21448;小?br />

这这里面,不知有多少散户的血汗,也随之付诸流水。

尽管彩已经放?#27627;?#25910;割的脚步,让散户得以空仓逃脱,不至于尸横遍野,但持有固定股份的北川家,却逃不开这阵当头的棒?#21462;?br />

?#26131;?#20225;业的悲哀便在于此吧。

三森再度将目光投诸在金发少女身上。

楠田家将整个札幌交易所和银行看得?#28010;?#30340;,没有一家银行敢贷款给北川?#21494;?#36807;危机,而北川家前往东京寻求盟友的帮助,企图通过大人物的庇护摆脱楠田家的围追堵截,而这条道路也被政界关白三森?#21494;?#24471;?#28010;?#30340;。在北川家交易所?#22351;?#25276;的价值九百亿的股份便尽数流到了她们的手?#23567;?br />

她?#38477;?#22810;久前在布这个局呢。

“准备好了?走吧,?#30431;?#20204;哭。”

金发少主看她已经穿戴整齐,朝她伸出手。

三森拉着她的手,从首饰盒里取过一支?#30452;?#26367;她戴上,小指伸进皮?#26102;?#24102;和手腕之间,细心调到不影响手腕活动的宽?#21462;?br />

“送你的。”

彩看?#19997;?#33109;上的?#30452;懟?#38134;色的方形表盘简洁优雅,表盘虽然镶嵌了一圈碎钻,?#24202;?#19981;惹眼,昭示主人不俗的品位同时也细心地?#23637;肆说?#35843;的要求。

“为什?#27492;?#34920;给我?”

“生日礼物?你明天就走了,等你从美国回来,生日已经过了,提前送比晚送好。另外...”

三森捉着她的手,嘴唇在那冷白的手指留下樱花般的痕迹。

“下次伸手碰别的女人,看到这只表,就会想起我。”

彩反手一拉,将柔软温暖的躯体拉进怀中,低头吻住在心头撩拨了许久的柔唇。

“すず要?#34915;穡?#35201;我只想着你吗?”

柔情缱绻之际,三森?#31383;?#26263;警醒自己。

不,感情不能强求,神乐薰忧郁的背?#21543;?#22312;眼前,她不可心急,越?#20999;?#21160;,越不能心?#34180;?br />

她抽出一张纸巾将少女唇上晕开的唇彩擦拭干净,替她涂上比山茶花更为艳丽的?#20498;?#32418;,好冲淡些少女周身的清冷。

“?#20063;?#35201;强取豪夺来的,要心?#26159;?#24895;奉上的。”

彩微笑起来,娇艳的嘴唇在如雪的肌肤上,如雪地凛然怒放的红梅,在金色的朝阳下熠熠生辉。

“不愧是三森大小姐。”


“当朋友好过当敌人,不是吗,我们本该成为亲密的盟?#36873;?rdquo;

北川透诚恳地看着三森,企图提醒她原本三森家应?#26151;?#21512;的对象。

可此时的三森大小姐,又岂是当初来那个北海道相亲的三森大小姐,她正襟危坐,不过坐在那里细细品着茶,慢慢地喝,把人耐?#21738;?#24471;发了毛,心头摸不着底,这才端起名门千金骄矜的笑容,慢悠悠地开口。

“北川さん言重了,我们当然是朋友,否则我又怎么会应北川家的邀约,坐在同一张桌上。”

“三森さん好不容易来一?#21550;?#28023;道,我们本该隆重招待,若是有所怠慢,导致有什?#27425;?#20250;,如今我们都坐在这里,不如尽释前?#27185;?#37325;新?#29486;鰲?#24744;手中持有的股份,就当做正式入股,三森さん觉得如?#21361;?rdquo;

三森手中持有的股份价值九百亿,这支和平的橄榄枝,并不便宜。

三森却没什么感觉,对不?#40763;?#30340;人来说,这些钱不过是口头上的数字。她担忧的是另一件事。

北川?#36951;?#36382;北海道上百年,根深蒂固,股市的起伏虽然伤了企业的元气,却不可能动摇实业的根基。只要给他喘息之机,就能?#25351;?#36807;来。

?#26131;?#20225;业?#24425;?#26377;?#26131;?#20225;业的优点的。

?#32824;?#24635;有起伏,和一个百年企业结下仇怨,逼到穷途末路。或许在什么时候,一时不慎,落得鱼死网破。

这不是她想要的。

把人逼上绝路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三森的风格。

北川的父亲突然出声说道。

“三森さん,北川家素来尊重三森家的地位,我们两家更没有必要留下仇怨。除了你现在持有的部分,只要你能平?#30830;?#20986;渡市,我们还会拱手送上百分之五的原始股,算作三森家在北川家的入股协议,我们从此就是一家人了,一荣共荣,一损俱损,北川家败落,对三森家也没有好处,握手言和吧。”

他虽是对着三森说,目光却落在坐在三森背后,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怀中长刀的楠田彩。

三森自然也感觉到其中的违和,作为一个?#26131;?#30340;族长,一个实业上市企业的掌舵人,区区九百亿日元,便压垮了他。他的谦恭和拘谨都相当得不正常。他的恐惧令他肢体僵硬,而他甚至无力掩饰。

彩说得对,这不是一场?#27010;校?#20165;仅是一次受降。

再为难下去,?#21534;?#38590;看了。

三森抿?#19997;?#33590;水,润了润嗓子,柔和矜持的语句春风化雨地化解着僵硬的气氛。

“北川叔叔,三森家原本就要扶持传统实业,我尊重你的?#26131;?#21644;经营奋斗的成就,三森家是来寻求友谊,绝不是要为难你们。”

“不。”

?#25910;?#36215;身来,长刀鬼切顺着主人的动作,拄地发出清脆的声音。她声音慵懒而清甜,?#20174;?#23558;空气凝结的震慑力。

金色的眼瞳凝视着北川家的大?#39029;?#21271;川宗一郎,轻声地重复,“不”。

北川透一下子跳起来,指着彩的鼻子。

“楠田!你?#38477;?#24819;怎么样!”

空气一下子寂静下来。

彩微微皱起眉头,长刀?#32922;?#22312;地面拖动发出瘆人的金属摩擦声,听得人脊背发麻。

“北川,你要是管不好儿子,我来替你管。”

三森注视着金发少女纤细的背影,衬衫挺括的衣料紧贴着身体的线条,让她看?#20808;?#20687;?#29409;?#19968;样单薄,这样纤细的人儿,?#21767;?#21517;为恐惧的寒风带了进来,满场噤若寒蝉。

“退下,像什么样子。”

北川宗一郎低喝了他一声,站起来朝楠田微微躬身。

“抱歉,让您看到了犬子不成器的样子。”

彩无聊地摆了摆手。

“北川さん你毕竟是长辈,怎么好意思让你用?#20174;鎩?#37117;是老相识,你儿子什么样子,我们都清楚得很。”

北川宗一郎拳头握了又放,面?#20808;?#36824;得维持冷静。

“北川家素来敬重您的祖父,不知有什么得罪之处,让楠田少主如此动怒,甚?#20142;?#21512;三森家来打击我们呢。”

“被打了还要问个为什么?你们的求知欲真是旺盛呢。”

金发少主无趣地撇了撇嘴,随意靠坐在桌子上,手指甚至无聊地抠弄起腕上的表带。

眼看?#27010;?#20877;?#28982;?#33853;谷底,三森轻轻盖住她的手。

“彩,别这样。”

柔软的?#38706;?#36719;化了少女的桀骜,彩的手指在她掌心细细挠了?#27185;?#36716;?#25151;?#21521;北川宗一郎。

“北川,看清楚,你面前站的是谁。看清楚你们要跪下求饶的人是谁。”

“你!”

按住躁动发怒的儿子,北川宗一郎?#24425;?#38754;色阴沉。

“楠田少主,困兽犹斗,无?#25151;商?#30340;?#40092;?#20063;会反咬猫,您真的想玉石俱焚吗?你的祖父会允许...”

话未说完,长?#39069;?#22320;拄落地面,打断了他的?#21834;?br />

“看来不仅是你儿子不懂事,连你这个当父亲的也搞不清楚状况啊。你在意的?#20999;?#38065;,在这张桌子上和我谈的条件,不过是张纸罢了,你所依靠的?#26131;澹?#20320;的?#20081;担?#22312;?#24050;?#37324;不过是纸扎的灯笼。看在你我两家是旧相识的份上,才照你的游戏规则来,金钱游戏尚且玩不过我,也配提玉石俱焚?”

嗜血的刀锋缓缓出鞘,在华美的水晶灯下?#20102;?#30528;冰蓝色幽光,娇艳的红唇勾起弧度如刀锋般锋利。

“而我楠田家信刀与血,立刀与血。?#20063;?#24403;家,就遇到你这种不服我的人,想来如你这样不识好歹的,还有许多,?#28909;?#20320;如此有心,我便拿你试我的刀。让?#20999;?#21644;我作对的人看看,这北海道是谁做主。”

空旷的宴会厅一瞬间涌入无数黑衣壮?#28023;?#20182;们将每一个出入口都团团围住,各个神色不善,手皆是隐在身后握住手枪,等候首领的命令。

在场之人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年轻的少女,是日本黑道的执牛耳者,?#20999;?#36382;北海道的霸主,正如她所说,楠田家走到如今,不是金钱的游戏,而是踏着无数人的尸体铺就的王座。

?#19997;?#28216;荡在海上的?#28201;鄭?#21482;是一座远离法律与公正的孤岛。就算尸体沉入海湾,也不会掀起丝毫波澜。

眼见长刀就要出鞘,三森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连忙去握她的手。

“彩!不要。”

那金色眼眸转过来,娇媚的唇角?#24616;?#30528;点点笑意,却全然不是平日笑眯眯逗弄她?#20320;?#25042;与调皮,那是她从未见识过,却绝不会错认的,杀意。

三森咽?#19997;?#21822;沫,柔声劝道。

“北川家已经吃过亏,日后绝不?#20197;?#29359;。你要惩治北川,无非是杀鸡儆猴,让?#20999;?#19981;服你的人见识你的实力。他们若是看到你毫不容赦,仇恨与恐惧只会?#30431;?#20204;更团结,你们根基都在北海道,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蚂蚁多了也会咬?#32769;螅盟?#20204;看到你的实力,也看到你的仁慈,只要有后?#25151;?#36873;,他们便绝不敢与你为?#23567;?rdquo;

三森双手握住她的手,将刀锋慢慢压了下去。

北川宗一郎也深深弓下身子,鞠躬道歉。

“少主,北川?#21494;?#24744;绝无不敬,日后一定唯您马首是瞻,请收回刀剑吧。”

“父亲!”

北川透冲上来扶父亲,目光仇恨地瞪着金发少主。

“今天的屈辱我定会还你。”

却被父亲拉得一个趔趄,跪倒在地。

“孩子不懂事,请原谅他吧。”

长刀归鞘,一场血光之灾就此消弭。

金发少主放下刀,伸出右手按了按北川爸爸的肩膀。

“你这儿子娇养太过,眼高手低,在薄野买春都会惹祸。他若有你一半有自知之明,你又何苦落到如此屈辱的地步。你终有百年之日,而你的?#26131;?#26410;必能安泰百年。好好教导,莫等日后?#27809;?#21518;继无人。”

北川爸爸恭身应是,这才明白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小暴君,薄野是她自小掌管的地方,自然不容人放肆。然而只是这种小恩怨,便动辄企业的存亡,着实令?#35828;?#23506;。

“?#20063;?#35201;你的钱,也不要你的股份,明日?#20999;?#25269;押的股份就会回到你们公司账上,足够你度过这次危机了。”

彩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轻飘飘地说道,轻轻牵过三森的手。

“这都是看在三森大小姐的面子上。她这样为你求情,北川さん不该有所表示吗?这艘船我看就挺不错的。”

如此峰回路转,纵是是北川也难掩惊异之色,他是商人,心头的算?#28120;?#24050;?#20061;?#21709;起,这次做空套出股份若是变现利润超过六百亿,而这艘宸星?#29275;?#36896;价不过一亿美金,折算成日元不过一百亿,这?#25910;?#24425;不可能算不清楚,心头也明白他这是被彻底放过了。

在这位小暴君眼里,钱财当真不过是张纸,是玩弄人心的数字游戏,她和她的祖父不一样,她和自己也不一样,他们根本不是一个?#28572;?#30340;人。

?#26469;?#26356;替,新的秩序要建立了,这位小暴君会对所有不服从的人举起?#24230;小?#32780;她?#20154;?#30340;祖父还要聪明,还要残暴。

万幸她身边,还有一个仁慈之人,能不为她的锋芒所伤,能作她的?#32922;省?br />

他心悦诚服地朝三森低下头去。

“?#34892;?#19977;森大小姐的帮助,律师就在这里,我这就签署转让文件。”


三森从宴会厅脱身在套房找到人时,金发少主正半倚在床头,手中还拿着一瓶香槟,笑眯眯地问她。

“要庆祝一下吗?”

?#20999;?#23481;太过温柔,褪去朱红唇色的嘴唇软糯可爱,颊边浅浅的酒窝?#23383;?#32780;甜美,三森不觉一阵?#31168;保?#20223;佛刚刚那个杀伐无赦的黑道少主,和眼前的不是一个人。

“为什么要送船给我?这笔股份至少价值九百亿,你拿来存银行吃利息也比买这艘船划算啊。”

“是生日礼物。我们在船上度过的时光比钱宝贵,我可忍受不了还有别人住在这里玷污美好的回忆。”

彩摇了摇手中的香槟,嘭地一声开启木塞,金黄色的气泡酒带着清甜的蜜桃香气盈满酒杯,那金色的眼眸亦盈满了如水的温柔。

“可是我生日过了...”

“那就当做明年的礼物好了。”

玻璃酒杯清脆地而甜蜜地碰在一起,彩执起她的手,在她指间落下一个轻吻。

“希望明年三森大小姐仍然如此站在我身边。”

败了。

她看着神乐薰为感情付出的样子,看着她黯然?#39034; ?#22905;不想成为神乐薰,但爱情的漩涡,犹如靠近黑洞的恒?#29301;?#36731;易地被吸引,被吞噬,无可容赦。

真爱不能被?#24179;稀?#19981;能挖空心思?#24949;疲?#19981;能?#26102;人?#20184;出更多,不能欲擒?#39318;?#20302;买高卖。

她没想到,命运转了一个弯,她爱上了同样的人,用同样的方式。所有陷入爱情的人,最终都变成了神乐薰。

等彩从美国回来时,?#36879;?#30333;吧。

最后是怎?#26149;?#23436;那瓶香槟的,三森不记得了,只记得情动深处,那双注视着她,控制着她,夺取着她的眸中,金色的情欲几乎将她燃尽,水变成了火。



==================================

三森送给少主的是香奈儿BOY · FRIEND系列H4472腕表,方形表盘,18K白金,八?#20999;?#30011;框一般的外框镶了一圈钻,看?#20808;?#21313;分简洁?#38378;罰?#21364;?#24425;?#20998;的低调优雅。是给常穿西装的商务女性准备的,黑色的表带是香奈儿向小黑裙致敬的设计,和三森初遇少主时的小黑裙的?#19988;?#22914;出一辙。发售价两万欧。对两人来说并不是太名贵的礼物,送出去也不会给对方产生负担,算是为对?#23047;悸牵?#25361;选得非常上心的礼物。而且,它叫boyfriend,所以三森才对彩说了?#20999;?#39281;含?#21152;?#27442;的话,动的小心机一点也不比神乐?#32929;佟?br />

而少主送了三森一条船x(有钱人套路真多)

这篇的时间线紧接着【楠条】天降娇妻??FT彩外传7 ,三森永远也想不到,她下定决心等彩从美国回来?#36879;?#30333;,等来的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彩。

文中三森有一次被少主非常轻佻地问到要不要交往,但三森犹豫了,三森这么做当?#24187;?#38169;,但如果抓住那次机会提起交往的话,或许就不会出现外传7篇里那个纵情声色,喝得醉醺醺稀里糊涂和新田上床的少主。

有些事情注定会发生,有些人注定会错过。而三森不会知道,她那年错过的是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中彩票的几率 老11选5多久开奖 竞彩篮球胜分差主15 那里有双色球合买 七乘二三出连码 彩票官网试刮 吉林快3今日提前预测 t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飞艇网址 英超主题曲铃声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新型娱乐场所装饰材料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2 湖南彩票网站 香港六合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