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内森番外,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中篇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4-21 12:09
点击:151
章节字数:4781

选择正文字体:

内森番外,奉献于你的初次相逢 中篇


游轮在海面上平稳地行驶着,远离了城市的灯光,漫天繁星便成了主角,海面上清风徐徐,波光粼粼,岁月静好。

神乐薰不愧是宝冢明星,一上船就被人认了出来。在场的女孩子虽然非富即贵,却几乎都是宝冢的拥趸。神乐薰作为TOP男役突然宣布毕业留下一堆谜团,此刻突然出现,自然是被女孩子团团围住。

三森自然不会自掉身价去凑这个热闹,正好在被冷落的札幌世家子弟里转了一圈便悄悄离了人?#28023;?#29420;自走到船尾的露台。

任微凉的夜风拂过热烫的脸颊,三森趴在栏杆上放松地叹了口气,无奈看着手中果汁般的鲜艳饮料。

西柚微苦的香味清爽无害,果汁般酸甜的外表下却藏着酒精强烈的后劲。

“被摆了一道啊...”

刚过二十岁生日,勉勉强强饮?#24179;?#31105;的三森自然是不胜酒力,不过喝了?#23047;?#20415;双颊滚烫,神经也飘飘然地松弛下来,

“无聊吗?”

如砂糖一般清甜的声音凑到她身边。

三森振作一下精神,下意识露出笑容,看向歪着脑袋凑过来的少女。

她放松地斜斜地靠在栏杆上,金色长发在淡黄色的廊灯下流?#39318;?#27801;金般的颜色,金棕色的眼眸倒映着?#20999;?#28857;点的碎光,清澈而狡黠,嘴角娇媚弯起,慵懒和从容就在嘴角弯起的一线之间。

少女?#30722;?#22320;歪了歪脑袋。

“觉得我也很无聊不想理我吗?”

三森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为什?#20945;餉次剩?rdquo;

“明明从东京过来相亲的,却一个人躲在这里呢。喏,没开过的。”

彩递了支CHATELDON气泡水给她,顺手拿过三森手上的杯子嗅了嗅。

“螺丝起子,三森さん不会喝酒呢。”

三森拧开金属瓶盖喝了一小?#20898;?#21547;在嘴里等沁凉的气泡水变得温软才慢慢咽下去。

“?#20063;?#21018;成年,自然是不会喝酒的。”

“是吗...”

彩低头啜饮起三森杯里的酒?#28023;?#30475;在三森眼里,脸颊不由得滚过一阵热烫。

“那个我喝过了,你想喝的话,去换一杯吧。”

彩呵?#20999;?#20986;声来,偏喝了一大?#20898;?#26395;着她的目光里满是淘气,稚嫩的面容更显得幼小甜美。

三森连忙去拉她的手。

“嗳,别喝那么急,这酒后劲可大呢。”

金发少女任她握住手,反倒娇娇地往她怀里倒去,猫一般的眼眸狡黠地望着她。

“你关?#22856;遙?rdquo;

酒液在杯中随着主?#35828;?#31800;荡漾,三森连忙去扶,免得泼脏了她那身漂亮的小裙子。两人裸露的肩膀亲昵地碰触在一起,少女的肌肤如丝绸般凉滑,同样白皙的面容也看不出丝毫血色,清冷地如海面上那轮冷白的弯月。

“这样要感冒了...”

三森喃喃低语着,怀中冰凉娇小的身躯让她没有推开对方,只是避开了那狡黠的目光,望向从灯光璀璨中走来的神乐薰。

神乐薰看着暧昧地抱在一起的两人,眼神黯了黯,只是走上前来,宠溺地捉住她的手替她脱下被酒液溅湿的手套,小声朝她抱怨。

“我被快被人?#32321;?#20102;,你们倒悠哉。”

三森鼻子敏感,早闻到她身上一身杂乱的脂粉气,便知道她受的罪不轻。但看到神乐薰掏出手绢替少女擦拭手指的暧昧画面,脸红心跳之余,又觉?#35868;?#19981;全然是那群女孩子的错。

“谁叫薰你太帅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嘛。”

?#24066;?#22075;嘻地打趣着,轻飘飘地收回手来,朝两人挥了挥手。

“你们聊,?#19994;?#21435;换件衣服。”

神乐薰目送她离去,目光又是?#20987;觶?#36716;过头看向三森。

“你看?#20808;?#21917;醉了呢,要去休息吗?”

三森摸了摸滚烫的脸颊,不好意思地转过?#22330;?br />

“让前辈看到难堪的样子,真是失礼了,抱歉。”

“并不难?#21834;?rdquo;

神乐薰?#27425;?#31505;着看着三森优美的面容。

“你很漂亮,如果加入剧团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娘役。”

“这话从薰前辈嘴里真有说服力。”

“你是哪一届的学生,为什么不继续下去?”

“我是您直属的后辈,您毕业时胸花是我为您佩戴的。那是我的荣?#25671;?rdquo;

宝冢音乐学校只有两年学年,这个缘分着实不浅,神乐薰笑了起来。

“这真是奇遇。如果你在剧团的话,我们也许会成为演出的搭档。”

三森微笑着望向幽暗而平静的海面,清澈的眸中盛着月与星,平静却深沉地凝视着她。

“成为您的搭档是我们的梦想,所以为什么放弃呢?前辈,您?#20154;?#37117;快成为男役TOP,你知道你将创造历史,为什么放弃?”

神乐薰亦平静,?#27425;?#26580;地回答道。

“因为爱。”

三森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就为了这个?多少人爱着你,仰慕着你,女孩?#28216;?#30528;你团团转,足?#35805;?#20320;?#32321;猓?#36825;些不是爱吗?你才二十二岁,为什么要放弃奋斗那么多年的事业,放弃大家的梦想?”

从宝冢成立起,结婚禁止、恋爱禁止的明文规定将它打造成为一座俗世无法侵蚀的玻璃花园,无数少女?#20204;?#26149;?#20998;?#21364;求而不得的梦,无数人无奈黯然离去,而这个即将镌刻在宝冢百年历史中的人,轻?#30528;?#19979;了。

神乐薰的确是优秀的演员,她能轻?#23376;?#38754;部表情与眼神表达情绪,亦能轻易读懂娇小的后辈平静下面如涛的怒气,她轻声说道。

“那不是真的爱。”

那忧郁的面容过于俊美,三森就像在极近的距离欣赏一人的独角戏,微蹙的?#25380;澹?#28070;泽的眼眸,皆是柔美的低语,在耳边倾诉着隐秘的哀愁。

“灯光璀璨,烟彩迷离,锦衣华服,歌舞升平,不过是舞台上的一场戏罢了。

被憧憬,被崇拜,被?#25918;酰?#34987;爱慕的人,是我吗?”

她转过头来,望着三森,她有着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身份与地位,让她能轻?#30528;?#35302;到她所?#30340;?#20043;人的世界。而对她来说,却有如天堑。

“你很漂亮,三森さん,若是你能留下来,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娘役,你也?#19981;?#30528;宝冢,那你为什么不留下来?”

“我...”

三森皱起眉头,无言?#36828;浴?br />

“是啊,就算在舞台上看?#20808;?#20809;鲜亮丽,一个家族也不?#24066;?#22823;小姐成为供人玩乐的戏子。”

“怎么会!宝冢是不一样的...”

三森下意识反驳着,心里却忍不住在想,她?#38477;?#32463;历了什么,让一个意气风发的明星变得如此自卑自贱。

这份疑惑自三森面部微微泄露出来,她还未察觉便被精于演技的女人轻易读取。

神乐薰冷淡地笑了笑。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些都不是真的,不过是一场浮云。若是被台上的灯光晃花了眼,被掌权之人恣意玩弄的时候,不会再有英雄来救你。”

三森摇了摇头,上前恳切地握住她的手。

“我们?#19981;?#30528;宝冢,仰慕着薰前辈的?#37027;?#32477;对不?#20999;?#20551;。请不要妄自菲薄,相信爱着你的人吧。”

神乐薰却轻轻抽回手。

“是吗,因为被?#19981;?#30528;,所以大家期待?#39029;?#20026;什么,我就要成为什么么。这种?#19981;?#31639;什么呢?你也想说自己也这样地?#19981;?#30528;我吗?”

神乐薰忧郁地转头望向光的来处,不负时光淬炼的优?#26639;?#21897;,如平静的海波,温柔而悠长地拍打着三森的心房,令她禁不住为之心颤。

“只是?#19981;?#30528;自?#21512;?#35201;的样子,不是真的?#19981;叮?#33509;不为其倾其所有,又如何证明真爱?”

三森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身香槟色的夏季小西装的少女沐浴在璀璨流光中,圆润的金眸含着笑意慵懒眯起,毛茸茸的金发看?#20808;?#27963;像太阳底下的橘色大猫。

她不远不近地站在那里,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焦黄的曼哈顿倒映着灯光,金色的波光围绕在她指间。

“打扰到你们了?”

神乐薰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拿开酒杯。

“你手好凉,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

彩微微偏过头躲开她想要抚摸发顶的手,好笑地朝里面努了努嘴。

“我只是不想站在里面,看看?#20999;?#23567;姐,目光快要把我生吞了。”

神乐薰看了看室内,发现大家的目光聚焦在这边,其中当然也包括北川。

她绅士地弯下腰,手掌翻上捧住少女的手,她身姿凛然,俊美的面容挂着令人心驰的微笑,站在那里便如置身舞台的中心,光?#35782;?#30446;。

“你要是陪我跳支舞,她们都会闭嘴的。”

彩看了神乐薰一会,冰凉的手指从她掌中退出来,放在她肩膀上轻轻按了按,翩然离开。

“我这身衣服不适合跳舞。我不?#19981;?#22905;?#20146;?#30475;着我,去吧,薰。”

三森看着神乐薰黯然离去的背影,轻声说道。

“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薰前辈?#19981;?#20320;。”

少女趴在栏杆上,慵懒地望着月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你?#19981;?#34224;?那为什么不随她去跳舞。”

三森想起神乐薰刚刚说的话,那曾经美丽的字眼此刻就像一根小刺,令她如鲠在喉,三森不悦地皱起眉,言语之间也多了一丝火气。

“我不轻言?#19981;叮?#20320;既然不?#19981;?#22905;,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你知道她是多?#20174;?#31168;,她为你放弃了那么多...”

少女转头望着她,猫一般?#20320;?#25042;褪去,金色的眸?#23383;?#28982;染上寒意,如冰淬的?#26007;媯?#20999;割着,审视着她。

“所以我就应该回应她吗?”

“这当然不是...!”

“那你在要求我什么?”

三森突然?#32842;?#36215;来,她当然知道,不?#19981;?#22905;并不是她的错。这当然不是等价?#25442;弧?#36825;个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得到?#35282;?#30456;悦。

心头隐隐燃烧着怒气,这份怒意,并不是对少女的,可她?#38477;?#22312;生什么气,生谁的气。

“何况...我也没要求你回应我什么啊?”

樱桃般活泼的甜香伴着醇香的酒气悄然凑近,少女砂糖般清甜的嗓音糯糯地凑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轻易染红了她的面颊,三森猛地索瑟一下,下意识往旁边躲开。

“你胡说什么呀!”

少女双手环住她的手臂?#20048;?#22905;摔倒,故意拖长的语调伴着微沉的鼻音听在耳中宛如调情。

“这就受不住了?刚刚可是一幅恋爱大师的样子教训我呢。”

三森心跳如鼓,这才?#20174;?#36807;来自己被调戏了,恼羞成怒脱口而出。

“你真是个?#26723;埃?rdquo;

?#26159;?#24039;地?#36276;?#25163;,唇边清浅而甜蜜的酒窝缀着几分轻佻的玩心。

“哦?那大小姐怎么还不赶紧躲开。”

三森按住胸?#20898;?#25353;下心头无名的骚动,连带?#20999;?#38544;秘的不悦,也在这阵骚动中不知不觉消散。她凝视着少女秀美的面容。自己这是被耍得团团转呢,被看?#20808;?#27604;自己还小的女孩子。

三森却并不讨厌她。

“软弱的人才害怕?#26723;埃?#36828;离?#26723;啊?rdquo;

“那你呢?”

“我可以制定规则,限制他,驯服他,驾驭他。”

带着截然不同的香味,却有着相同?#38706;?#30340;外套,温暖地罩住了她,毛茸茸的金发在微咸的夜风中亲昵地亲吻着她的脸颊。

“小心感冒,北海道的夜晚比东京要冷得多。 ”

三森拢了拢肩上香槟色西装外套,问出了早就留存在心的问题。

“北川家是为了联姻,你呢,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好像现在才碰触到乐趣一般,少女嘴角漾起甜蜜的微笑,声音也变得柔润温存。

“你的眼睛像?#19968;?#33457;瓣,很漂亮。”

三森脸颊陡然热烫起来,酸甜的樱桃香气温暖而细腻地扑上她的脸颊,她没有退开,清凛的眼眸直视着金发少女,得到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生在权贵家,如此美丽的身体只能成为联姻的工具,这样多无聊啊。你想要制定规则,想要征服,你家族的这份力量不会落在你手里,需要你?#39034;?#24119;幄,还需要强有力的盟?#36873;?rdquo;

她微笑着朝她伸出手,薄窄的手掌柔软却有力,掌心向上,?#32676;?#30528;她的手指。

“区区北川家算什么,我们一起,让他成为你掌握权势的垫脚石。”

三森直视着她,两人的目光对峙一般试探,交锋,纠缠。

“你还?#25442;?#31572;我,你想要什么?”

少女眯起眼微笑着,过浅的眸中波光粼粼,荡漾着迷离的金光,冰成了水。

冷白的手指收紧,柔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想要?#19994;?#25105;想要的东西。”


=========================

三森那杯鸡尾?#24179;新?#19997;起子,别称少女杀手,度数其实不高,十来度,但因为口感很好,很像西柚果汁的味道,不小心就会喝多,不会喝酒的小女生很容易被灌醉。

少主去换她的酒,其实是怕她喝了加料的酒。

少主那杯是曼哈顿,度数在30度以上。

少主身上的香水同样出自娇兰,小黑裙EDP。是神乐薰替她?#24613;?#30340;,和自己的蝴蝶夫人同一个?#25918;?#30340;小心机。

前调?#21512;?#26592;檬、杏仁、酸樱?#25671;?#32418;浆果,中调?#22909;倒濉?#33590;叶、塔伊芙?#20498;濉⒏什藎?#21518;调?#24456;?#33465;、顿加豆、香草、广藿香、鸢?#19981;ā?br />

这是款界于少女与女人之间的香水,樱桃香酸甜活泼,带点小小的稚嫩与淘气,中味带着红茶与?#20498;?#30340;香味,优雅清甜犹如不列颠淑女,后味的木香柔软而深沉,更显得成熟优?#25319;?#31070;乐薰?#19981;?#19978;的人虽然不对,搭配却很有品位。

这款香水瓶身画着一件黑色的礼服裙,款式和彩今天穿的差不多。这也几乎成就三森对于彩的第一印象,一个穿小黑裙的带点调皮的小?#26723;啊?br />

这个故事线发生的时间,在三森刚刚过完二十岁生日不到一个月,而少主还没成年,未成年饮酒违法,所以神乐薰会去拿掉她的酒。

上一个番外的最后一篇发生在彩二十岁生日的那天。也就是说,?#37202;?#25925;事大概发生在上一个扶她彩外传的前三个礼拜吧...

虽然文中隐晦地提了一笔,神乐薰为什么?#30340;?#30528;彩,事情大概在一年前,神乐刚刚成为TOP的时候,被大阪的大佬看中让她去陪大?#26657;?#22240;为对方觉得彩是女孩子可能会?#19981;?#31070;乐,?#24613;?#23558;神乐献给彩,但彩不仅没和神乐发生关系,反而帮她摆平了这件事,让神乐薰明白了演艺圈不是什么干净地方,就毅然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19994;?#25968;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福彩中心老时时彩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和值图表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白小姐27期玄机图 与人方便一尾中特 一定牛江苏11选5遗漏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 内蒙古快3开奖5O期 3d5码组3复式多少钱 真钱扎金花游戏平台q 彩票店内彩票走势图 排列三走势图近300 四人斗地主要如何记牌 七星彩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