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她一无所有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03 20:55
点击:1019
章节字数:24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山老师?”



因这层亲戚关系太过疏远,佐佐木还是习惯喊她新山老师。


新山往上耸肩,她很是宠这个天资聪颖的孩子,如今遭遇了困顿,她怎么能?#36824;堋?br />

因着早班车的劳顿妆面微微有惫懒,但新山还是努力抬起眼角注视着这年轻的女孩,柔声问:“是要弃赛吗?”


佐佐木枫站在大学组器乐比赛会场外的立柱边,脚底麻木僵硬如粘在地上,人来人往,金属色的乐器被年轻人捧着抱着经过她身旁,佐佐木今日的状态,新山简直是一目了然。



黑色的长发如平日一般披肩而落,素静不起眼的衣裳和黑皮鞋,并不用心的淡妆,比许多精心打扮的高中生要逊色过许多。仿佛在纠结之中什么都只做了一半,废弃了许多步骤。

往日阴郁却暗中狂放的气场被丢失了,此刻,她只是一块因氧化而失色的金属,黯淡灰涩。



“啊……”她少见地用满是破绽的声音茫然道,没有抱歉也没有羞愧的神态,向柱子看过去,用泌出汗层的指尖拨了那并?#36824;?#28369;的石?#32321;?#38754;,“……是觉得不如不吹的好。”






新山走上前,凉凉的手指甲片圆润,细心帮她整理了袖子卷?#20808;?#30340;部分,佐佐木咽了口唾沫,小声道:“谢谢。”老师的香水味并不招摇,从谷底绽放的幽花吐露芬芳一般,她亲切的声音响在耳畔:“不想吹就不吹了吧,今天带?#39029;?#23581;大阪的特产,好吗。”


少女头猛地抬起来,目色下睫毛轻轻颤抖,新山没见过这张脸绽放出过如此情感丰沛的表情,一时竟觉得不真实。如压抑?#32824;?#20960;年的地底深脉喷薄而出火热岩浆一般,她面容闪光而满含忧伤,?#27465;?#27867;起淡淡红色,十分可爱。



?#26377;?#23601;是被寄予厚望而理所?#27604;?#21162;力着的枫,一直低着头,厚厚刘海遮住苍白脸颊,默声不语,阴沉而独?#30772;?#36523;。

新山突然忆起,她自小从未偷懒旷课,就算发烧感冒,也是在望女成凤父母的期望和自己意志的支撑下,伴着一书桌擦鼻涕的纸巾昏昏?#33080;?#22320;学习、练习演奏。

可因着她捉摸不透的阴郁气质,让人总误以为她强大,无坚不摧。



“可以吗?”她问,面对新山?#30446;?#23481;有些不可置信,声音细弱,让新山胸腔内如温热的一角被割去一样心疼。



让她做回小女孩吧。




“恩,”她仿佛对着年少的自己一般亲切,将她遮住饱满额?#36820;?#21016;海拨开一点,果然看见一张更明媚的脸,就算被不知?#26410;?#32780;来的愁云掩藏着快乐,还是比之前更有生气了。新山的手指在她发?#25830;?#36830;一瞬,便不做声色地放下去,“可以。”




做了一回坏孩子,她连告知都未曾告知,便提着双簧管包逃开了会场,逃开了组委会,逃开了所有此时成为束缚的东西。她可以想见主持人喊她时上场时?#26408;?#35937;,舞台空着、满座寂静,而后骚动一阵,最后以下一位选手的出场为终结。


她的名字被提起,以无端弃赛的通知为承载之物。


这让她感到罪恶又心动。





一直亲近又高高在上的,严厉而完美的新山老师,在这个并不晴朗的早上,只是她一位和蔼的长辈而?#36873;?br />



大口咬过甜筒的脆皮,冰凉脆爽一齐涌入口腔;牙齿切过烤鱿鱼的肉身,酱赤浓厚使她快乐地眯起眼睛……

不知何时,可能是她低头擦拭鞋头,也可能是她奔去排队的契机,今日里过分沉重的乐器包变成新山在拎,她空着双手,如自由的羚羊,夏日空气在?#23490;?#36339;跃之间起了风,将她长发扬起在后边。新山比她行得慢,胃口也不如年轻人这么?#33579;?#22905;微笑中有担忧,看着佐佐木,那份快乐,如同一无所有?#30446;?#25949;之处诞生的,名为绝望的希望之花。



二人走着不会远,她知道这一带均是近来举行中小学生、大学生演奏比赛的地方,有露天也有室内舞台,遥远的?#24213;?#22768;虽然太过微弱,却仍然可以被那灵敏锐利的听觉捕捉个彻底。


已经精疲力尽了吧,貌似阳光满溢的肌肤,是一掐便会流出泪水的脆弱形态。新山静静观察这孩?#26377;?#21040;无力时再也无法逞强?#30446;?#28073;表情。她抬手看看表,意料之中,早已过了枫预定的出场时间。


佐佐木枫?#25104;?#24050;经因跑跳而挂着许多汗水,沾着她本整齐的、锅盖般的刘海,在额头之上斜着自然凌?#36965;?#22905;静立着看过来,手指在背后相互勾着尖头处,好似她此刻的坚强一样易断。那面容却不敢显露后悔和纠结,下垂的眼尾仿佛在对新山说,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吹不?#33579;?#21435;了更丢?#22330;?br />




新山不知佐佐木枫心里缺少的是什么,所以无法给出点拨和解答,除了陪伴别无他法。二人向那乐声稚嫩偶尔刺耳之处走去,新山想起小时候的枫举着双簧管,自然而然吹出稳健悦耳的长音,和着那波澜不?#35828;?#23567;脸,让她一阵寒毛倒竖,心中惊叹不?#36873;?br />





露天舞台搭得简单,周围装饰也净是色彩斑斓的游乐场氛围,大号组的演奏刚结束,那孩子身高都?#36824;唬?#26681;?#26223;?#19981;了自己的乐器,是两?#36824;?#20316;人员为她抬了下去。场边观众大都是?#39029;ぃ?#20182;?#20999;?#36215;?#27425;?#36825;孩子鼓?#30130;?#21561;大号的孩?#39062;?#23601;罕见,更别说是这么小的女孩。


双簧管组别中,新山与佐佐木几乎同时注意到那个男孩,而随着孩子目不转睛注视之处,她看见那对打开了她心中感情大门的比翼鸟。伞木社长被铠冢老师轻轻倚靠,对着那明眸皓齿的秀致男孩握拳打气,为他加油。





是她们的孩子。佐佐木仿佛看到童话故事的终结,比翼鸟与她们的孩子们,永远拥有着幸福生活在一起,那是时光泛黄后记载于书页之上不朽的浪漫,却以现在进行时的方式呈现在她眼?#21834;?br />



轻跃的音乐响起,黑发柔顺的男孩鼓着腮,吹出她无比熟悉的田园风格练习曲,好?#24179;?#22905;送回无论何时都傲视众?#35828;模?#36745;煌少年时。

新山听到一句拙劣的告辞,说要去卫生间,少女的背影却忍受着巨大的悲愤和不甘一般颤抖离去,她向前追过几步,枫却跑起来,绝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悲伤。







四周无?#35828;?#24314;筑背侧是阳光暂时未曾移动到的地方,比刚刚热意融融的舞台边阴冷过许多,她先是呆着战栗了一下,然后缓?#20505;?#36523;蹲下去盯着地上的?#30828;藎?#26368;后用凉凉的手心整个贴住了烫热的脸颊,眼前除了黑暗再无一物。

睫毛最后一次划过掌间,她指缝间漏了细小的水泽,背脊颤动,低低压抑的声音从整个胸腔震出来,汹涌肆虐的酸痛漫过心间,一阵又一阵,叫她牙根也痛痒起来,紧紧咬住,鼻翼沾满了咸涩的泪。她第一次,痛切感受到自己无能为力的悲伤。


她连双簧管都没有了。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唯一的双簧管。


不知多久过去,无人打扰好叫她哭了个痛快——倒不如说累得再也哭不出声时,她轻轻喘气,心跳还未平静。身后突而响起一道轻柔的唤声,不?#20999;?#23665;,也不是铠冢老师。



“是……佐佐木枫吗?”


那么是谁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zhoujie123
zhoujie123 在 2019/04/02 01:22 发表

我们的伞木设?#33579;?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篮球比分算加时的吗 北京pk10输了了20万 福建11选5即乐彩开奖 博乐线上娱乐官方网站 北京pk10挂机软件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码 时时彩评测网 新版本微信彩票在哪里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四川快乐12开奖公告 江苏时时彩玩法 广西11选5奖池 贵州11选5爱彩乐走势图 时时彩管理员的微信号 彩票走势图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