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绫波零为什么跳级(后)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4-03 17:42
点击:147
章节字数:77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咦,那是二年级的惣流学姐吧?”




“真的是哎!”




“绫波绫波,惣流学姐来找你了。”




零勉强瞥了一眼被众人围住的明日香,茫然无措地呆在座位上。她一点也不想见到明日香,哪怕她们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一直以为明日香不是真的恶劣,只不过对她的态度有点差劲。她想错了。明日香对她的态度根本不是有点差劲——“哪有什么为什么啊!不就是我看你不顺眼吗!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这些话整晚都在她耳边回响。她当然知道明日香不?#19981;?#22905;,但亲耳听见又是另一种感受。胸闷气短,心慌意乱。最让她不知所措的是明日香真的会做非常恶劣的事——偷走别?#35828;?#19996;西,不论初衷如何,一定是错的。她实在找不到原谅明日香的理由,也失去了继续?#19981;?#22905;的动力。




“零,回家吧?”明日香拎起了零的书包,殷切地看向她,语气格外温和。




零?#35753;?#26377;点头也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就往外走。明日香跟在她身后,一路都在思索应该如何道歉。腹稿打得?#35748;?#32454;又诚恳,唯一的缺点是说不出口。




“零,这是……道歉信,答应我你会看。”临睡前明日香从门缝塞进来一封厚厚的信。




零捡起信封抽出信纸,把它铺平展开摊在桌上,一字一顿地在心?#24515;?#35835;。明日香洋洋洒洒写了一万多字,从小时候一直反省?#27975;?#22825;上午,虽说不是用?#20013;?#30340;,但光凭字数就能让人感受到诚意。不过零不明白,昨天她只是气明日香偷东西,道歉信有必要从六岁写起吗?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被写进去了,包括一些细枝末节的心思和情绪,还有些她完全不知情的小恶作剧。谈及那支?#30452;剩?#26126;日香老?#21040;?#20195;她当时只是嫉妒零受到了夸奖,虽然那种嫉妒毫无意义,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零第一次知道,原来明日香对她的感情和看法复杂得让人难以想象。她甚?#21155;?#20123;同情明日香。不过,她最同情的还是她自己。没有人?#20154;?#26356;无辜。




“零?”明日香在走廊上徘徊了半个多小时,想要第一时间收到零的反馈,“你看完了没有?有什么感想吗?”




“感想是不会原谅你。”零轻敲着房门,不紧不慢地说。




“等——等一等!”明日香情急之下不停地拍门,“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很认真地道了歉!”




“认不认真是由我决定的。”




“可是——”明日香一向牙尖嘴利,这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197;?#26102;无法原谅你。”




“所以还会像今天这样吗?”




“哪样?”




“不叫我起床,在学校里也不理我,把我当?#21543;?#20154;一样。”




“嗯。”




“不?#26657;?#20320;不是——不是姐姐吗!”




“你在信里好像写过‘我从来没有把你看成是姐姐’。”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日香懊恼地揪住头发,在零房间门口来回踱步。




“所以,有期限吗?”




“没?#23567;?rdquo;




“我知道了。”




明日香灰溜溜地回到了卧室,望着电脑里不?#20204;?#20445;存下的文档一筹莫展。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零可是被她欺负了十年之久。她应该一早就做好持久战的?#24613;?#25165;是。睡前她定下了五个?#31181;櫻?#25163;?#38138;?#19978;床边的墙,忽然想到两个卧室之间隔着的正是这堵墙,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不?#20204;?#22905;正一边写道歉信,一边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从小到大所有的心思想法她都老?#21040;?#20195;了,那封信与其说是道歉信,倒不如说是自白书,她甚至把对零产生的短暂心动也写了进去。她都这么不要面子了,可零还是不想原谅她。她无计可施了,只能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23567;?br />




零忽然听见了一声叹息。墙的两面?#30452;?#38752;着她们的床,这两间卧室的隔音效果都不太?#33579;?#21482;要贴?#24472;?#30561;就能听见明日香的辗转反侧,有时明日香还会说?#20301;啊?#22905;每晚都枕着这些细小的声音入眠,已经养成了习惯,即便她拒绝原谅明日香,可临睡前还是不自觉地靠在了墙边,于是恰好捕捉到了这声叹息。明日香在为什么叹气?她毫无头绪。对她而言,明日香如今就像一个?#21543;?#20154;——虽然在一起生活了十年之?#33579;?#20294;她从没真正了解过明日香。不是她不愿意,而是明日香不给她机会。现在她知道了,明日香是个爱撒谎会骗?#35828;?#23567;偷。就?#30830;?#35828;,明日香在道歉信里写着曾经?#19981;?#36807;她。她完全不相信。这也是她难以原谅明日香的原因之一,就连道歉的时候都要编瞎话,她简直不知道要怎么看待明日香才好。




“四眼,你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吗?”




“嗯?什么样的女孩?这种事情要对症下药才行唷。”




“……什么样……就是很安静的那种,不爱出门,?#19981;?#35835;书,不过?#20063;?#30693;道她?#19981;?#35835;什么类型的书。”




“没有别的信息了吗?”




“没了。”




“那你自求多福吧。”




“喂!”




“谁这么?#20197;?#21862;??#19981;?#30340;人?”




“你少胡说?#35828;潰?#26159;零!”




“哎?就那个——你妹?#27809;?#26159;你姐姐来着?”




“她比我大一点。”




“那就是姐姐啰。怎么了,?#30452;?#25197;了吗?她看起来不像?#19981;賭直?#25197;的人耶。”




“不跟你说了,一点忙都帮不上。”




“喂喂,这是我的错吗!”




?#30452;適录?#20043;后零比平常更加沉默。本就缺乏的精神交流彻底消失了,她只在物质上履行?#23637;?#26126;日香的责任,买菜、做饭、洗?#36335;?mdash;—洗碗和打扫卫生被明日香揽去了。明日香陪着零去过一趟市场。零常常跟母亲一起买菜,许多小商小贩都认得她,不仅热情地和她打招呼,还多送了一把新鲜蔬菜。零冲他们每个人都笑得温柔亲?#23567;?#26126;日香极少看见零露出笑?#24120;?#22905;印象中的零常常没有表情,即使有也是苦着?#22330;?#26159;她以前没有注意,还是零不愿对她笑?一路上她像根电线杆似的杵在零身后,自觉地拎着?#20309;?#34955;,不时地望着零的后脑勺发呆。她真心实意地想要哄零开心,却?#38480;?#22320;发觉自?#21644;?#20840;不了解零。零之所以常常闷在房间里,只是因为被她限制了自由吧?之所以只?#19981;?#35835;书,是因为她什么也不让零做吧?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安静,是因为怕惹她不高兴吧?幸好她已经在道歉信里废除?#35828;?#24180;?#20999;?#19981;平等条约。也许再过不久她就能见到真正的零了。




半个月后零忽然发起了高烧。那天是个周六,明日香醒来后没有见到早?#20572;?#31435;刻就发现了问题,推开零的卧室房门,又是量体温,又是敷冰袋。零一下烧到了40度,明日香生怕她烧成?#20498;希?#21483;来?#30629;坛?#25226;人送去了医院。去医院的路上零蜷在明日香怀里不停地说胡话,明日香听得并不真切,只能隐约?#30452;?#20986;“妈妈”和“奶糖”两个?#30465;?#36825;倒提醒了明日香,她把零生病的事告诉了父母。两个大人都担心得要命,嘱咐她一定要好好?#23637;?#22992;姐。还用他们说吗?她又不是?#20498;稀?#22238;家后她煮了一锅?#23383;啵说?#24202;边手足无措地看着零——零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从?#36820;浇?#37117;在说“不要”。




“别任性了,生病的时候暂时休战不?#26032;穡?rdquo;明日香的语气简直可以?#38391;?#24613;败坏来形容。




零哑着嗓子说:“不是的,?#20063;?#24819;喝粥,我想吃?#24688;?rdquo;




“吃糖喉咙会更难受的。”




“我想吃?#24688;?rdquo;




“但是——”




“我想吃?#24688;?rdquo;




“真是败给你了。你想吃什么糖?我去买,水果糖还是奶糖?硬糖还是软糖?软一点的奶糖比较好吧?你觉得呢?#33510;福?#26159;不是你最常吃的那个?”




“嗯。”




“我看看罐子里还有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去买。”




?#27426;?#20037;明日香就回来了,手里抓着一把奶?#24688;?#22905;坐在床沿上,替零剥开糖纸,把糖放在她的手心,摇头?#25991;?#22320;说:“真是搞不懂你,发烧的时候还想着吃?#24688;?#26377;这么好吃吗?你小心生蛀?#39304;?rdquo;




零含着?#25970;?#36215;嘴唇,低下头笑了一阵子,从明日香手里拿过糖纸,抚?#38391;?#24179;整整,随手夹进了床?#39277;?#19978;的一本书里。明日香忽然想到了?#23454;?#37324;的纸片。那也是糖纸吗?想不到零有收集糖纸的癖好。这么看来,她在零心目中的地位恐怕已经低到?#35828;氐住?#21482;是一?#25293;?#31958;,一张糖纸就能让零笑得那么开心,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




“你?#19981;?#25910;集糖纸?以后我会帮你留意的。”




“不用。”




“好吧。你还有什么想吃的零食吗?”




“没有了。”




“正?#33579;?#31909;现在是温的,把它喝了。”




“?#20063;?#24819;?#21462;?rdquo;




“为什么?#24691;?#20026;是我煮的?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不是……”




“那你不讨厌我,对吗?”明日香握紧了拳头,心脏不听话地怦怦乱跳。




“但是,也不?#19981;?hellip;…”零垂下头,不敢直视明日香的眼睛。她和明日香不一样,她不擅长说?#36873;?#26126;日香帮她剥开糖纸的时候,她就什么气都消了,?#36335;?#21448;回到了初遇那天。这颗糖尝起来比以往吃过的所有糖加起来都甜。




“我知道了。”明日香摸着鼻尖,神情?#38480;?#22320;四处乱瞟。零伸手拈起了她鼻尖上的芝麻纸。




“你干什么?”明日香吓得差点跳起来。




“芝麻纸,粘住了。”零无辜地眨了眨眼。她知道明日香?#35805;?#37027;件小事放在心上,一切都是她独自珍藏的回忆。她没有想到往事会以这种方式重现,眼底不知不觉堆满了笑意。




明日香吐了吐舌头。如果她没听错的话,零声音里的开心是真的,确实不像讨厌她的样子。她立刻抓住机会?#30446;陌?#24052;地说:“那个……既不讨厌也不?#19981;叮?#23545;吧?那就……就当……重新认识一遍,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吗?”




“在?#38706;?#38498;那次吗?没什么印象……”




“那时候明日香对我很好。”




“是吗……”




“所以你做什么我都不生气,只是觉得很无奈,因为我非常?#19981;?#24403;时的明日香。”




明日香攥紧了床单。每次听见零说“?#19981;?#26126;日香”之类的话,她都控制不住心跳的速度,哪怕零只是在读别?#35828;那?#20070;。道歉信里提到的心动瞬间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她?#35748;?#24471;到零的原谅,又想知道零的看法。




“但是,明日香做了一些……很差劲的事。”




“啊啊……”




“?#20063;?#22826;会表达,总之,?#20063;幌不?#36825;样的明日香。小时候的明日香像另一个人。我?#19981;?#37027;个明日香。嗯……很?#19981;丁?rdquo;




“等一等,我当时做了什么让你印象这么深刻?”




零慢吞吞地剥开一?#25293;?#31958;,放进明日香嘴里:“你说没有奶糖了,下次见面会送我一整包,让我用糖纸和你换?#24688;?rdquo;




“?#20063;?#35760;得……”




“嗯,我知道。”




明日香难受得差点把糖吐在床上。过分甜腻的味?#26469;由?#23574;溜到了嗓子眼,和苦涩的?#37027;?#24418;成了鲜明的对?#21462;?#21407;来零是抱着这种想法呆在她身边的,明知道她已经跟小时候判若两人,却又不懂怎么放弃这份感情,只能闷在原地来回徘徊,直到她亲手斩断所有的美好。如果评选世界第一大混蛋,她一定毛遂自荐。




明日香正?#24613;?#35828;话,一阵?#21482;?#38083;声忽然响起,是真理打来的电话——她跟同学?#24049;?#20102;晚上一起吃烤肉。




“公主,你在路上了吗?”




“没有,?#20063;?#21435;了,家里有事。”




“哎?#24691;?#19981;要紧啊?”




“就是上次问过你的事,稍微有点眉目了。”




“唷,那你这次放了鸽子,下次记得要请客。”




“知道了啦。”




“你有约会吗?”零局促不安地望着明日香,“?#39029;?#36807;药了,没——”




明日香简单?#30452;?#22320;打断了她:“你想不想我留下来陪你?”




“嗯,想。”零的声音就像蚊子叫一样轻。




“那我就留下来陪你。”不容置疑的语气,听?#20808;?#23601;像命令一样。




“但是……”




“那我走啰?”




“不要。”




明日香偷笑着坐回床边,帮零调整了一下背靠的枕头:“怎么会突然发烧呢?”




“不知道。”




“你身体好差喔。”明日香顿了顿,“虽然知道跟初次见面的人这样?#19981;?#20250;败好感,但这是实话嘛。”




“所以,明日香是会说实话的。”




“当——等等,难道你觉得我只会扯谎吗?”




零?#23396;?#22320;点?#35828;?#22836;。




“才不是这样的!快点把这种错误印象给我修正过来!我只是……只撒过几个小谎而已!”




“比如?”




“比如没有看见你的笔!”




“还有呢?”




“……不?#19981;?#22899;孩子。”明日香勾住床单,扭出漩涡一样的褶皱。




“还有呢?”




“没有了!”




“所以,?#27425;也?#39034;眼是真的。”零根本没有力气掩饰自己的失落。




明日香用力地点?#35828;?#22836;:“看你不顺眼,安静的样子、念书的样子、听话的样子、委屈的样子、纵容我的样子、不理睬我的样子,统统看不顺眼。”




“明日香真的好难懂。?#20063;?#30693;道应该怎么做了。”零茫然地看着窗外。




“做你自己就可以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明日香替她掖紧被子,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好像好一点了,要不要睡一觉?”




“还不想睡。你可以帮我把那本书拿下来吗?”




明日香抬头一看,发现零指的是那本包了书皮的?#23454;洌?#20108;话不说就把书给取了下来。




“沉甸甸的,是什么书?”




“?#23454;洹?rdquo;




“什么?#23454;洌?rdquo;




“德语?#23454;洹?rdquo;




“我好像说过不许你学德语?#31119;?#34429;然已经在道歉信里废掉这条规定了。”




“是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19968;?#27809;有真正用过。”




“喔。你现在要看?看得懂吗?”




“不是。”零小心翼翼地拈起?#23454;?#37324;的糖纸放在明日香掌心,“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你给我的糖纸。?#39029;?#21040;你的糖了,所以,现在把它还给你。”




“不是说一整包吗?才只吃了一颗你就满足啦?”




“嗯,一颗就很满足了。”




“笨?#21834;?#21035;这么容易满足啊。”明日香笑着揉乱了零的短发。




“真的很满足。吃到了糖,也知道了明日香?#19981;?#36807;我。”




明日香的?#25104;?#30636;间变得和发色相差无几。零第一次看到她露出害羞的神色,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这些年里明日香除了厌恶以外没有对她展现过其他感情,她也尽?#24691;?#34255;着自己真正的?#37027;椋?#20004;人把表面功夫做到了极致,父母从来都不知道她们两个关系不?#36873;?#21407;来被蒙在鼓里的不只是父?#31119;?#36824;有她。明日香果然是个天生的演?#20445;?#36731;而易举就能掩盖住?#19981;?#30340;情绪,藏得天衣无缝,只要不主动招认就没人发现得了。她可做不到这一点。她总是不由自主地瞥向明日香,一听到别人谈论明日香就会集中精神,眼前耳边时常冒出明日香的身影和声音,却只能借着念情书的机会?#37027;?#25234;发无处可去的感情。虽然明日香仅仅是“?#19981;?#36807;她”而已,但总比一直讨厌她要好。何况她们又不能交往,“有过好感”就足够了。她真的是一个非常容易感到满足的人。




“那个……我会呆在我房间里,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明日香简直是落荒而逃,一路跑回自己房间,缩在沙发上抱着脑袋默默地反思。她想不通,过去她为什么会把单纯无害、委屈忍让、?#24179;?#20154;意的零当成十恶不赦的敌人和小偷。从一开始零就在包容她,对她说过的话全?#21487;?#20449;不疑,一直保存着没有?#20040;?#30340;糖纸,期待着她能兑现?#20449;?#30340;一天。难怪零在发现她说谎的时候那么愤怒,一定是觉得自?#21512;不?#38169;了人。她真是世界第一大笨蛋,对待?#21543;?#20154;时总是温柔体贴谦和有礼,面对真正?#19981;?#30340;人?#20174;?#19978;了平生最恶劣的态?#21462;?#35201;是她瞒住姓名把这份?#37027;?#21578;诉爸爸,一定会被嘲笑到?#39304;?#21487;是,假如不找个人倾诉一下,她一定会疯掉。她跑到?#30701;?#19978;,把父亲从床上叫起来打了两个小时的电?#21834;?br />




“……所以,爸爸,我是不是好?#23383;?#22909;无聊?”




“是的。在你这个年纪我都交过三个女朋友了,她们对我的评价都很好。如果你能?#22363;?#25105;的一半?#23396;剩?#23601;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23396;?#36807;头了,兰格雷先生。”




“我和妈妈下周就能回来,到时候我会帮你出?#34987;?#31574;的。”




“不用了!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解决!”




“不去问问零吗?她说不定有办法。”




“……你看她像懂这些事情的人吗?”




“别小看人家,我听妈妈说,她的初恋非常美好。你在这点上差得太远了,真的是我的女儿吗?多向她请教请教吧。”




“是吗……”




明日香挂断?#35828;?#35805;,倒在床上喃喃自语:“美好的初?#25285;?#35813;不会是说我吧?”她从口袋里摸出了糖纸,对着吊灯反复打量。经过今天的事她才发现,这张褪了色的糖纸就是零常吃的奶糖的包装纸。那个牌子的奶糖也曾经是她的最爱,小时候每次出门她总要抓一把揣在身上,一?#21670;?#19968;边吃,嘴巴里永远都是甜甜的,遇到有趣的小朋友还会主动分给人家。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忽然间就不爱吃这个糖了,似乎是因为发现零也?#19981;?#23427;,所以就再也不碰那只糖罐了。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零?#19981;?#21507;奶糖完全是因为她。




她?#37027;?#25512;开隔壁的房门。零的睡颜恬静安稳,被子勾勒出了她纤细的身形,脸颊残余了些不自然的潮红,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20146;?#21448;挺又翘,嘴唇干燥发?#20303;?#26126;日香自觉地倒了一杯?#20154;?#26238;在床?#39277;?#19978;,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内疚地看着零。她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人之一,但零却把她看作美好的初恋。她哪里配得上这几个字。零才是真正的美好。望着零病怏怏的面孔,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放任冲动喷涌而出,俯身在零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接着是脸?#30504;?#20877;接着是嘴唇。奶糖的味道竟?#25442;?#27809;有散去,她尝到了一?#21051;?#24847;,比真正的奶糖更甜,她忍不住要想更多。




零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21482;?#26174;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她感觉喉咙又干又痒,恰?#20040;?#22836;放着一杯水。?#21534;?#38544;隐传来电视机的声音,她揉着眼睛打开房门,发现明日香正坐在沙发上。




“咦,醒了啊,感觉好点没有?”




“嗯。”




“饿不饿?”




“不饿。”




“那就——继续睡吧?”




“你在看什么?”




“电视剧。”




“我可以一起看吗?”




“嗯。先把外套穿上。”




零听话地穿上外套,坐在了明日香身边。明日香?#36127;?#26080;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一个钟头之前,她完美地诠释了“趁人之危”四个字,悄无声息地夺走了零的初吻,心跳一直无法平复。而零什么也不知道,目光?#21355;?#38145;定?#32842;唬?#30475;都没有看她一眼。好吧,这得怪她自己。因为所谓的“约法三章”,零从来没有好好看过电?#21360;?#36825;就叫做自食其果。




“零?”




“嗯?”




“睡得好吗?”




“做了噩梦。”




“哎?梦到了什么?”




“溺水。”




明日香忽然凭空?#20154;?#20102;起来。零端起茶几上的水杯递到她嘴边。




“是个噩梦……哈?”




“嗯,怎么了?”




“没怎么。”




“感觉和明日香的关?#20302;?#28982;变好了。”




“不高兴吗?”




“高兴。”




“刚认识的人总是客客气气的。”




“熟识以后又会变得很坏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熟识以后当然会变得更?#33579;?#20320;对人际交往到底有什么误解?”话一说出口明日香就后悔了。零在这方面的缺陷?#36127;?#21487;以说是她一?#34935;?#25104;的。




“?#20063;?#22826;懂这些。”零从小就没有同龄朋友,在学校和在家是一样的,成年人总是待她特别友善,但仅限于父母和老师。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会补偿你的。”




“怎么补偿?”




“暂时还没有想出来,不过总会有办法的。前提是你得原谅我。”明日香的语气轻快俏皮,完美地盖住了声音里的紧张。她不确定零是否会买账,毕竟这样的话简直无赖至极。




“嗯,好。”




“零,假如是别人对你这样说,你不会答应的,对吧?”




“嗯。”




“那我就放心了。”明日香长舒一口气,“否则你这样也太容易被骗了。”




“只有明日香才能骗到我。”




“笨……你是笨蛋吗!”




“嗯,是。”




零轻轻捉住明日香衣袖上的褶皱,抿着嘴唇?#37027;目?#22312;她的肩头。今天简直像在做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她生病,明日香的态度才会这么温和。她从小就希望可以和明日香亲近,现在梦想终于成真,她心慌得要命。她对明日香的感情不是姐姐对妹妹的喜爱。明日香在她心中的定位是美好的初恋。眼下横亘在她们之间的冰山终于消融,她恐怕会想贪心地索取更多。明日香的身体好温暖,味道闻起来就像阳光,嘴唇周围有细小发光的绒毛,鼻梁上长着淡淡的雀斑,脸颊像晒伤一样红得不自然。她心里忽然涌上一?#21892;?#24618;的冲动。在认清这股冲动的含义之后,她急忙推开明日香的肩膀,笨拙地挪到了沙发另一侧。




“零?怎么了?”




望见零惊慌失措的眼神,明日香感觉脑中像是有闪电划过。她们其实心意相通,对吧?说什么只?#19981;?ldquo;小时候的明日香”,又说什么只是“有过”几个瞬间的心动,全都是拙劣的借口。她敢发誓,假如她?#30331;?#38646;的时候被人发现,她也一定是这副表情。为什么她们不能活在当下?非要拿往事来做挡箭牌?就因为那层近乎不存在的关?#25285;?br />




“零?”明日香向零伸出手,“坐过来。”




“我困了,我要去睡觉。”零裹紧了外套,摇摇?#20301;?#22320;站起身。




“你?#19981;?#25105;,对吧?不是?#19981;?#36807;,是?#19981;丁?#19981;?#29916;不?#23567;时候的我,现在的我也?#19981;丁?#34429;然知道我很恶劣,但还是想和我亲近,对吧?”明日香牵住零的手腕,?#36127;?#27809;有用力,零随时都能挣?#36873;?br />




“这样是……不对的。”




“两个人一起不对,会不会就是对的?”




“明日香?”




“你有接过吻吗?”




“没……没?#23567;?rdquo;




“其实有喔。”




“什么意思?”




“接吻的感觉和溺水有点像,会喘不上气。”




“明日香?唔……”




电光石火之间,零明白了明日香的比喻。所以,那不是一场关于溺水的噩梦,而是一个没有预先告知的?#24688;?br />




“但是,爸爸妈妈一定……”




“嘘——他们不在家。”




“他们回来以后……”




“你要不要考虑跳级参加入学?#38469;裕?#26089;点和我一起去念大学。”




“我……我试一试……”




“要对自己有信心喔。”




“在那之前……要怎么办?”




“试着学一学什么叫做偷/情吧。一定没问题的,你是优等生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川嶋亜美
川嶋亜美 在 2019/04/01 22:56 发表

Nice!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pc北京网站开奖查询 广西快三怎么能容易中 白小姐一肖一码开83期 北京时时彩3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老快3彩票 赛马会单双 六肖中特 ui大上海时时彩 云南快乐10分11选5 湖北快三225最大遗漏 pc辛运28预测 顶呱刮app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遗漏号码 有极速快3的网站平台 cba东莞银行主场门票 新疆25选7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