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钗头凤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4-21 12:44
点击:218
章节字数:34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云含给娉宁喂了药,有些期待地等了一会儿,只见娉宁公主眼神涣散地看着前方,一点反应都没?#23567;?br />

云含看她暂时没什么动静,就萌生了去找沈言的念头,皇后又在旁边念起了诗,念什么“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云含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但因为没什么兴趣,听在耳里只觉?#27809;?#26127;欲睡。

窗下摆了?#27010;?#32511;植,几个宫女在外面走来走去,故意大点声说话,因为云含说,太安静了反而不利于公主醒来,皇后看着这宫殿里终于有了一点人气,想起了自己在闺中的日子,语调不由得轻柔了几分。

云含等了一个时辰,趴在桌子上眯了一小会儿,琢磨着自己等会可以告辞去找沈言。结果小宫女把她摇醒,欣喜若狂道:“朱道长,你看公主——”

云含赶紧爬起来跑到床前,只见娉宁公主睁着眼睛,眼珠转了转,扭头看着她。皇后迭声叫着娉宁,公主似是认出了她们,费力地挤出一个笑容来。

谢天谢地,谢谢沈言。云含松了口气,又忙给娉宁把脉,蛊虫没有发作,身体正有复苏的迹象。因为沈言说过,等公主醒来,要再给她服一贴药,云含便带人下去熬药,离开前对皇后道:“娘娘不用太担心了,安心等候我师妹把药引带回来。”

皇后捂着嘴泣不成声,小宫女替她道谢,云含匆匆地往厨房去,没有看到走廊的另一头有个男人走了过来。男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云含的背影,揪住一个宫女问道:“那是谁?”

站在?#35748;?#29031;顾花草的宫女连忙?#27427;瘢?#35802;?#22363;?#24656;地道:“回太子殿下,这就是来给公主看病的三清观道长。”


李筹予按照沈言描述的样子寻找了大半日,给沈言看了五六?#26893;藎?#20294;都?#30343;?#29577;食草。他挽着袖子躬身穿过一道荼蘼花架,正看准了一株草,忽然觉得脚底踩到了什么滑腻腻的东西,他低头一看,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冲他呲了呲舌头,还没等李筹予反应过来,毒蛇?#36276;?#20415;要扑上来,李筹予下意识地用手挡,?#25925;?#34987;毒蛇咬住了?#31181;浮?br />

李筹予连连后退了几步,他虽然也害怕,但?#25925;?#27604;较镇定,因为有沈言在。他看毒蛇爬走了,还把草给摘了才回去找人。他们两个约定的是每隔一个时辰就在枯井旁碰一次面,李筹予来到井边,看日晷上的时辰已经到了,却没见沈言的人影,不由得变了神色。

被咬的伤口隐隐发黑,李筹予点了自己的穴位阻止蛇毒的扩散。难道沈言遇上什么困难了吗?他有些踌躇,不知道是在这里等着?#25925;?#21435;别处看看,打量了一圈四周,李筹予目光锁定在那口枯井上,井口的石头被人挪开了。

李筹予抱着自己有些发麻的左臂,站在井口往下看,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李筹予便对着里面喊了两声沈言的名字,不出意料,沈言终于回了他一句:“等我一下。”

李筹予放了心,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歇息,他盯着井口,忽然想起了这口井发生过的事情。

与此同时,黑漆漆的井底,沈言摸索着井壁,拿着火折子有些艰难地往前走。这口井已经完全枯掉了,可是井底有些东西不方便行走。刚进来的时候沈言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她蹲下身把火光凑近了一瞧,竟?#30343;?#19968;个?#35828;?#22836;颅骨。沈?#20113;?#20303;呼吸举着火折子放眼望去,井底铺满了?#35828;?#23608;体,已经完全腐烂成了累累白骨,每走一步,脚下的白骨就会被踩?#30446;?#21553;响,沈言估计这?#23547;?#39592;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扔在这里的。

这?#25925;?#27784;言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难怪这口枯井的阴气冲天,她想了一会儿,捏了四张南北东西的符,分别贴在四个方位,符咒一挨着墙壁便烧了起来,把里面也烧得亮堂了一些。沈言往前走了走,更下面的泥土湿润些,这口井是通着地下河的,本来与地下河挖通的洞口被人用石头堵住了,这口井便没水了。但是石头周围的缝隙还在冒着水,而那石头旁边赫然长着几棵碧莹莹的草。

真的是玉食草,沈言蹲在旁边仔细看了看,每棵玉食草都开了两朵花,花朵?#21069;子?#19968;样的颜色,只有三片花瓣,花蕊是淡淡的青色。沈言小心翼翼地把玉食草拔出来,?#32531;?#35013;进一个布袋里。

沈言刚想起身,被脚边的一个东西吸引了视线,她捡起来一看是枚凤凰钗,拍去沾染的泥土,金钗依旧很精致,沈言想起李筹予讲的那件事,在附近又看了一下,转了一会儿后,她定定地看着角落的一架白骨,把凤凰钗放在上空试探了一下。

就在李筹予有些坐不住的时候,沈言从井里爬了出来,她坐在井沿上,又查看了一下布袋里玉食草,李筹予对她苦笑道:“你总算出来了,找到玉食草了?”

沈言点点头,李筹予把手里的那株草扔到地上,摇摇?#20301;?#22320;站起来。沈言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反常,问道:“你怎么了?”

“被蛇咬了一口。”李筹予给她展示手上的伤口。

沈言让他坐回去,捞起他的手看了一下,吐出两个字:“有毒。”

“道长,?#35753;?rdquo;

沈言不知道往他手里放了什么药丸,李筹予毫?#25442;?#30097;地吞下去,沈言拔出两?#22681;#?#22312;他手上?#28982;?#20102;一下,李筹予道:“这是——要剁掉我的手吗?”

沈言听出他是玩笑话,认真地回答:“给你放一点血。”

李筹予哦了一声,沈言已经划破他的手腕,等沈言给他包扎好了,李筹予这才呼出一口气道:“可以走了。”

?#28067;揭墙?#21106;?#35828;?#30140;痛比寻常的刀剑要严重,他?#25925;?#19968;声不吭,沈言收拾好东西,看了李筹予一眼,忽然想起另一个曾?#28067;揭墙?#21106;?#35828;?#20154;。他和赵眇然都是这样能忍的人。

沈言默默从怀里掏出凤凰钗,道:“对了,我在井里捡到了这个。”

李筹予的表情在看到凤凰钗的那一瞬间凝固,他愣愣地看着沈言,又去看那金钗,掩饰着神情道:“这是——”

“我在捡到这金钗的白骨上放了一棵玉食草,你可?#20113;?#30528;这个认出她。”

李筹予接过金钗,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希望你替我保管这个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沈言没有回答,李筹予知道她这是默认,他问道:“你还能知道些什么?”

“她的旁边还有一具小女孩的尸骨,应该就是你说的小公主。你说的死因有一点不对,前皇后被扔在井下的时候还没有死。”

李筹予永远忘不了母亲平安郡主赤着脚从宫里跑出来的疯癫模样,她与前皇后是?#20004;缓?#21451;,目睹了整桩惨剧的发生,李筹予一直以为母亲是接受不了前皇后的死才疯的,想来母亲亲眼看见前皇后被推进井里,听着前皇后的惨叫呼救?#27425;?#27861;阻止,最后才变成了那副样子吧。

李筹予轻声道:“谢谢你。”

这凤凰钗是母亲送给前皇后的,两个人是青梅好友,连李筹予的父亲都怨过平安郡主只知道天天往宫里跑。李筹予还记得自己站在凤凰花下,哄着摇篮里的小公主睡觉,母亲给前皇后梳?#20445;?#20004;个人一天换八百?#21482;?#26679;都不腻。母亲穿了什么新衣服,换了洛京的新花样,都要穿来给前皇后看一眼。李筹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25991;?#20146;要跟着父亲出门去打猎,穿了一身骑装,意气风发地从凤凰树下走过来,笑起来的时候?#25104;?#26377;一对梨涡,前皇后本来因为小公主闹脾气而伤心,一看到平安郡主眼睛都亮了。

平安郡主在她面前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前皇后笑道:“好看,西北都没这么英姿飒爽的将军。”平安郡主听得高兴,搂住前皇后的肩膀道:“要是我生为男儿身,一点都不?#20154;?#20204;差,平安平安,这西北未能收复,我总觉得不够平安。”

前皇后抿着嘴,叹道:“你可别去折腾了,再像上次一样闹什么替兄从军,我真是不平安了。”

她们再说了什么,李筹予已经记不清了,因为自己忙着往嘴里?#20302;等?#26032;摘的芒果,而小公主又哭了。他只记得母亲送给前皇后的凤凰钗,和头顶盛开的凤凰花一样好看。


珠卿神情疲惫地打开门,外面的夜色深沉,但是对于?#30331;?#38401;来说,这一夜还很长。她拖着裙角,被人引着去找眇然,有客人与她调笑两句,她也冷淡地笑着不作回应。

眇然的房间一看就被收拾过了,珠卿有些惊讶地打量四周,看着穿戴整齐的眇然道:“你这是要去?#27169;?#25509;到新任务了吗?”

眇然招呼她坐下,正要说话,看到了珠卿有些肿胀的?#24120;?#36441;眉问道:“怎么了?”

珠卿摸着自己还火辣辣的半边?#24120;?#36947;:“没事。”

“谁打你了?是?#30343;淺录?#37027;个婆娘?”

珠卿平静道:“是曾侍郎。”

眇然扯了下嘴角,这曾侍郎是晋王的人,所以是动不得的。眇然有些生气地叫人去给珠卿拿冰块,珠卿道:“真的没事,明天就好了。”

“明天就好了?你忘了他上次弄死的那个女孩子,再这样可不行,叫秋娘以后不接这人了,他爱去哪去?#27169;?#21035;来?#30331;?#38401;。”

珠卿给自己倒了杯茶,捏在手里?#24202;缓齲?#38382;道:“不说这个了,你这是要走吗?”

“?#30343;?#25105;走,是我们。”

“去哪里?”

“就在洛京,地方不远,到了你就知道了。”

“去做什么?”

眇然想了想道:“说不定能见你想见的那个人。”

“我哪有想见的人。”

眇然道:“我看你有些注意那个朱云含,为什么?#21073;?rdquo;

珠卿的耳朵有些红,?#24597;已?#39280;道:“没?#23567;?rdquo;

眇然凑近了看珠卿的眼睛,珠卿回避道:“你提她干嘛?”

“我的好姐姐,你最好没?#23567;?#25105;知道你素来?#19981;?#22899;孩子,你?#22303;?#33722;的事情?#19968;?#26367;你兜着呢。玩一玩也就罢了,你可千万不要认真起来,虽然我也想不通你怎么会?#19981;?#37027;种乡?#25226;?#22836;。”

“你要这么说,那沈道长不也是乡?#25226;?#22836;?”

提到沈言,眇然的眼皮跳了跳,她皮笑肉不笑地道:“都是。”

侍女送了冰块上来,仔细用帕子包好了,珠卿接过来,垂着眼睛道:“那我们都记好就是了。”


可怜孤似钗头凤,今天把自己虐到了,低头把肚子上的刀片拔下来。谢谢新收藏,明天就是四月啦,祝大家四月安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川嶋亜美
川嶋亜美 在 2019/04/01 20:40 发表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19981;?#20113;含这个角色。只希望至少她的结局能是好的吧。可不知道是?#30343;?#25105;的错觉,我觉得她是那种容易被利用的那类人。但愿是错觉吧!

jac135689
jac135689 在 2019/04/01 19:44 发表

寫作者最後用玩笑紓解了沉重的氣氛。。。
這宮中仇恨真多啊。。。
期待!

显示第1-2篇,共2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官方新快3下载 京东彩票入口 澳门英皇赌场999202 36选7体育彩票官网 最新足彩胜负彩 体育彩票七位数开奖号码15187期 七乐彩开奖号结果 2019南国七星彩走势图 葡京娱乐场赌博开卡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号码走势图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 福彩3d追号计算器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