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作者:真弥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9-03-29 18:39
点击:136
章节字数:43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们活在怎样的世界中啊。

“自由”这两个字,已经是刻在石碑上的古老传说。战后作为失败方的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力。不如说,从头至尾,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三十年前那场战争结束了,带走了无数?#35828;?#19976;夫,妻子,儿女,父母。也带走了这个国家最后仅余的一点光明。老师在课上说,如果政策有最优解,那现在执行的便是。

这些她都明白,作为有志于首都大学历史系的学生,这些她都明白。

“宿雾,走吧。”

她收拾好散落在桌上的书本,仰头望见了满怀笑意的蓝色双眸。是辰砂,她的好?#36873;?br />

“今天不去上补习班?”

“啊啊,我和宿雾可不一样,我的话就算一天上25小时补习班也没办法考上首都大学哟,不上补习班还能省钱,赚了啊。”

“……也是,很有道理呢。”

“喂!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我说,”宿雾直视辰砂湛蓝的眼瞳,不知为何准备好的毒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快点回家吧。”

?#25104;?#20070;包,她习惯性的拉住对方的手,那是和自?#21644;?#20840;不同的感觉,?#20013;?#28385;是干燥的角?#20160;悖?#31616;直不像个17岁的少女。

现在是傍晚6点钟。

街道上随处可见放学的高中生和下班的工人们。宿雾和辰砂两人行走其间,和常人没有两样。但只有宿雾知道,自己和他人有根本的不同。

这是一个秘密。

围在父亲身边,年幼男孩一手拉着父亲的衣角,一手指着?#32321;?#30340;糖葫芦;健壮的男人挂着无奈的笑容,从破旧的夹克口袋中摸出两枚硬币递给小贩。从父亲手中得到零食的男孩子飞快地跑到一边年纪稍大的同伴身旁,立刻换上?#35828;?#24847;洋洋的微笑。

“你看,他们好幸福啊。”

“嗯。”

辰砂笑着说:“如果以后分配给我的那一位也这么温柔?#26522;?#22909;。”

宿雾的手指不由得收紧了。

“不过现在谈这个还太早,宿雾小朋友,要吃糖葫芦吗~”

“请你自?#21512;?#21463;。”

“切,请你吃都不吃,真冷淡。”

“……”

辰砂蹦蹦跳跳跑到小贩跟前,掏出了四枚硬币:“大叔,两个!”

中年小?#36820;?#32473;她两根糖葫芦,顺便伸出手揉乱了那一?#26041;?#33394;的卷发:“辰砂今天还是这么有活力!”

紧?#24188;牛?#30446;光转向宿雾。

“给!”

宿雾无言地接过,但她并没吃,而是重新牵起辰砂的手,一开始在走,不知何时步伐加快,两人就这么跑起来。一直到下个,下下个街区,才停止。

“哇啊,怎,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心脏从狂跳?#26032;?#24930;和缓。她长出口气,夜风的抚慰让她稍微冷静下来。

辰砂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

“又是那个?”

宿雾扭过头。

“……嗯。”

夕阳已经消失了,在少女们奔跑的这段时间中,世界已经陷入了新的黑暗。这条街离?#20063;?#19981;远。辰砂重新?#25112;?#20102;她的手。

“不要怕。”

宿雾没有说话,默默回握。

“回家吧。”

“……好。”


辰砂和宿雾并不是姐妹。

刚走进家门,一个中年妇女便迎了上来:“回来了?来吃晚饭吧。”

“谢?#35805;?#23016;!”

“说什么谢谢啊,你这孩子真是。”她笑着摸摸辰砂的头,目光转向一边的宿雾:“你洗完手也一起来。”

“啊……好。”

宿雾半个身子躲在辰砂背后。刚才那一眼中蕴含的意味实在太过深重,让她再一次认清了自己的处?#22330;?br />

“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不知是什么时候听到的这句话,已经变成了咒语镌刻在脑海中,每当有人对自?#21644;?#26469;目光,都会无数次地在耳边重复,宿雾,你是异类,不仅仅因为你黑色的头发和眼瞳。

晚餐是番茄牛油果沙拉,额外给辰砂配给了水煮蛋和酸奶,宿雾则是半片全麦面包。

“你先学习,我去洗澡。”

辰砂拿着洗发水和梳子进了浴室,宿雾翻出家庭作业开始奋?#22987;?#20070;。要在辰砂出来之前做完作业,不?#36824;?#20250;儿辰砂抄不完就困了要睡,明天又要被老师罚抄,那就不好了。

“啊……”

历史作业的结?#19981;?#26159;那句话,我们要为三十年前的罪孽负责,建设和谐的命运共同体是我们青年的职责所在。

这句话是宿雾专用的,辰砂的作业中并不需要,所以写上之后她?#38047;?#27233;皮擦掉,留下了弯弯曲曲的字迹。

今天她作业做的格外快,辰砂擦着头发上水滴踏出浴室,目光不经意地瞟到了坐在桌前打游?#36820;?#23569;女。

“作业写完了?”

宿雾游戏正进行到紧张时刻,屏幕中的银发猎魔人只剩三分之一血量,对面的巨大boss正酝酿一?#20999;?#21147;攻击,她没空理辰砂,只在鼻腔中吐出短短的音节作为回答。

“游戏有这么好玩吗?”

啊,刚才那?#20999;?#21147;攻击躲闪的真是nice!不过貌似攻略里说这个boss僵直时间很短……打完一套就跑吧。

“宿雾雾~不要不理人家嘛~”

果然……?#26263;?#26159;人生的大忌。多砍了那么一点点伤害就被扫尾击飞了,真?#25442;?#31639;。

“宿雾!”

这个连击一定要打的小心些,双方都只剩血皮,很容易被背击阴?#20581;?br />

背后传来温暖的触?#23567;?br />

“你到底要干嘛。”

她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想转头却发现转不过去。辰砂湿润的头发垂下来也连带着蹭潮了她的后颈,温暖的吐息在皮肤上流动,泛起奇妙的触?#23567;?br />

“我还要问你呢,为什么不理我?”

辰砂的声音在耳边极近处响起,宿雾忍不住抬起手抓抓耳朵:“这个黄金级的怪物一个月只刷新两只!”

“游?#32321;?#26379;友的呼唤还重要?”

“没错。”

宿雾面无表情地回答。辰砂一副“好受打击”的样子起身,坐在了自己的粉色书桌?#21834;?#23487;雾的作业本就摊开在桌面上,辰砂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打开——

“A!”

“还不是抄我的。”

宿雾冷淡精准的毒舌成功打击到了辰砂,她猛地把头栽到了作业本上。

“宿雾来教我嘛。”

“教了你也不会,浪费时间,还是直接抄快一点。”

辰砂哼了一声,埋头奋?#22987;?#20070;,房间里重新?#25351;?#20102;安静。作为毕业班的学生,辰砂学的东西实在是太浅以至于作业只需要抄一部分交?#20808;?#23601;可以蒙混过关。宿雾在床上翻了个身,瞥了她一眼。直接把作业本垫在下面复写?!过?#20013;?#24608;啊。

不过,反正辰砂也不需要。

倒不如说,“学习”是负担,“工作”也是负担。能够无忧无?#20146;?#33258;?#21512;?#20570;的事的辰砂,才是真正意义上自由的人。那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瞳眸,正是自由的象征。

宿雾想叹气,但害怕辰砂听见,只能将提上来的一口憋回肚里。

辰砂别的都不行,抄作业的速度倒是奇快,没一会儿,她就将作业本潇洒地往书包里一丢:“搞定!”

“然后呢?”

“然后?我困了,睡觉!”辰砂头发已经半干,她重新拿了条干毛巾裹在头上使劲揉揉,对宿雾露出傻笑。宿雾很明白笑容背后的意味是什么。

“我先去洗澡。”

宿雾洗澡很快,在蒸汽暴走的狭小空间中停留太久总让她有种危险的感觉。但基本的程序还是要慢慢来,她按部就班的洗完头发,身体,就在要冲水的时候——

“……”

?#20154;?#27809;了。

宿雾瞥了一眼旁边放着的腕表,时针正指向十,还不到停水的时间。

但这?#36136;?#19981;是第一次发生了,她也从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麻木,最终到现在的安之若素。宿雾将?#20154;?#38400;关掉,转接进冷水,从冷水阀中流出的水让她精神为之一振。匆?#39029;?#25481;泡沫,推开浴室门,阿姨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进了房间。

无所?#20581;?#22905;这么想着,拉开自己和辰砂卧室的门。辰砂已经打好地铺,但两人谁都没有躺?#20808;ィ?#23487;雾一步跨过灰色的被褥,坐到了那张漂亮的粉色大床上。辰砂此刻正趴在床上,轻声问:“她睡了?”

“应该吧,刚见她回房。”

宿雾掀开粉色的被子?#19978;攏?#36784;砂的气息立刻追过来。她单?#25191;?#22312;宿雾的腰间,另一只手垫在脑下。宿雾背对她,问:“明早?#30446;?#26159;几点?”

“九点。”

那么就是七点半,她在心里默算起床的时间,回到自己被褥的时间是六点,宿雾体温不高,要在冷被窝里待一个半小时才能做到不?#35805;?#23016;发现的程度,阿姨这两天好像觉察了什么,不能让她有更近一步的怀疑……她正想着,辰砂的声音又响起,距离很近,就在耳边。

“今天,又是那个?”

“嗯……”

她不想回想卖糖葫芦的大叔的眼神,明明自己在这条街上生活了多少年,大叔就认识了自己多少年,为什么越接近那个时刻,就越是陌生?或者说,连大叔都在想……宿雾不愿想下去,她清楚问题的答案正是她脑海中的那一个,无论她是否接受。

罪?#35828;?#23401;子,没有选择的权利。能?#25442;?#19979;来已经是恩?#20572;?#26080;论受到如何的对待,都是奖赏。男孩子的奖赏是无尽的重体力?#25237;?#19982;永远不得娶妻生子的命令;女孩子的奖赏要宽松些,允许读书,允许做些智力方面的工作,但义务并不比男孩子轻松多少——等到成年之后,任何自由公民?#21152;?#36164;格夺取她,成为她的丈夫,在那之后便能够命令她将工作所得全部?#24576;觥?#32618;人之女,无论读多少书,有多少知识,都不过是自由公民生育与提款的机器。

宿雾早已越过愤怒与麻木的界限,只剩本能?#30446;志?#36824;无法磨灭。

“那,如果我抱一下,还害怕吗?”

辰砂的行动?#20154;?#38654;的回复更快,不?#20154;?#38654;有什么回应,强行将宿雾转了个身,然后将她的?#32321;?#36827;了怀里。宿雾已经习惯辰砂一贯先斩后奏的风格,况且,在辰砂怀中,?#20999;?#25346;着同样神情的脸孔神奇的慢慢淡化消失,她并不抗拒这样带有镇定效果的?#24403;А?br />

“……自恋狂。”

宿雾的小声?#27490;颈怀?#30722;听到了,辰砂只?#20999;?#30528;将她抱得更紧。

“好了松开,喘不过气了。”这种姿势果然不能长久保持,她努力从辰砂的禁锢中挣脱,回到了相对正常的姿势。两人面对面侧躺,两个人只是相互注视着,看对方眸子里映不出的人影,没有言语。

过了一会,辰砂说:“你最近作业写的真?#20160;蕁?rdquo;

“?#26032;穡?#21487;能有时候觉?#20040;?#36766;不太合适所以涂改了吧,反正你也不用全抄。”

宿雾用?#29992;?#30340;态度一笔带过,辰砂虽然不相信这样的措?#29301;?#21364;也没有追?#30465;?br />

“也是,没几个月就再也不需要应付这些无聊的习题了。”

宿雾的心一紧,幸好黑夜为她提供了一层流动的隔膜,她细微的表情转变并没有?#24576;?#30722;发觉。辰砂依旧在讲着:“到时候我争取一下,看能不能?#25165;?#21040;首都,说不定还有机会……”

“还比比?八字别说一撇,连点墨水都没的事也拿出来说?”

宿雾佯装不悦,结束了这个话题。可她没意?#31995;?#30340;是,辰砂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强硬,面对这样软弱的宿雾,辰砂单手撑床,用一个漂亮的翻身直接骑到了她身上:“我说了会争取,就是会争取!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首都!你知道……”

是的,她知道这是独属于辰砂的温柔。害怕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刚刚成年便被掠夺,害怕生命中曾经最稳固的关系将被破?#25285;?#25152;以哪怕有更多更好的机会,辰砂都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这是最坚固与美好的友情,是的。

但本?#19990;?#35828;,这更是最愚蠢的决定。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个小孩真的是有够?#22330;?#19981;过话说回来,我并不认为辰砂你能申请到首都的名额,不够努力上进的……也去不了首都吧。”

“这就不必担心了,你等着看吧。”

辰砂得到了宿雾的回答,很高?#35828;?#20174;宿雾身上下来,待她重新躺好,宿雾便不再说话,闭上眼睛。

还有七个小时。

她默不作声地将右手放在了离辰砂最近的位置,然后将左手放在胸口。目前,就维持这样的关系就好。


欢迎留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醒醒不醒
醒醒不醒 在 2019/05/24 19:05 发表

呜呜呜,太太文?#19990;狭罚?#33804;新五体投地!!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急速赛车手在线看 黑龙江11选5开奖信息 极速飞艇2019开奖记录 德州扑克手牌大小顺序 意甲教母乐视体育 河北快3开奖统计图11选 2019年3d310期试机号码 电子游艺娱乐平台 吉林时时彩玩法规 浙江快乐彩兑奖时间 内蒙古时时彩技巧稳赚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是什么意思 法甲足球积分榜 二肖中特 2019126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