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END)

作者:烈鐮克斯
更新时间:2019-03-28 20:50
点击:163
章节字数:49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集點卡。


據統計,真的有使用集點卡去兌換贈禮的人不到50%


「妳剛剛說這個是甚麼?再說一次。」


美竹蘭感到一陣頭痛。


「摩卡我說,這個是以前六歲生日的時候蘭給我的集點卡。」


摩卡輕搖著那有點泛黃跟受潮的紙張,上頭有用蠟筆寫的字,以及三張愛心貼紙拼湊出的四分之三幸運草。


完全認不得那是甚麼。


不管是那個慘不忍睹的字還是這張手工的集點卡到底是集點完了可以做甚麼都不記得了。


摩卡露出?#35828;?#24847;的笑容,自己不記得這回事的事實肯定是被發現了。


依她的個性,每次生日前都會用這種方式提醒自己她的生日快要到了。


現在才稍微回想起來,過去為了省去準備禮物的心思所以有給這張集點卡?#20250;?#27599;年多給她一張貼紙。


只?#35831;S著時間流逝,後來就忘記了,當初隨便在文具店買來的貼紙應該也早就不知道丟去哪裡了。


「蘭,要幫我補那四次的生日禮物喔?」


「四次?那不就是120個漢堡嗎?」


先不提120個漢堡要花多少錢,即使是摩卡也不可能吃的完吧?


「四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吃完了。」


蘭稍微撥了下挑染過的瀏海。


「不,那個,貼紙今年的生日我會記得給妳的,不需要補。」


「喔?」


總是掛在摩卡臉上的一號微笑短暫的切換成了吃驚的表情。


「真的嗎?是可以跟現在的三張完美的銜接的貼紙嗎?」


「當、當然了。」


蘭有點心虛的向摩卡打包票。









「摩卡,生日快樂!」


Afterglow的全體成員都在速食店幫青葉摩卡慶生。


緋鞠給的禮物是印有那個拼布吉祥物的T恤,從她貼OK繃的手指跟那個圖案有點脫線令人有點擔心是不是整件衣服都是她親手針織的。


巴給的是國外重金屬樂團的CD,封面設計挺有蒸氣龐克還是那叫啥哥德風格的,反正摩卡不知道那個專有名詞。


鶇給的禮物是餐券跟折價券呢,摩卡噗哧地笑了出來。


這個等等就用的到了,讓蘭出120個漢堡全部的錢有點太欺負她了。


「生日快樂,摩卡,希望妳喜歡這個生日禮物。」


蘭得意的笑,接著拿著一封信封給摩卡,搞得像是上班族發薪水的樣?#21360;?br />


內裡裝著一個黃色的塑膠片,上頭有黏著一個紅色的愛心貼紙。


因為太久沒有?#21512;?#20358;黏膠已經徹底的黏在上頭了。


「呃?蘭?那個貼紙是甚麼?」


緋鞠好奇的問。


「這個,是遲了快十年的生日禮物,現在確實的送達到壽星手上了。」


蘭可以感受的到數道欽佩的眼光,當然,在家裡慌張的翻找三天的事情是不會說出來的。


而摩卡被嚇到了,被蘭的好勝心嚇到了。


她從頭到尾都知道蘭是在逞強,但沒想到她真的能做到。


「那蘭還記得湊齊了貼紙的集點卡能換甚麼嗎?」


「是可以命令我做一件事情沒錯吧?」


「對,『任何的』一件事情。」


「任何『我能力所及』的一件事情。」


「我、我說,蘭、摩卡,餐點都要涼掉了。」


鶇試圖轉移話鋒,她有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應該說在座的除了兩個當事人以外的其餘三人?#21152;?#38750;常不好的預?#23567;?br />


「說的也是呢。」


摩卡開始抽起一根薯條咀嚼。


蘭?#24213;?#39686;了口氣。


剛才摩卡露出了琢磨壞事的表情,如果順利的話,她會開?#21363;?#21507;大喝,?#20250;?#38548;五分鐘就跑去櫃檯加點餐。


之後就會逐漸忘記這件事。


蘭端起了自己點的咖啡,她看到餐盤上其他沒有被使用的?#21069;?br />


如果是友希那的話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把所有?#21069;?#37117;加進去吧?唔......不過完全不加糖的咖啡有點......


「那,蘭當我的女朋友好了。」


「嗚耶?咳!咳!咳!」


「緋鞠妳,連?#20154;?#32882;都很可愛呢?」


巴在被嗆到之餘仍然給了這樣的評價。


不,現在不是想那個的時候。


「妳冷不防的說甚麼奇怪的話啊?」


蘭對摩卡生氣的說,眼眶因為連忙地把咖啡吞?#38706;?#34987;咖啡的苦味燻出了淚光。


「會很奇怪嗎?」


「這種事情,蘭不可能會答應吧?」


她是不可能會答應沒錯,接下來她就只能承認自己沒辦法兌現『做任何事』的承諾,這樣漢堡就是囊中物了。


「可是這是她能力所及的事情沒錯啊?還是說,辦不到嗎?」


美竹蘭辦不到,這麼荒唐的事情,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


「可以啊,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妳女朋友了。」


「就是說嘛,摩卡妳應該可以提?#23481;^無傷大雅的要求......咦?」


蘭?#39318;?#37806;定的說了出來,她辦不到說『辦不到』這三個字。


其實她大可以說辦不到沒錯,但若真說出來蘭覺得自己就輸給摩卡了。


如今,四個人都很吃驚的看向自己。


贏了。


接下來好像五個人一起把剩下的餐都吃完了,雖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吃甚麼了。


不過,自己贏了。


雖然不確定自己贏了甚麼,但是自己是以勝利者的身分洋灑的離開餐桌的。









一切都超過預期了。


原本設想的兩個蘭一定不會接受的選項一個是『當我女朋?#36873;?#21478;一個是『繼承家業』,後者太傷感情了,所以作罷。


但是沒想到第一個選項接受了。


事後緋鞠、巴、鶇都跟蘭勸說過乾脆一點的把四年還五年份的漢堡交出來,但她那倔強的個性不容許自己這麼做。


她們也都很了解自己跟蘭,也清楚重點不是漢堡,而是面子問題。


自己是可以直接饒過她的,不過這是報復,被呼攏了多年生日禮物的報復。


既然是報復,那麼現在自己要做的是,堅持到她忍受不了『女朋友遊戲』以後,哭著把十倍的漢堡奉上投降。


摩卡來到蘭的家中,今天是上課日。


若是提到交往中的情侶,直接近對方房間把對方叫醒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就在摩卡看著蘭的睡衣時,她突然意識到平常自己跟蘭也都是直接進房間裡把對方叫起來。


既然如此,那就......


「蘭,起床,不然我就要親妳了喔?」


以熱戀中的情侶來說,這才是真正正常不過的事情。


摩卡知道,剛才開門的時候其實她就已經被吵醒了。


她輕輕的爬上蘭的床,撫摸著蘭的臉頰,臉湊近到可以感受到彼?#25749;?#21560;的距離。


蘭還沒有睜開眼睛。


摩卡將重心壓在蘭身上,重疊彼?#35828;拿嫛?br />


「早安啊,摩卡。」


蘭有點下意識的輕推開摩卡,?#39318;?#37806;定的說。


「早安,快點準備,要遲到?#21360;!?br />


摩卡迴避蘭的視線,倉促的離開房間。


她還真的做了。


蘭摸摸自己的嘴唇,身體因為心臟強烈的跳動而顫抖。


她搖搖晃晃地起身,內心這份說不上來的悸動比第一次登台演出還要強烈。


花了比平常久的時間梳洗後,蘭的媽媽在自己出門前問了。


「為什麼小摩卡今天飛也似的跑出去?」


「我不知道,她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怪不是嗎?」


「是,可是她今天的怪跟平常的怪不太一樣。」


「一直跟平常一樣啦。」


稍微試想了摩卡的處境後,蘭脹紅著臉大喊著。









跟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蘭的預想,摩卡今天一天都會拉著自己做一些戀人才會做的事情。


實際狀況是,今天兩人一直保持一段微妙的距離,不論是物理上的距離亦或?#20999;?#30340;距離。


平常心、保持平常心。


對摩卡而言,現階段發生的事情都是因為『好玩』才堅持繼續玩女朋友遊戲的。等到她膩了或是受不了了就能夠回到以前,跟以前一樣。


放學後,蘭揹起背包。


通常這個時候Afterglow的幾個女生會一起走回家。


果不其然,緋鞠跟巴已經在校門口邊聊天邊等待自己了。


「蘭,鶇今天有學生會的事情要忙所以會晚點回家。」


「了解了。」


有兩道刺痛的眼神,不,不只兩道。


摩卡正拉著自己的衣角,默默的在後面跟著。


也許她原本是想要牽手吧,但最終不知道為什麼折衷成現在的這個狀態了。


蘭不?#19968;?#38957;看此刻的摩卡是甚麼樣子的表情,如果可以,她希望是那種餿主意得逞的嘲諷表情,這樣自己的心理會?#23481;^好過。


而自己親愛的兩位樂團成員以及其他三五成群的學生?#20812;?#19981;聞不問,他?#20812;加?#33879;溫柔的眼光看向自己這裡。


「啊,是可麗餅。」


摩卡聽見緋鞠說的話後停下,突然被拉住的蘭因為慣性差點跌倒,一瞬間她覺得自?#21512;?#26159;被栓繩拉著的寵物。


「可麗餅,我要吃!」


說著說著摩卡就放開手,跟緋鞠一起去排隊買可麗餅。


「呼......」


也許自?#21512;?#22826;多了,摩卡依舊是那個摩卡,跟平時一樣。


「蘭,妳們是真的有在交往嗎?」


巴趁著這個空檔向自己問話,她的口吻不像是調侃。


「怎麼可能?這只是一種勝負賭注罷了。」


「真的嗎?」


「真的。」


蘭抬頭看向天空,黃昏的?#21512;?#26579;橘了天際線。


「既然這樣,我也來開個賭局好了。」


「賭局?」


「是啊,我相信摩卡對食物的執念,如果妳輸了,下次登台演出的曲目就由我決定。」


「可以啊?反正我是不會輸的,那要是我贏了,今後妳自己的鼓妳自己搬。」


「一言為定。」









「呼......」


蘭待在家中的客廳,嘆了口氣。


已經過去兩個禮拜了。


說是交往,但是除了親嘴以外,蘭不覺得自己跟摩卡的互動模式有產生甚麼變化。


難道原本兩?#35828;?#30456;處不論是實際上還是旁?#35828;?#30524;光都活像一對小情侶嗎?蘭奮力的搖搖頭,想將奇怪的思想甩出去。


上次的團練當中,自己的表現特別的不好,演奏變得一點也不開心。


這情況嚴重到蘭思考是不是其實該休息放棄音樂一陣子時,在這時候陪伴自己的是摩卡。


她甚麼話也沒有說,像是家貓家犬在飼主傷心的時候會默默的陪伴那樣。


身體很自然的動起來了。


自己輕摟住摩卡並親了她。


之後演奏的水準突?#25442;?#24489;到往常那樣了。


而每次練團結束,或回家前的分手,都會跟摩卡接吻。


已經變成了日常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了,蘭很害怕,她不知道再這麼下去是好還是不好,但她更害怕若是止步於此,兩?#35828;年P係會因?#27700;a生裂痕。


叮、咚


自宅的門鈴響了,拉開門板,站在外頭的是穿著私服的摩卡。


「摩卡?這麼晚了,有甚麼事情嗎?」


「蘭忘記了嗎?要開睡衣派對的事情。」


「沒有睡衣派對,到底有甚麼事?」


摩卡嘿嘿嘿的笑了下。


「今天摩卡的爸媽去了便?#35828;?#37129;公所熱氣球旅?#26657;?#25152;以家裡沒人要借住蘭家。」


「啊?之前沒有說過吧?」


「是沒有說過啊,不過一個人在家很無聊所以我就來了。」


雖然來摩卡來家裡過夜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


「蘭?怎麼不說話?」


「摩、摩卡,其實我爸媽也去了那個熱氣球之旅。我剛剛也在想要不要到妳家過夜。」


蘭用顫抖的聲音說著,至少原本她以為摩卡的雙親會待在家裡。


聽聞後的摩卡不動聲色的試圖要把門關起來,但她的手在這之前就被蘭握住了。


「妳都特地過來了,多待一會兒沒關係的吧?」


「難道只有一個人在家妳會......」


「我是怕妳會寂寞才這麼說的!」


手被緊緊的握著,如果硬是走出去的話蘭應該會繼續緊抓著不放?#20250;?#36319;到摩卡家。


一直以來,來自蘭的要求摩卡總是沒有辦法拒絕。


「好吧,那打擾了。」









好想要快點逃出去。


摩卡在心裡盤算著。


好想要把門鍊扯壞後奪門而出。


為了轉移注意力跟殺時間,原本想要看點影集,自己就順理成章的看了最新的長青殭屍題材劇集的最新一集。


結果現在蘭怕的睡不著,跑來說要擠一張床一起睡。


好像小動物好想摸她。


沒有辦法,摩卡只能爬起來,安撫她的情緒,?#20250;?#21448;一次的打開電視。


摩卡想起了小時候,蘭也會因為睡前看了驚悚電影或是聽?#26031;?#25925;?#38706;?#21557;著要跟摩卡一起睡,半夜的時候還會互相搶被?#21360;?br />


蘭因為害怕的情緒,所以不停的湊上來,有很多身體碰觸。


淡淡的香氣不停的傳過來。


好想要踢?#25340;?#23376;,華麗的空翻一圈後頭也?#25442;?#30340;逃跑。


過了好一陣子,蘭終於冷靜下來,專注力都集?#24615;?#29694;在播放的電影了。


那是一部落俗套的,幾個年輕人一起對抗過於殘酷的現實,憑藉自己的努力建立起樂團的電?#21834;?br />


注意到的時候,電影已經演到尾聲,?#20449;?#20027;角激動的抱在一起的畫面了。


自己因為一直分心的關係,劇情在演甚麼都不知道,轉頭看向蘭,淚光滑過了她的臉龐。


「蘭,妳在哭嗎?」


蘭連忙的抹去了眼淚,生氣的大?#21834;?br />


「笨蛋!摩卡是大笨蛋!」


好想要親她,把她占為己?#23567;?br />


摩卡把蘭壓倒在沙發上,原本放置在沙發扶手上的遙控器?#20855;说?#28414;到地上。


「蘭才是笨蛋!」


鹽,蘭的唇裡全部都是眼淚的鹹味。


蘭試圖掙扎開,冰冷的手指伸進了自己的衣服內,這反倒激起了摩卡的征服慾。


摩卡脫下了平時愛穿的連帽外套,在空氣的暴露下,兩?#35828;?#32908;膚有更親密的接觸。


可以感受的到從手心傳遞過來的,蘭劇烈的心跳。


她的身體因為緊張,時不時的會顫抖,但摩卡又一次的親吻她後,原本僵硬的四肢和緩了下來,放心的把身體交給摩卡。


喉嚨、?#25105;?#21450;靈魂都感受到一陣乾?#30465;?br />


尤其是,蘭笨拙的摸索,使得這份躁動更加的難耐。


「摩卡、摩卡......」


兩人十指交扣,在緊張與興奮之下, 她們一起跨過了那條線......









在那之後,摩卡很自然的一起躺到了蘭的床上。


體力消耗很大,但是完全睡不著。


蘭伸直自己的手臂,看著自己張開的五指。


「摩卡,妳還醒著吧?」


「我睡著?#21360;!?br />


「那接下來我說甚麼做甚麼妳都不會知道囉?」


「大概吧。」


「我一直在想,現在我、我們現在所保持的情感到底是甚麼?」


真的能被稱作愛情嗎?


「不管是甚麼都好吧?不管知不知道都不會改變吧?」


「說的也是。」


橘紅色的日光透射進了房間內,看起來跟充滿回憶的黃昏晚霞極為相似。


「或許我們一直都一樣,沒有任何改變也說不定。」


摩卡打著哈欠,睡意似乎終於襲捲精神了。


蘭輕輕的在摩卡唇上留下,作為先前的報復。


「是啊,一直都一樣呢。」


不知道為什麼標籤沒辦法標BANGDREAM

不過那不是重點

想當初我剛入?#24433;?#22810;利的時候,我內心的預期是只是充滿百合百和氣氛的輕百合作品就跟我在市面上看到的大多作品一樣。

直到我看到摩卡跟莉莎每次在便利商店都會討論老婆的話題,其中充滿著溢出螢幕的溺愛

啊,美好的兩個的護妻狂魔

為什麼這遊戲是普遍級啊(X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