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chapter.18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9-05-18 10:45
点击:651
章节字数:43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8

不来方夕莉翻转着手中的房卡。是海天一线的实景图案,取景处也许就在附近。这家坐落在海滩堤岸旁的旅馆,外墙蓝白相间,连房卡都仿佛散发着海的味道。

冲绳的海滩在夏季充满了魅力,细白的沙子反射着刺目的光芒,打在年轻人青春感十足的躯体之上,亮晃晃的各色肌肤惹得活动场内升起的不只有暑气或是咸腥的海水蒸气,更多的是?#26469;?#27442;动的费洛蒙。

少有人仅为了泡泡海水而来。躁动的季节加上躁动的场所,总有人怀着别的心?#32908;?#20294;其中也罕见的出现了某些目的并不明确的人。

夕莉盯着密花递过来的两张房卡看了好一会,上面房号显示着不同的数字。

“发什么呆?”

深羽从后面凑过来,纤细的手抽走了另一张卡。

“……没事。”

她重新提起行李袋,跟在了深羽的身后,密花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朝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她摇了摇头,看着旅馆的服务台消失在合起的电梯门后。


一个月前,古董屋的一位客户为表感谢,送来了几张这家海边旅馆的免券,说是抽奖中的,但其本人腾不出合适的时间。鉴于是一直互相关照的老客户,也很难说这个人情是碰巧还是刻意,然而对方相当坚持,就只好接受下来。

当时密花发现距离截止期限还长,便收到了一边,结果转眼就忘了。前两天整理柜子的时候才想起有这回事,两天一夜的行程,从旅馆的配置看来貌似还是价格不菲的样子,眼看着即将过期,浪费了又?#19978;В?#27491;巧还能带两位妹妹出来玩,索性说走就走了。

老板娘就是这样一位自由如风的女性。唯一的员工早已习惯,却把临时住客打了个措手不及。

深羽一开始并不是很想来的。她看了一眼对面的麻生优奈。最近她们为了射影机的事,保持着三天碰一次?#36820;?#39057;率,她还没有寻到接触对方看取的时机。

原本还没有产生什么怀疑。

某天下午仔细回想前两次相处的情形,总觉得优奈似乎在回避她的肢体触碰。深羽放下手中的书,看不进去一个字。也许是她意识过剩了也说不定。

这时夕莉端着一盘切好了标准?#24043;?#30340;奶油?#26696;?#36827;到房间里,将其放在她面前,手在空中僵硬了一会,才想起来要收回,在此之前,还做了个请享用的手势:“怜桑带回来的?#26696;狻?rdquo;

“你不?#26376;穡?rdquo;

深羽拿起放在?#26696;?#36793;的小叉子,?#35980;?#20102;一下香气四溢的奶油,露出里面黄色的?#26696;?#32986;,看起来烘烤程度刚刚好,令人?#25345;?#22823;动。

“我那份在楼下,想着先拿一块上来给你,以免奶油融化了。”

无视了夕莉的话,深羽往旁边挪?#35828;悖?#25293;拍刚分出一半空间的?#24043;印?#35265;她半天没动静,索性强硬地将她拉下来。大腿挨到了一起,体温相互摩擦着,热度开始渐渐上升。

“……太大块了,?#39029;?#19981;完。”

“哦、嗯,那分点给我吧。”

夕莉成功理解了对方的意思,却完全没想到对方压根不打算让她动手。叉子上的?#26696;?#20307;积刚好够一口,递到她嘴边后便停了下来,耐心等待她张开嘴?#33945;?#36827;去投放食物。

此时做什么都比躲开好,但夕莉还是微微后仰躲开了。

显然比优奈不知有意无意的闪避要笨拙得多。

夕莉紧张而不自然的行为,让坐在桌前的深羽哭笑不得。她们刚确定关?#24471;?#20960;天,气氛?#30452;?#24471;微妙了起来。不知是因为之前在浴室里的事,还是那天在房里火差点烧起来的事。

假装不在意地耸?#22987;紓?#36716;而将?#26696;?#36865;进自己口中……但其实心里在意得要命。如果说情?#24405;?#24635;?#20040;?#22312;热恋期,那她们的是不是短?#35828;悖可?#33267;?#29916;?#26159;遭到了厌倦般,?#26696;?#21364;是讽刺的甜腻过头。

结果剩下的大半?#26696;猓?#36824;是夕莉帮她解决的。收拾好盘子和叉子,夕莉顿了一会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看见已经再度埋首于书中没有抬眼看过她的深羽,还是?#40486;把?#20102;回去。

不知何时开始,她对深羽有了某种陌生?#30446;?#26395;,但她不确定是否应该直接拿出来跟当事人商量,总觉得是难以启齿的话题,说不定还会就此被认为是变态之类的。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默默拿着盘子下楼了。

叉子在盘子上轻微滑动的声音逐渐远去,深羽呼出一口气,再次用力地合上书扔到一边,?#35828;?#24202;上想着要不要干脆就这样?#25169;?#33258;己。

越发焦虑的情绪像越挣脱就越紧的绳结,深羽实在没有什么旅游的兴致。回过神来,她差点要以还得研究射影机为由拒绝,抬头对上夕莉的视线,话又堵在了喉咙里。深羽的沉默让局面一度僵持不下。

“机会难得,深羽也刚好在暑假……呐?”密花朝夕莉使了好几个眼色,眼皮都快抽筋了,后者仿佛还是一无所知。

她的员工正少见地皱着眉头,手指放在桌上轻敲,节奏没有什么规律。

夕莉思考一番后,终于打算出声。

“深羽……”

“趁着还是学生,还有假期,抓紧机会去玩呀。我这些天正好也有事,射影机的问题先往后放放?#26705;?rdquo;

话头意外地被优奈?#32769;取?br />

“……好的,前辈这么说的话。”深羽看向密花,“那就,承蒙密花姐关照。”

轻敲桌面的手指有些急躁了。

一股陌生的情感正在吞噬夕莉,来势汹汹,挥之不去,甚至毫无道理。

明明,优奈这个圆场打得恰到好处才是。


“之前来过冲绳吗?”电梯里,密花在读空气方面就像一台精准的?#29366;錚?#24456;快察觉到不对劲的沉默,便尝试抛出一个话题。

?#37327;?#22905;了。

“拍?#21448;拘凑?#30340;时候来过,大概。”

深羽回?#21592;?#20934;的没心没?#38382;?#31572;案。

夕莉的神游被打断了。微微偏过头,看到深羽说完后扯了扯身上的背包带子,同时?#21476;?#20102;扭肩膀。

浅蓝色?#22278;?#31995;的样式,深羽背着?#27973;?#21512;适。但好像负重不太合理的样子。

深羽盯着电梯的楼层数,忽觉身上的重量轻了很多,刚刚因办理入住时间较长、在旁边等待而造成的肩膀酸?#27492;?#38388;缓解了。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是身边夕莉正?#37027;?#29992;手托着她的背包。

虽知道是好意,她就是突然想闹别扭。

夕莉的手?#24576;?#24320;了,却没有被放开。纤柔的指节顺着她的手臂一路下滑,最终十?#38468;?#32544;在一起。心跳仿佛顺着血液一?#21453;?#33267;指缝,有意无意的轻微摩挲,在她这?#20013;?#29503;意马的?#21050;?#30475;来,情色到即将血脉喷张的地步。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五楼。深羽率先将手抽离,?#36763;?#19968;掌心的?#29992;?#19982;捉摸不定。

“到?#35828;?#20102;。”

密花率先步出电梯,丝毫没发现身后两个人刚握上手,又立马放开了。

“先各回房间休整一会,一小时后见 ,我们去附近逛逛怎么样?顺便能吃晚饭。”

“好的。”

“嗯。”

那么,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

对于一个人来说,房间太大太空旷了。

夕莉将行李放到床脚,环视一圈。相比于她在古董屋略显拥?#36820;?#20303;房,这里的活动空间要宽敞得多,米色的落地窗帘旁放着一尘不染的功能桌,桌子的斜对面则是看起来足够睡下两?#35828;?#22823;床,床边隔了一条过道的地方还有一个简易衣柜靠着墙,厕所和浴室?#25351;?#22312;了靠近门的一侧。

剩下足够她跑跳两圈?#30446;?#20301;,实在多得让她难以静下心。她躺倒在床,不再动弹,周围变得更加安静,细听之?#21097;?#21448;隐隐约约能听到窗外海?#35828;?#36731;吟。

那位老客户真的过于慷慨了。

拿出手机,给黑泽怜发了条报平安的?#22987;?#21518;,打开手机上自带的游戏。没什么亮点的三消类小游戏,虽?#36824;?#35748;为消磨时间的利器,然而夕莉心里一直有股莫名的骚动,无论如何都无法转移注意力。

她的思绪像断了线的风筝,伴随着涛声和海风,飘向了隔壁。

四十分钟过去,看着屏幕上已经出现过无数次的GAMEOVER,她意识到自己大概只是在无谓挣扎。具体在挣扎什么她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她觉得有必要去打扰一下隔壁。

不知道深羽认不认床,会不会也跟她一样不习惯,喜不?#19981;?#20914;绳的海滩?

对于射影机的修理进度,深羽或许有自己的?#25165;擰?#24456;难明确深羽来此行的自?#24863;裕?#38500;去近来越发不受控制的悸动,这大概也是夕莉一路上惴惴不安的因素之一。

她的一己私欲是否已经对他人造成困?#25293;兀?br />

手机屏幕突然被新?#22987;?#30340;提示?#23395;藎?#22805;莉点开了怜的回信。

【好好享受。】

怜应该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却奇迹般给她喂了颗定心丸。她还是来到了隔壁门前,轻敲三声后,握在手里的手机正好进入待机熄屏的?#21050;?br />

“哪位?”

“是?#25671;?rdquo;

?#25386;?#22768;由远至近,她突然在意起自己该保持什么样的姿势,刚把手机放入七分裤后方?#30446;?#34955;,门便被拉开了一道不宽不窄的缝。

“还没到集合时间。”

深羽本人没有站在缝后,听似好心地提醒了她一句。

“嗯,对,我……”

在房间里待得有些无聊。

还没说完,门啪的一下关上了。她还没来得及思考是什么情况,在经过足够完成一个深呼吸的短暂时间后,?#26049;?#24230;开了,一只手将她拉进了房里。

突如其来的?#24403;?#23558;她撞在门上,身后的门也这样顺势被关好了。

冷气有些强,夕莉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正泛起鸡皮疙瘩,同时,却也摸到了深羽手上的颤栗。

她开始怀疑,冷气不是罪魁祸首,而是肢体接触的感受过于舒服。

深羽微仰头,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柔软的发丝蹭在她的脸庞,瘦弱的身子骨让她能轻易地将手放在其后背揽入怀?#23567;?br />

侧?#21453;?#36817;深羽的脖子,深吸一口气,心一下就安定下来。如果说十分钟前她找不到来隔壁的理由,现在则已经是找不到回去自己房间的理由了。

右手贴着蝴蝶骨,左手贴着脊?#24688;?#28145;羽真的太瘦了。

夕莉也太瘦了。

没有看取,深羽仿佛也能感应到她在想什么,揽在腰上的手捏了捏她的腰侧。她条件反射缩了缩,决定先转移位置。

小腿吊在床边,跟深羽并?#30424;?#20102;下来。听着身旁?#35828;?#21628;吸声,凝望着天花板的每一个瞬间好像变成了永恒,躁动的欲求再度兴起,在永恒之间跳跃。夕莉发现,深羽不在身边和在身边,无论哪种情况她都会感到难受。

深羽穿着?#25104;玊恤,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的白色薄衬衣。在临出门的时候,给她递了一件样式一样的,说是能防晒。她当时只叹自己见识不够,一点外出游玩的经验都没?#23567;?br />

现在想想,是不是还有那么点情侣装的感觉呢?

夕莉依然望着天花板,那上面除了日光灯外什么都没有,?#27973;?#20856;型的西式冷清。纯白袖口被其主人捞到了上臂处,深羽白皙的手臂就在距离她几公分的地方,稍微伸伸手指就能够到,但她不敢动作,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身体里像是关进了一只什么东西,很怕什么时候它就要破出。

“夕莉。”

轻得如同?#25509;?#30340;呼唤。她转过头去,看到窗外的夕色泛了进来,为躺在?#30475;?#20301;置的深羽镀上一层美好的轮廓。明明正处在朝气蓬勃的年?#20572;?#38607;咲深羽这个女孩,却似乎跟夕阳更合得来。将要但还未入夜的短暂时刻,才更像是深羽的主场,并与她的孤高融为了一体。

“你把房间退了吧。”

深羽睁开双眼,也侧过头来看着她,濡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模样,加上薄唇里透出的话语,效果不亚于火焰碰上烟花的引绳,一刹那火星四溅。

“好。”

她起身撑到深羽的上方,感觉深羽的手抬到她的脸颊旁,将她垂在颊边的棕发挽至耳后,为接下来的焰火?#39050;?#21435;除最后一丝阻碍。

……敲门声如冷水般浇灭了引绳。

“时间到咯,两位。”

她们都忘了集合这回事。夕莉看见深羽紧闭着眼抿了抿唇,发出类似于懊恼的粗喘,并捂着脸用力地揉了揉。

怎么说呢,看起来跟她一样松了口气的样子。

“你也在紧张吗?”夕莉忍不住?#23454;饋?br />

“……废话。”

深羽红着耳朵将夕莉推开,示意她去应门。

一拉开门,便迎上密花戏谑的笑?#24120;?ldquo;抱歉,但是夜晚还很长,还是先去吃个晚饭吧。”煞有其事地看了眼手表,“现在给你两分钟,把你的东西收拾过来。”

“诶?哦、好的。”夕莉会意地跑回了自己房间。

“带两张券过来就够了嘛。”

这会深羽也来到门前,听到密花的嘟哝,耳朵上好不容易消?#35828;?#28909;度又爬了上来。然后看见密花朝她竖了竖拇指,她终于忍不住勾起嘴?#24688;?/p>


上班码这个可太刺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我王一葉 赞赏了 100 点“很喜歡看你寫的小說喔”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4/01 01:59 发表

夕莉這是在?#26376;?#29983;優奈的醋嗎,以為深羽要被搶走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福建31选7中4个奖多少 河南快三往期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走势软件 北京时时彩3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qq欢乐斗地主挂 上海天天彩选3 1四川快乐12最大遗漏 新疆25选7中多饯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 什么软件可以买江西快3 3d彩票官网 二八杠输精光 天津快乐10分技巧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 北单即时sp爱波